第643章 『佛祖』顯靈

第643章 『佛祖』顯靈

墨堯、墨陽兩個人的表情有一絲的尷尬。

說實話,他們剛開始也沒想到這幫人會得手,自己什麼功夫自己清楚,而且,墨陽更是親自與他們對過招。

現在成長到這個地步,是他絕對沒有想到的。

瞅瞅自己身上的一個個白爪子印,事實勝於雄辯,他們是真的吃虧了。

墨陽對容離的敬佩又上了一個台階,並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訴墨白。

倆人都是王妃的忠實追隨者,自家王妃這麼厲害,他們很驕傲的。

對抗聯繫是檢驗學習成果的重要手段,現在看來,大伙兒訓練的不錯,該訓練的繼續訓練,容離抱著手爐轉身出了校場,身後跟著嚴邈和紀明輝、墨堯和墨陽。

大體的訓練沒有問題,只是有些細節需要改改,一部分是她剛剛發現的,還有另外一部分需要墨堯和墨陽給她回饋。

主帳中將軍們正在議事,容離幾人進了偏帳,既然訓練玄甲騎就要讓他發揮應有的作用。

奇襲不對,需要在最關鍵的時刻頂上,既能出其不意又應出奇制勝,二者缺一不可。

夏侯襄和容離二人都希望在最快的時間內,將這場仗打完,那麼除了安全,效率便要擺在首要位置。

撫州城內的聯軍相較於宿州城的天祁軍隊,要好過的多。

上至國君下至兵丁,他們甚至已經忘了自己正在打仗了。

撫州城內被種了系易熟且能果腹的莊稼,糧倉里,他們前兩個月提心弔膽運過來的糧食都在裡面,滿滿當當。

天知道當他們看到一車車完好無損的糧食時,心裡有多高興,他們熱淚盈眶的望向宿州城,就差沒行跪拜禮了。

多謝戰王高抬貴手,沒再將他們糧食搶了去,若是糧食再進不了城,不用戰王再來打,他們自個兒就收拾鋪蓋捲走人了。

鬧飢荒也不過如此啊!

更何況裡面還有好些位一國之君,飢荒餓死的是貧民百姓,誰見過當皇帝餓肚子的?

他們本來是打算攻佔天祁,擴充領土的,現在倒好,把在自個兒國家沒受過的罪都受了一遍,還一點收穫都沒有。

他們圖什麼許的?

現在有了糧食,最起碼心裡有底,剩下的就是打仗了。

對面城門一直關著,十幾位君主除卻東黎皇帝,湊到一堆商議對策。

他們屬於弱勢方,前去挑釁借他們十個膽兒都不敢。

那就只能等。

反正,敵不動、我不動,敵若動、我看機會再動。

只要天祁那邊不來攻城,其他一切好說,先穩住再說。

是以,聯軍這邊過上了田園般悠閑的日子,種種地開開荒,有體力了列個隊訓訓練。

這麼說吧,若現在有個人,頭一回進撫州城,一定不會以為這邊正在打仗。

東黎這邊,自打被蓋余等一眾君王集體排斥后,便自己形成了一塊陣營。

之前黎皇麾下損失慘重,其他國家看了立馬踩低捧高,將黎皇從老大的位置上狠狠地拉了下來。

現在,黎皇想法子從東黎征來了人和糧,自然不願在與他們為伍,明面上大伙兒過得去就行,私底下再想讓他出人出力,那可是比登天還難。

別看這場戰役是他們東黎挑起來的,可現在大夥是一根繩上的螞蚱,沒不了你也跑不了我,東黎熄火不挑頭,整個聯軍看著便有些散。

齊羽奉命訓練這些征來的百姓,一個個手無寸鐵之力,種過莊稼的還好些,要是家中做生意的,那就完了,除了提筆其他什麼都幹不了,更別說書生了。

黎皇要求也不高,裝裝樣子即可,不要太難,訓練畢竟不能偷偷摸摸的進行,要是讓其他國家的將領看出端倪了,沒得會猜到這些人的身份。

反正是放在戰場上充數做的,是那個意思就成。

黎皇認為,與其費盡心機去做不可能的事,倒不如找個捷徑。

比如,他若是真龍天子呢?

不說將天下收歸囊中,只要讓他們信他,以他為信仰,不就夠了嗎?

這也是黎皇靈光一現時想到的,他命齊羽回去徵兵之前,一直為自己沒人而發愁。

能上戰場的兵丁不是那麼隨隨便便一個就能成的,他東黎所有的家底兒都交代到這兒了,再想找兵,那根本不可能。

可是,人要有、兵卻難,黎皇不得不另闢蹊徑,抓了百姓來充數,剩下的就是在戰場上勇往無前的向前沖。

人本性都怕死,這點與生俱來,但有了信仰的人便不一樣了,如果能讓百姓變得不怕死,那這場仗還有打一打的可能。

短時間內如何能讓人不怕死,那就需要讓他們相信神靈就在他們的身邊。

有神靈保佑,難道還怕那些可笑的刀槍劍戟嗎?

是以,黎皇在齊羽將百姓們帶來軍營后,先命齊羽好吃好喝的養著,將他們抵觸的情緒安撫下來。

在訓練之時,黎皇借著關心本國百姓,深入到東黎百姓中去,將自己是個好皇帝的形象慢慢浸入他們的思想。

之後與齊羽配合,在黎皇『關心』本國百姓的時候,弄了一道七彩霞光。

齊羽手下唯數不多的幾個兵丁里,有一個小兵家裡祖傳變戲法,後來在外實在混不下去,這才入伍吃軍餉,好歹能填飽肚子。

給黎皇做霞光的活,自然由他接手。

所以,當黎皇身處東黎百姓之間時,忽然身背後一道七彩霞光憑空出現,黎皇面容慈祥,仿若佛陀在世,一副要普度眾生的悲天憫人之感。

老百姓哪兒見過這種陣勢,當即全部跪倒在地口呼佛祖。

黎皇表情有一瞬間的僵硬,他要當的是真龍天子,怎麼一下改佛陀了。

不過,效果看上去不錯,是佛是龍,就那麼回事吧。

東黎這邊的動靜不小,驚擾到正在侍弄田地的聯軍們。

尤其是那十幾位君王,滿臉驚異的遠遠瞧著會發光的黎皇,心裡不住的納悶,怎麼好好地佛陀顯靈了?

經過上次的不愉快,黎皇防他們防的厲害,若是想要進東黎的管轄範圍,需要向黎皇報備。

黎皇不同意,他們便不能隨意進去。

現在黎皇正在東黎陣營里忙著發光,肯定沒空搭理他們,各位君王們非常有默契的就近找了個地兒,蹲那看看怎麼回事。

距離太遠,黎皇說了什麼他們根本聽不清,只能從地上跪著的東黎『士兵』山呼佛祖中,隱隱猜到個大概。

這麼說,黎皇是被佛祖『附身』了?

他們實在不知道用什麼詞來形容,若告訴他們黎皇是樽佛,那打死他們都不信。

他若是佛,還會挑起戰爭嗎?

慈悲為懷,都給誰說的!

他們如何想,黎皇並不關心,黎皇關心的是這些被招來的百姓如何想的。

很顯然,他一顯靈,所有人皆跪倒在地,一副膜拜的樣子。

黎皇覺得自己成功了一半。

他並沒有直接將準備好的說辭講出來,只不過把真龍天子變成了佛陀轉世,攻打天祁,是因為祁皇作惡多端,引發天怒人怨,各處天災盛行,就是因為祁皇的緣故。

古時民智尚未開化,信息傳播又不是多方便,聯軍這邊倒是好多國家都遭了災。

被黎皇忽悠住的百姓深信不疑,自家皇帝都發光了,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東黎百姓聽著皇帝的話,滿心滿眼的信服,就差直接上供了。長篇大論說了半天,黎皇終於說到正題上,「爾等皆是本座臣民,本座不會讓你們犧牲性命去換取東黎的繁榮昌盛。對於你們,本座自然是要傾盡全力保護的,從今天開始,每日辰時,本座將法力傳授

於你們,並賜予你們護身的符咒,爾等不必驚慌。此戰結束后,爾等於天庭有功,本座彼時會論功行賞,各位百年之後方可位列仙班。」

前面說的再多,也沒有最後這幾句來的實在,受苦受難的百姓誰不希望有人護著,現在佛祖轉世成為他們東黎皇帝,他們自然要盡心保著東黎的江山。

更何況佛祖直接承諾,仗打的好了還能成仙。

這又能保命又能成仙的事情上哪兒找去?

要知道,那些得道高僧,修鍊的再好,想成仙也得碰,機緣巧合這東西誰說的准?

現如今有了佛祖的承諾,他們自是樂意為東黎效勞。

東黎百姓一個個興奮的不行,他們重重的磕著頭並山呼佛祖萬歲,之前來充軍他們確實心中不快,現在在他們看來,簡直是祖上幾倍燒高香,才能讓他們得了這等好機會。

黎皇見將這群人忽悠住了,給齊羽打了個眼色,戲法結束,接下來的幾日,黎皇便在駐地直接為東黎百姓傳授法力。

閉著眼打坐,閉著眼拜佛,閉著眼…反正無論做什麼都得閉著眼,睜開眼黎皇怕他們懷疑。

短短五日,全部東黎駐地百姓都已經相信自己得了道,並且揣著佛祖給的護身符念經,在訓練上也覺得自己進步神速。

所有人都將這些歸功到黎皇身上,若是沒有將法力傳給他們,他們如何能像現在這般?看著日漸深信不疑的本國百姓,黎皇一日比一日踏實,待過幾日,他再使一招殺手鐧,不怕這些人不給他賣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43章 『佛祖』顯靈

7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