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 知道這些是什麼的嗎?

第636章 知道這些是什麼的嗎?

次日清晨,別院里的人都忙活了起來,容離也沒賴床,今日要走,他們得去和老董說一聲。

人家借給他們院子住,又送來這麼多的東西,於情於理都應該回贈一些。

董樂茗樂茗剛吃過早飯,就聽下人來報雲老闆夫婦來了,他連忙出門迎接,這可是貴客。

雖然,他之前說過有什麼事情儘管開口,可人家夫婦二人除了借住在他家別院中,並未有什麼事情麻煩過他。

今日聽說他們過來,董樂茗樂茗以為他們遇到了什麼困難。

將人讓進屋內,分賓主落座后,夏侯襄將手中的盒子放在桌上,道明來意。

「你們這就要走了?」董樂茗沒想到他們是來告別的。

「是,」夏侯襄點了點頭,「事情已經解決,我們就不多待了。」

「解決了呀?」董樂茗不可思議道,他們住了不到兩個月時間,之前司玉可是在苗疆住了快一年,最後好像也沒辦妥。

人家這效率也太高了。

「你看,我也沒幫上什麼忙。」董樂茗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你能借我們住處已經很好了,我們初來苗疆人生地不熟,有個落腳點省了我們不少事情。」容離開口道。

「應該的,應該的。」

「這是送給董兄的,算是我與內子的一點心意。」夏侯襄將帶來的東西輕推至董樂茗的面前。

他們借著司玉的關係,住在董家別院,若是給錢,董樂茗肯定不會收,他與離兒商議好,買了些東西送過來,總不能讓人家吃虧。

「你們這是做什麼?」董樂茗將東西推回去,「快收起來,那院子空著也是空著,你么住著還能幫我看著些,怎麼能讓你們破費?」

「無妨,董兄你還是收下吧。」夏侯襄執意送,董樂茗執意不收,倆人推了半晌,最後還是容離看不下去,開口道,「董大哥,你若是不收我們這倆銀子可就真的白花了,我們出門本就是輕車從簡,多帶一件東西都是累贅,反正這些

我們已經買下了,你若不收,我們就直接擱別院里了。」

董樂茗:「……」

他沒想到雲夫人說話這麼直爽,話說到這個份上他若還不收,到顯得假了。

「好吧,我收下,」董樂茗無法,只能接過盒子,「你們什麼時候走,我著人送你們出去。」

「多謝董兄,我們今天便準備啟程,」夏侯襄一抱拳,司玉告訴他們出去沒有危險,可是他們的馬還在迷霧森林的方位,有苗疆本地人跟著,比他們自己找要強的多,「有勞了。」

「沒事,」董樂茗擺了擺手,「舉手之勞而已。」

夏侯襄和容離自董府出來,直接帶了些人,董樂茗因為鋪子里的生意不方便脫身,所以只能送他們出府,不能再往遠處送。

夫妻二人直到無妨,能有人領他們出去就很好了,不能耽誤人家正事。

在董府門口分別,容離和夏侯襄回到小院,院里眾人東西已經收拾好,董樂茗給了他們一輛馬車,有女眷出行,還是坐馬車方便些,另外還有幾匹馬,是給男人們預備的。

宋堯依舊被裝在麻袋裡,由墨堯帶著往回走。

馬車很合夏侯襄心意,離兒有孕在身,實在不方便騎馬,他們回去也不必疾行,一切以離兒的安全為要。申老爺子一大早就將解藥練好了,分給王大勇三人服下,蠱蟲很快被打了下來,他們三人當真是千恩萬謝,並保證往後好好做人,雖然之前他們也沒幹什麼壞事,但話趕話,他們覺得有必要表一下忠

心。

三人各自回家,容離一行人也離開了董家別院,從內城出苗疆需要經過外城,不過他們與來時不同,有馬有人不必自己探路,不消半個時辰,他們已經從苗疆出來了。

老董給的馬車寬敞舒適,外面沒那麼多華麗的裝飾,內里卻是別有乾坤。

只看那坐在馬車中燒水制茶拿點心的丫頭們,就知道馬車的容量有多大了。

顧芸掀開車窗上帘子,心裡止不住的歡呼雀躍,她出苗疆了,這次是真真正正的要去外面的世界瞧一瞧了。

墨堯對董家侍衛說了他們的馬在何處,當即轉了方向,帶著他們去找馬。迷霧森林外圍的樹林中,在夏侯襄坐騎千里馬的帶領下,所有馬兒每日過得井然有序,吃草、喝水、遛彎、睡覺,千里馬還給眾馬匹排了個班,總有馬在原地守著,否則主人們來了找不到他們,不就

抓瞎了。

事實證明,千里馬就是千里馬,在夏侯襄一行人找到它們的時候,值班的兩匹馬正在原地百無聊賴的吃著草,並看著一地的馬鞍、馬嚼之類馬具,其他馬兒都不見了蹤影。

這兩匹是小桃和小陌的。

馬上的男人們明顯已經獃滯,為啥那些高大上的馬都跑沒了,就她們兩匹如此普通的馬守在原地?

兩隻馬兒見到熟人來了,明顯比較興奮,齊齊嘶鳴了一聲,接著顛兒顛兒的向他們跑來,小模樣相當親昵。

馬蹄帶起的風捲起地上的落葉,打著旋兒的自他們身旁飄過。

容喆一臉絕望的看著夏侯襄,「妹夫,你不說你的馬通人性嗎?咋跑沒了?」

通的到底是誰的人性呀?

他們的馬沒了都可以理解,夏侯襄那匹千里馬和他給容離挑的汗血寶馬沒了,他們可是打死都理解不了了。

夏侯襄面無表情的看著小桃和小陌的兩匹馬,表面風輕雲淡,內心很是尷尬。

講道理,這種情況,他從沒遇到過。

以往,無論多嚴苛的環境,他的馬也沒走丟過,現在告訴他馬不見了,他著實感到有一絲絲的…不可置信。

「怎麼了?」容離聽到外面的說話聲,掀起帘子,向外望去,看著空蕩蕩的一片,她不禁詫異道,「馬呢?」

夏侯襄打馬來到她身旁,「快回去坐,別著了風。」

馬看樣子是丟了,只能再買。

就在這時,容離偏了偏頭望向一處,耳尖微動。

夏侯襄似乎也聽到了什麼,看的方向與容離所望相同。

不一會兒,十來匹馬自遠處飛奔而來,它們聽見同伴的呼喚,知道主人們回來了。

要不說巧呢?

它們洗個澡的功夫,主人們就全到了,這上哪說理去。

回到各自主人身邊,一個個跑的都挺歡。

陪著他們來的董樂茗府侍衛都看傻了,還有這種操作?

他們帶路的時候心裏面就想,過了快倆月的時間,得多懂事的馬才能一直守在原地?

現在看來,是他們沒見過世面了,瞅瞅人家養的馬,就是不一樣。

墨陽等人將套車的馬換了,騎上自己的馬與府侍衛告別,多虧了人家,他們省了不少時間,現在還不到午時,趁著天亮暖和,他們得趕緊趕路了。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往盈澤走,他們得去還司玉東西。容離自包袱中將密室找到的五個盒子拿出來,並排放好打開擺在申晟和顧芸的眼前,「師父、芸娘,你們幫忙看看,知道這些是什麼的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36章 知道這些是什麼的嗎?

7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