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被遺忘的老爺子們

第627章 被遺忘的老爺子們

夏侯贊求蠱的字條就在眼前,容離一瞬間感覺不大真實,費了半天勁,原來字據就在她師父身上,這事兒鬧的。

夏侯襄的表情也有些不可思議,本以為唯一的人證是宋堯,現在竟然連物證都有了。

申晟將當年和宋堯打架的細節說了,這字據就是他從宋堯手中搶過來的,此事因他而起,對於名叫夏侯睿的少年他一直心懷愧疚。

卻不想竟是他徒兒夫君的兄長,幸虧這字據他一直留到現在,不然就真的壞了他們夫妻的大事了。

有些事情,冥冥之中早就有了安排,不經意的一件往事,有可能對於旁人來說,便是至關重要的。

「得了,現在人證物證俱在,夏侯贊想賴皮都不成了。」容離滿意的彈了一下字據。

夏侯贊就準備洗乾淨脖子等著吧!

夏侯襄摸了摸她的頭,離兒對於兄長的事情,一直盡心儘力,他知道她是因為看他難過,所以想要幫他解開心結。

他嘆了口氣,將容離抱在懷中,「離兒,謝謝你。」

容離皺了皺鼻子,輕哼一聲,「跟我道謝?」

伸出一隻手直點他的腦門,「誰說『我們夫妻,不必言謝』的?嗯?」

跟她道謝,她要有小情緒了。

夏侯襄笑著吻了吻她的手,「為夫錯了。」

「這還差不多。」容離『吧唧』在他臉頰上親了一口,止不住的樂。

哎呀呀,今日當真是喜事連連,她想不高興都難。

容喆和雲耀倆人別開眼,捂著心臟,容喆還好些,最起碼有溫婉,可雲耀就慘了,當真被虐的很慘,目光不由自主的瞟向顧芸,隨後又搖了搖頭,不行,他不能這麼草率,得想清楚了才能做決定。

顧芸本來見他看過來正高興呢,可就看了她一眼,雲耀就轉過頭去開始搖,給她氣的差點冒煙。

什麼意思?

她不行,是不是?

哼!

這邊說著話,那邊墨堯四人已經將場地都收拾好了,月華祠的弟子們整齊劃一的蹲牆角,一動都不敢動。

之後又將宋堯看管起來,墨堯才來稟報。

夏侯襄點了點頭,之後對老爺子說道,「師父,您看該如何處置?」

他們畢竟不是月華祠的人,還是問過這裡的主人再說吧。

申晟捋了捋身前的鬍子,他搖了搖頭,「這裡的事我早就不管了,還是讓老三他們處理吧。」

老三他們?

容離眨了眨眼,接著又眨了眨眼,弱弱的開口,「那個…你們有人去救那幾位老爺子嗎?」

話音落,容離便見滿屋子的人齊齊搖頭。

容離一拍腦門,「快去水牢!」

可別給幾個老爺泡泛了啊…

小黑領隊,墨堯帶著墨陽去解救老爺子們。

水牢里沈牧等人簡直可以用望眼欲穿來形容,他們和小昊已經撇清關係了,怎麼還不見人放小昊出去。

「阿嚏!」秦隱打了個大大的噴嚏,他嘴唇都有些發紫了,雖說不給他們通風,可他們這個年紀老在水裡泡著,能舒坦了才怪。

沈牧剛要開口,也跟著打了個噴嚏,鼻涕眼淚一塊流了下來,想擦還擦不著,只能等著風乾。

沈牧心裡不住的想,幸虧現在沒人來,不然他們幾個老頭子,一輩子的體面就都丟乾淨了。

唯有敖弈身體健壯,嗓門依舊洪亮,「二哥、四哥你倆著涼了吧?要不你們用腿劃劃水,好歹運動運動,不至於凍著。」

說完,還身體力行的給倆人演示怎麼划水。

沈牧和秦隱無語的看著他,他們一個結巴說話不利索,一個怕鼻涕流嘴裡不敢開口,只能像看傻子一般看著敖弈。

這麼大歲數了,能不能穩重點?

還有小輩呢!

沈牧有些多慮了,林昊現在腦子一團漿糊,根本分不清夢境和現實。

他本就一身傷被扔了進來,現在在水牢里一泡,水牢里的水可不是山泉水,裡面誰知道有什麼東西,傷口長時間侵在髒水里,想不發燒都難。

雖然還沒到說胡話的階段,不過也快了。

敖弈哪兒正大聲說話,細微的開鎖聲被蓋了過去,直到水牢里突然出現倆人,敖弈才猛地住了嘴。

沈牧見狀也顧不得鼻涕不鼻涕的了,他揚聲說道,「我們已經說過了,和林昊半分關係都沒有,他現在重病,你們趕緊給他弄出去,別傳染給我們。」

沈牧故意說的很嫌棄,他那意思,聽了這話,總能將小昊給放了。

可對面倆人根本沒吭聲,從地上撿了個小木筏子,划著水就過來了。

沈牧心下一喜,看來是聽進去了。

他小聲對林昊說道,「你出去就不要管我們了,帶著大哥快走!」

林昊還在那迷糊呢,沈牧的話在他聽來就跟蚊子叫似的。

墨堯和墨陽倆人面無表情的劃到個老爺子跟前,掏出特地從伙房拿來的剁骨刀,手起刀落將老爺子們的手撩給砍斷了。

兩認動作相當迅速,幾個老爺子沒反應過來,手撩一斷,他們瞬間往下沉,『咕咚咚』喝了好幾口水才手腳並用的鳧水冒頭。

這幾個老傢伙當初可是謀害王妃師父的幫凶,雖然謀害未成,來點教訓還是要的。

林昊撲騰的最激烈,原本混沌的意識,突然被這麼一嚇竟然清醒了,墨堯和墨陽連看都沒看他,反正不是什麼好鳥,他們可沒義務救他,順手砍了手撩就不錯了。

墨陽開口道,「我們主子要見你們。」

說完,和墨堯二人划著木筏返回。

沈牧三人對視一眼,宋堯見他們幹嘛?

不明所以的跟著上了岸,一出水牢,涼風習習給他們來了個透心涼,低著頭哆哆嗦嗦的跟在墨堯和墨陽身後,不一會兒便到了外院。

沈牧心下疑惑,怎麼還出內殿了,跨過大門,走出去一看差點沒嚇一跳,外院的弟子為何都面朝牆抱頭蹲著啊?

若仔細看的話,每人身後還都有幾隻蠱蟲監督,密密麻麻的小蟲子,相當壯觀。

一路行至矮房處,墨堯和墨陽將三人帶進去,與夏侯襄復命,「主子,人帶來了。」

「嗯,」夏侯襄點了點頭,「抬起頭來。」

沈牧三人將頭抬起,看著眼前的少年有點懵,他們不認識啊!餘光突然觸及一處,三人同時一愣,接著不可思議的大聲道,「大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27章 被遺忘的老爺子們

7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