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 怎麼不動呢?

第626章 怎麼不動呢?

申晟和顧芸被倆人的反應給震住了,什麼情況,一個男人有身孕,這倆人竟然這麼高興。

爹?

舅舅?

這兩位確定不用看看大夫?

坐在床邊的夏侯襄興奮過後,隨之而來的便是深深的自責。

離兒跟他在苗疆過的日夜顛倒,每日為了兄長的事情也是費心費力,他沒有照顧好她,她才會暈倒。

怪不得離兒近段時間如此嗜睡,他若能再細心些,離兒就不會如此辛苦了。

「勞煩師父再幫忙看看,內子可需服藥?」夏侯襄滿臉擔心,對申晟說道。

顧芸驚的嘴巴都能放下一個雞蛋了,內子?

男人?

也忒大膽了吧?

龍陽之好在苗疆也是不易被接受的,更何況這群人本就不是苗疆人。

顧芸偷眼去瞄容喆和雲耀,只見倆人臉上是發自內心的開心,並切目光透著關心。

她眨了眨眼,也對,他們是朋友嘛。

「呃…」申晟也是被夏侯襄對容離的稱呼弄的一噎,不過想想躺著的是自個兒徒兒,他早就將『大勇』當成自家孩子了,『大壯』這般還是很讓他欣慰的,只是,「還是先弄清原因吧,老夫懷疑是蠱蟲作怪。」

不然不能有身孕呀!

「小五,去打水。」夏侯襄吩咐一聲,他明白申晟糾結的點在那裡,等他先將離兒的妝卸了,老爺子自然就明白了。

雲耀應了一聲準備去,夏侯襄緊接著又加了句,「熱水。」

「放心吧。」雲耀暗笑,看給他大哥緊張的,他還能涼著嫂子?

不一會兒,雲耀搬了個浴桶進來,艱難的邊走邊說,「哥,水來了,給擱哪兒?」

夏侯襄嘴角一抽,他要幫離兒擦臉,不是沐浴啊!

真是,一句囑咐不到都不成。

「就擱這兒吧。」

「啊?」雲耀懵逼了,表情頗為怪異,「不好吧?」

夏侯襄瞪了他一眼,自一旁將盆拿來,拭了拭水溫,確定合適這才舀了一盆水,將手巾沾濕,細細幫容離擦臉。

雲耀吧嗒了下嘴,得,他誤會了。

顧芸暗自琢磨,雲耀的哥有龍陽之好,不會將雲耀也帶的喜歡男人了吧?

此想法一出,立馬像春日破土的小樹苗一般見風長,她越想越覺得可能,不然為何雲耀明明挺喜歡和她在一起,卻不接受她的心意?

顧芸的目光時不時便瞟向雲耀,雲耀一開始還沒感覺,可漸漸覺得不對勁,一偏頭對上顧芸的目光,探究甚是明顯,讓他想忽略都難。

「我臉上有東西?」雲耀摸了摸自個兒的臉。

「沒有。」顧芸搖頭收回目光,不行,她得找機會問問,可不能讓他哥給他帶…跑偏?

顧芸收回的目光正好被夏侯襄擦乾淨臉龐的容離臉上,她再一次睜大了嘴巴,指著容離半晌說不出話來。

怎麼一會兒不見變了模樣?

易容術都不敢這麼玩啊!

申晟在『大壯』給『大勇』擦臉時便疑惑,『大壯』這是怎麼了?

好端端的給『大勇』擦起臉來,愛乾淨也不好趕到這個時候吧?

隨著他的動作,申晟表情越來越嚴肅,原因無他,擦乾淨半張臉的『大勇』,與另半張臉的容貌完全不同。

並隱隱顯得有些…女氣?

夏侯襄動作輕柔的將容離的臉擦乾淨,就著剩下的水將自己的臉也洗了。

在顧芸和申晟驚詫的目光中,夏侯襄和容離以本來面貌示人。

二人的容貌,可以說是驚為天人。

「天吶!」顧芸情不自禁的感嘆出聲。

申晟覺得自己之前想不通的地方,已經明了。

他之前便覺得兩個相貌平平的徒弟,竟然胸有大才,不是說有那般能力的人,長相不能平平無奇,可是如此稀鬆平常的長相,實在與他們的氣質不對應。

「我之前就奇怪,你們這群人怎麼會聽命於他倆,」顧芸不住的點頭,常言道人以類聚,沒道理小院里的人都是男的俊女的俏,氣度非凡,領頭的二人卻相貌如此普通,「這樣就說的通了。」

「唔…」昏睡中的容離醒了過來,她渾身無力,頭痛的很,睜開朦朧的睡眼,看到夏侯襄正緊張的看著她,她軟軟一笑,伸出手去,「阿襄,抱抱。」

容喆和雲耀嘴角直抽,果然小妹(嫂子)一醒就是一記暴擊,他們很容易內傷的。

夏侯襄傾身將她抱起,輕輕拍了拍她的背,滿眼寵溺語調溫柔,「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

「頭疼,」容離趴在他肩膀上蹭了蹭,「我怎麼…」

說著一扭頭,看到床邊站了一圈人。

其中她師父和顧芸赫然在列。

嚇得她連忙推開夏侯襄,正要解釋,可在看到他露出本來面容之時,不禁大吃一驚,「怎…怎麼回事?」

她錯過了什麼嗎?

「我正要跟師父解釋,」夏侯襄笑著摸了摸她的小腦袋,「你有孕了。」

「有孕?!」容離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我?我怎麼沒感覺?」

懷孕好像是要吐的吧?

怎麼她一點反應都沒有。

「你身體底子好,」申晟接受能力相當好的解釋道,「就是近日太累,氣血有些虛,補補就好了。」

容離顯然還是很蒙,對於自己身懷有孕這件事情上,還沒完全接受。

這也太突然了。

「那個,師父,我懷孕多久了?」容離一臉呆萌的看著申晟。

申晟嘴角微抽,他這徒弟是不是對自己的身體也太不上心了?

「兩月左右。」申晟只能從脈象上來說。

「哦。」容離點了點頭,低頭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夏侯襄以為她還有什麼不舒服,連忙出言,「是不是還有哪裡不舒服?肚子難受嗎?」

容離低著頭沒說話,手一下一下的撫著自己的小腹。

那模樣看的夏侯襄緊張不已,離兒不說話,他不知她在想什麼。

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人家當事人不吭聲,他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半晌的靜謐,一直安靜的容離終於開口,「怎麼不動呢?」

申晟無語的看著自個兒徒弟,看來天賦都用在練蠱上了,現在要能動,那不得是妖怪呀!

顧芸不明所以的跟著點頭,她也覺得奇怪,孩子是活的,不動是不是生病了?

「申長老,你要不要給她好好看看?」顧芸熱心腸的說道,她是好意,現在鬧明白怎麼回事,自然得跟雲耀的哥哥嫂嫂打好關係,說不準往後能是一家人呢。

容離抬起頭,將手一抬,「師父,您再給我瞧瞧,孩子沒事吧。」

她自打來了苗疆作息便不大規律,現在有了娃,容離不由自主的便想的很多。

夏侯襄也緊張的看向申晟,他和離兒沒經驗,老爺子會醫術,這一胎可就仰仗他了。

申晟抹了把臉,耐心的給兩個女娃娃解釋了胎動得四個月以後,才會時不時的感覺到,哪兒能這麼早就動啊。

容離恍然大悟,在現代連出嫁都成問題的她,想要懷孕簡直是天方夜譚,自小沒人給她科普過,指望部隊里的那些大老爺們?還是拉倒吧!

她就聽過她媽曾說過,懷她的時候可是吐得昏天黑地,一點東西都吃不下。

所以,容離對於懷孕的知識,還只停留在有身孕需要吐一吐的階段上,既然寶寶沒問題,那她就放心了。

「嘿嘿嘿,」容離咧著嘴開始樂,她拉著夏侯襄的手晃了晃,「你高興不?」

「高興,」夏侯襄眼中的幸福都快要溢出來了,他握緊容離的手,「很高興。」

他都快高興瘋了。

容離樂著撲進夏侯襄的懷中,嚇得他連聲道慢點兒。

初得子,夫妻二人自是欣喜不已,也不顧的還有旁人,兩人膩了好一會兒,容離這才不好意思的從夏侯襄懷裡鑽出來,看著眾人直樂。

她控制不住她自己啦。

容喆、雲耀自不必說,顧芸被她的喜悅感染,看的出雲耀哥哥嫂嫂的感情非常好,她不禁有些羨慕,若是雲耀能如此待她,那該有多好啊。

眼睛又不受控制的往雲耀身上瞟。

申晟是真心實意的將容離當做自己的徒兒,現在徒弟變女徒弟了…那又有什麼的?

再如何,也是他的徒弟啊。

老人家欣慰的看著眼前兩個小的,沒想到他到老還能當個外公,再看向夏侯襄的目光,那可是正正經經的老爺子看孫女婿了。

申老爺子捋著鬍子,滿意的點頭,倆人怎麼看怎麼般配啊。

「嘿嘿,師父,我跟您解釋解釋哈,」現在是時候給老人家講明白了,容離想起來一件事,先轉頭問顧芸,「外面擺平沒?」

「放心,一個個老實著呢。」顧芸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她辦事相當靠譜。

容離點點頭,將他們打哪兒來,來做什麼細細講給申晟聽,最後將密室里宋堯交代的事情說了,她有些可惜的看向夏侯襄,「就是字據都被交了出去,兄長和父皇的事情,只能讓宋堯自己交代了。」

「襄兒,你兄長名喚什麼?」申晟皺眉問了一句。

「夏侯睿。」夏侯襄雖然不明白老爺子為何突然有此一問,但還是照實答了。

「你們看看,是不是這個?」申晟打懷裡掏出那張幾十年前搶過來的字據,遞給夏侯襄和容離。夫妻二人掃了一眼,大驚,「怎麼在您手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26章 怎麼不動呢?

7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