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師父且慢!

第624章 師父且慢!

顧芸將早就準備好的離魂蠱取出,把匣子的蓋打開,放在地上任由幾隻離魂蠱爬出。

離魂蠱對蠱王有相當敏感的感知力,只見為數不多的幾個離魂蠱,迅速在一群蠱蟲中確定蠱王們的方位后,緊貼蠱王,切斷蠱王與練蠱者之間的聯繫。

原本操控蠱王的三階弟子們,突然發現自個兒的蠱王開始原地打轉,無論他們下什麼指令,蠱王都沒了反應。

四五階的弟子們本就仰仗三階弟子,現在他們的蠱王不好使了,四五階的弟子們立刻緊張了起來。

顧芸取出一串小巧的金鈴綁在右手的五指之上,靈巧的五根手指有節律的晃動,那些失去控制的蠱王經過短暫的混亂后,調轉過頭開始對付月華祠的弟子們。

容離正站在顧芸身旁,欽佩的看著她,聖女就是聖女,有兩把刷子。

她心放了下來,蠱王異動容離本不知如何控制,準備強上,現在有了顧芸,他們這邊的優勢,明顯又多了一重。

說是碾壓月華祠弟子,也不為過。

打人的有雲耀等人,壓制蠱蟲的有顧芸和兩隻紫金蠱王,她倒成了最閑的一個。

容離瞅了瞅她肩膀上的小黑,悄聲問道,「阿襄那邊怎麼樣?」

「之前不大好,」小黑想了想,「他們行蹤被宋堯發現了,正調隊抓他們呢,我飛回來的時候,主子已經進殿,是個什麼狀況,我現在也不清楚。」

容離只思索了一瞬便對一旁的顧芸說道,「這裡交給你指揮,想怎麼樣都成。」

「啊?」顧芸驚詫的看過來,「這麼信任我?」

她要不會指揮呢?

「這點小事難不住你,聖女大人。」容離向顧芸眨了眨眼,接著不等她作反應,帶著小黑飛檐走壁支援自家相公去了。

顧芸驀然一愣,轉而皺著眉頭自言自語的嘟囔,「我什麼時候暴露的?」

「嫂…她幹嘛去了?」雲耀看見自家嫂子飛走了,將面前最後一個月華祠弟子打到在地后,移到顧芸身邊。

顧芸繼續搖動指上的金鈴,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他說將這裡交給我,然後就走了。」

雲耀點了點頭,雖然對月華祠不熟悉,但能讓嫂子將扔下眼前一攤的,大概只有他襄哥了。

跟著小黑的指引進了內殿的容離,二話不說先將一個守衛敲暈,衣服扒掉,打扮成敵人內部守衛的樣子才敢現身。

只不過懷裡揣著的大白有點突兀,今兒晚上行動開始,小傢伙就很粘她,根本撒不了手,現在更是窩她懷裡不出去。

容離無法只能帶著,貓著腰盡量不讓人看到她怪異的肚子。

整個內殿的守衛們都奔著一個方向跑去,容離隨著人群也那邊跑,目的地不用說,肯定是她家相公被發現的地方,跟著跑一定不會錯。

本以為到了地方,還得戰鬥一下,誰承想,半道碰著宋堯,直接就讓她給截胡了。

現在塵埃落定,就等阿襄過來拿人。

容離這才有空打量正個密室,裝飾都是極其普通的,擺設中規中矩,就是一個方可以容身的空間,其他並沒有什麼不同。

只是…

容離走到正在撓牆的大白身邊,奇怪的看著它,「你這幹嘛呢?」

大白都撓半天了,本來平整的牆壁,愣是被它撓的凹了進去。

聽見容離問話,大白轉過頭去,兩隻爪子使勁推了推牆壁,並『喵嗷嗚~』了一聲。

容離眨了眨眼,看了看牆又看了看大白的爪子,「你指甲長了?」

磨指甲呢…吧?

話音一落,容離眼見得大白朝天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嘿,這小東西跟誰學的?

都會翻白眼了?!

大白扭回頭去繼續挖牆,離兒沒小黑懂它呀。

不過沒關係,等它將這堵牆挖透了,離兒自然就明白它在做什麼了。

大白挖的越發起勁,那小爪子就跟上了發條似得,看的容離都替它磨得慌,大白心中不住地哀嚎,到底啥時候才能挖通,它聞到牆那面好香呢!

容離搖了搖頭,果然小動物的世界,不是她能懂的呀。

她得催催小黑,不能總教大白爬樹,語言訓練得提上日程了呀。

容離百無聊賴的在密室等夏侯襄,小黑飛出密室后,直奔事發地點。

那裡人依舊多,不過大半是躺在地上的,墨堯和墨陽兩人屹立在包圍圈中,依舊英姿颯爽,不見一絲一毫的疲累,臉上的幾道鮮血已經凝固,看得出是別人的。

小黑看著包圍圈飛快的縮小,心裡有數,大概用不了一盞茶,內殿的守衛就被哥倆兒消滅光了。

它飛入宮殿,先找主子吧。

夏侯襄依舊和千言戰作一團,千言的功夫雖說不及夏侯襄,但他功夫著實難纏。

千言已經吐了好幾大口鮮血,但就是纏著夏侯襄不讓他離去,他需要拖住『林昊』為尊者爭取更多的逃脫時間。

小黑飛進來的時候,千言整個人都陷在了夏侯襄的懷中,雙手死死抓著夏侯襄的雙手,不讓他動彈。

夏侯襄一腳踹在他的腿上,千言半跪著,依舊不撒手。

夏侯襄滿臉無奈,如此難纏的對手,他還是第一次見。

從未有人能經得住他這麼打,千言算是頭一份。

小黑看到如此情形,忽閃著翅膀飛到千言身後,拉開一段距離,只見小黑像個小炮彈似得,這個鳥朝千言后脖頸子處撞去。

前一刻還抓著夏侯襄不鬆手的千言,后一刻便軟綿綿的癱倒在地了。

小黑抱著自個兒腦袋,嘴裡不住的呼痛,「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它沒想到這麼疼啊!

夏侯襄鬆了口氣,掙脫開千言的牽制,這人簡直就是拿命在搏。

「不是讓你去幫離兒?」

「嘿嘿,」小黑又扒拉了下自己的小腦袋,不太疼了才開口,「小離兒已經將宋堯擺平了。」

「離兒來了?」夏侯襄一下子便緊張起來,「受傷了沒有?」

「怎麼會?小離兒是誰,這不將宋堯擒住,讓我過來叫你。」

「快走。」夏侯襄飛快的出了大殿,外面墨堯、墨陽兩人已經將人基本收拾完了,唯獨一個老人還在與兄弟二人打鬥。

夏侯襄打眼一瞧,脫口而出,「申長老?」

打鬥中的老人轉眼看他,「『大壯』?怎麼就你一個?」

墨堯、墨陽兩兄弟同時住手,「你們認識?」

「自己人,」夏侯襄嘆了口氣,目前沒時間解釋,「我現在去找『大勇』。」

「我和你一起去。」申晟知道他們今天晚上行動,徒弟讓他待在藏書樓就好。

可申晟擔心自家徒弟的安危,在藏書樓待不住,在內殿侍衛去外圍報信時,他混了進來,之後便直接加入戰鬥。

晚上月色微暗,借著殿中的光又看不真切,只見眼前的人都是玄色衣衫,便不管不顧的打了起來。

「好。」夏侯襄點了點頭,領著申晟走了。

墨堯、墨陽兩人摸了摸鼻子,打了半天打錯人了,先跟上再說吧。

幾人來到密室外,小黑悄聲在夏侯襄耳邊說著開啟密室的辦法,夏侯襄將手伸入瓷瓶中轉動機關,密室的門成功被打開。

先後進了密室,容離在聽到密室門開時,連忙歪頭去看,看見夏侯襄來了,她三步並作兩步跑了過去,撲進他的懷中,仰起臉來便是討好的笑容。

夏侯襄伸出手去颳了刮她的鼻子,說了不讓進來,卻還是來了。

容離皺皺鼻子,微微嘟了嘟嘴,賣個萌就放過她吧。

夏侯襄無奈的嘆了口氣,他一向拿她沒有辦法。

申晟在看到『大勇』沒事後,鬆了口氣,再一看被綁在椅子上的宋堯,立刻驚呼出聲,「徒兒,這是你綁的?」

「可不是,」容離笑眯眯的說道,「給灌了蒙汗藥,一時半刻醒不來。」

申晟張大嘴巴,不知作何反應,他這徒兒做事還真是不拘小節。

不過,他們答應他的事,還真的做到了。

申老爺子有些激動,他想要手刃的仇敵就在眼前,往日的一幕幕情形出現在他的眼前,心中的怒火燒的越發旺了。

雙眸含恨,申晟蘊足掌力,一步步走向宋堯。

他今日便要取宋堯狗命!

「師父且慢!」容離見申晟狀態不對,看樣子是要當場解決了宋堯,可這人她留著還有用處呢。

申晟抬起的手掌生生停住,不解的看向『大勇』,不明白他此時叫停是什麼意思。

「那個,」容離顛顛兒的跑到申晟跟前,「師父息怒,這人徒兒留著有些用處,您…您能不能待徒兒用完,再交由您處置?」

「有用?」申晟不明所以。

夏侯襄明白離兒應該是問出什麼來了,所以想要保下宋堯的性命,遂走到容離身畔,「我們有些事情要跟您說,煩請您先聽我們說完,便能明白其中緣由。」

容離重重的點了點頭。

申晟猶豫的將手收回,他覺得事情好像不似表面那般簡單。

容離見申晟被說動了,高興的說道,「師父,您…」話未說完,容離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24章 師父且慢!

7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