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 阿…冰?

第608章 阿…冰?

「各位長老,弟子讓他們開始了?」林昊小心翼翼的問道。

「開始吧。」沈牧點了點頭。

蠱蟲都在沉睡處在進階階段,若是能醒就算成了。

弟子們全神貫注的鼓搗自己的瓷罐,敖弈往林昊的方向偏了偏,「說了嗎?」

林昊詫異的看了眼敖弈,鬧不明白這沒頭沒尾的一句話是什麼意思。

其他三人在敖弈開口時,便瞟向林昊,他們想知道大哥怎麼說。

「啊?」林昊顯然是懵的,「說什麼?」

敖弈恍然大悟,他懂了,林昊是不想在這麼多人面前露出什麼,故意如此說道。

「沒事,沒事,」敖弈笑眯眯的開口,接著滿臉欣慰的看著林昊,「不錯。」

是個干大事的。

接下來,沈牧等人專心致志看下面弟子的考核,林昊一面納悶一面主持大局,心裡止不住的疑惑,今兒四位長老是咋了?

實在很匪夷所思呀。

進階考核一上午就結束了,別看人多,同時進行要不了多長時間。

結果出來后,林昊恭恭敬敬的將幾位長老送走,同時擦了擦腦門上的汗。

不止考試的那些人緊張,他也緊張,生怕長老們看出什麼來。

送過禮的,全部順利通過,林昊做的很隱秘,再加上那四位心思根本沒在這上面。

今日參與考核,一是因為宋堯出祠沒在,二是實在想快點獲得大哥諒解,所以探探林昊的口風。

結果啥都沒探出來,不過,他們倒是沒不高興,大哥收的徒弟果然不錯,他們佩服大哥的眼光啊。

當晚,夏侯襄和容離來到藏書樓,申晟現在負責阿紫和冰蠶的丹藥,又得練制解藥,時間根本不夠用。

幸虧申晟上歲數了,覺比較少,不然忙不忙的過來還是個問題。

倆人幫著打打下手,權當學習,順便將他們的擔心說了出來。

若是攻入內殿,驚動外面的弟子,萬一被蠱蟲圍攻,他們要怎麼辦?

申晟捋著鬍子直樂,倆人的擔心實在沒必要。

「阿紫和阿冰兩個都是紫金階,蠱蟲等級森嚴,高出一階,便能壓制住所有低階的蠱物,你們的擔心完全沒必要,等行動的時候,我直接將阿紫、阿冰放出來,外面那些小東西,根本不足為據。」

「阿…冰?」容離眨了眨眼,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嗯,怎麼了?」申晟不大明白『大勇』想問什麼。

容離看了夏侯襄一眼,夏侯襄彎了彎唇角,還真是親師徒,連起名的套路都這麼相似。

簡單粗暴啊!

「沒事,阿冰和阿紫既然能擺平,那我和大壯只要將宋堯擒住就可以了。」

「為師以前只顧著練蠱,對於內殿的情況並不了解,哎,幫不了你們什麼你忙。」申晟嘆了口氣,倆徒弟為了他的事情忙前忙后,他卻一點辦法都沒有,作為長輩,他覺得很挫敗。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讓兩個紫金階的蠱蟲變得更強大些,到時好保護他這兩個徒弟的安全。

月華祠內密室中,外出歸來的宋堯正用手巾擦拭牆上的一處格子,身後的千言手裡託了個托盤,上面是一個精雕細啄的木匣。

宋堯一伸手,千言將木匣遞了過去,「這麼說,他們四人白日去監考了?」

千言如實稟報,「回尊者,正是。」

「倒是閑的很吶,」宋堯輕笑道,「劉員外的媚蠱還未練成,他們還有心思管前面的閑事。」

「尊者看,用不用警告他們?」千言面無表情的說道,他是二長老的隨侍,乾的就是為主人分憂解難的活。

「先不急,我明日先敲打敲打他們,若是不頂用,再動蠱也不遲。」宋堯將木匣擺正,看著牆面上自己的存貨,不禁欣慰的笑了。

千言遞了一個乾淨的帕子,宋堯擦了擦手,「走吧。」

二人由密室出來,經過一扇門,打開后便是宋堯的寢房。

天色已晚,千言服侍宋堯歇下后,自己才去休息。

內殿中,沈牧幾人正聚在青龍殿的耳房內,他們避過巡邏的耳目來找二哥,白日人多眼雜,到了夜深人靜的時候,他們兄弟才能商討對策。

「二哥,您說咱們給宋堯也下蠱,成不成?」敖弈自個兒憋了一天,才憋出這麼個主意。

他的想法很簡單,既然宋堯給他們下蠱,那他們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公平!

崇清頭疼的看著敖弈,「五弟,咱們要討論出個切實可行的法子,不是過了嘴癮就算完,好嗎?」

他都快無語了,「你說給宋堯下蠱,咱們什麼時候下?怎麼下?你可別忘了,他身邊還有個千言跟著,你下的蠱能逃得過他的眼?」

千言之所以被宋堯那麼器重,除了忠心耿耿,還有一個技能,任何蠱蟲別想逃過他的眼,但凡是活物,他都能辨別出來。

當然,死了的蠱蟲,根本沒有作用。

敖弈不吭聲了,他不是忘了千言了,懊惱的一拍大腿,還真是便宜宋堯那老小子了。

沈牧嘆了口氣,「唯今之計,若能將千言支開,合咱們兄弟四人之力,大抵能和宋堯打個平手。」

宋堯練蠱平平,功夫確實幾兄弟里最好的,在月華祠未建之前,宋家便是文武並重的人家,宋堯打小習武,與他們這種半路出家的自然不同。

「下…下藥…葯呢?」秦隱開口,他盡量減少說話次數,這對他來說太費勁了。

「除非咱們有大哥的本事,否則你忘了咱們服過什麼了?」沈牧搖了搖頭。

很早以前,大哥層練過一味葯,這葯有解百毒的功用,大哥心繫他們兄弟,在練好后,給他們每人一顆,他們總是在外跑生意,申晟怕他們遭人暗算。

蠱蟲不易防,毒藥總是可以規避的。

「那…迷…迷…迷…」秦隱迷個沒完,敖弈猛地一拍他,秦隱往前一送,「迷藥呢?」

利索了。

「誰會?」沈牧無奈的攤手。

迷藥倒是可以,但他們手裡沒有,也沒方子,怎麼練根本不知道,練出來總得試試才敢用,不然萬一沒效果,他們就算自己把自己送到宋堯手裡了。「哎…」四人齊齊嘆氣,難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08章 阿…冰?

7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