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 徒弟是斷袖

第601章 徒弟是斷袖

疆現存唯一一隻紫金蠱王,正是他們大哥申晟練出的,它誕生之時,他們可是仔細看了許久的。

對於有生之年能見到紫金蠱王,他們無比慶幸,是以記憶自然深刻。

後來大哥身負重傷,由紫金蠱王護著逃了,因宋堯那一掌極重,又打在心口之上,十幾年來,他們尋遍所有地方都不見大哥蹤跡,心裡自然認為大哥已經死了。

今日林昊前來,竟然亮出大哥身邊的紫金蠱王,不論大哥死沒死,林昊一定知道關於大哥事情。

「大哥到底如何了?你和大哥是什麼關係?」沈牧急切的問道,這與他平日的性子很不相符,足見他此時急迫的心情。

大哥還在時,與他頗為投緣,只是他後來一度被錢財迷了心竅,導致現在這般不可挽回的局面。

沈牧心中一直不是滋味。

「申長老是我師父。」夏侯襄的回答很簡單,不是他們問什麼,他便要答什麼的。

「這麼說,大哥還活著?!」沈牧臉上的喜意甚濃,他激動的上前一步,緊緊盯著夏侯襄。

其他仨人雖沒說話,不過臉上激動的神色是錯不了的,不管是因為往日的情誼,還是體內蠱毒可解,都讓他們看起來由衷的高興。

「師父雖然對當年之事心存不快,但惦念著你們相處多年的情分,雖然不知道你們身中是何種蠱毒,可根據他對宋堯的了解,還是能猜出一些。」

夏侯襄說話不急不緩,「師父正在練制解藥,這個是師父命我帶來的,若是服下能令體內蠱蟲休眠,大抵解藥煉製的方向便不會錯。」

夏侯襄自袖中拿出一個小瓷瓶,扔給二長老沈牧,「若蠱毒未休眠,師父再換另一種藥丸。」

沈牧激動的手都要哆嗦了,他壓了壓胸口,並沒急著服藥,「我們…我們能見大哥一面嗎?」

另外三人跟著點頭,他們多多少少對當年之事都心存愧疚,尤其是現在宋堯還給他們下了蠱毒,他們正是心灰意冷之時。

如今知道大哥沒死,他們想去當面陪個不是。

「師父並不想見你們,」夏侯襄的語氣依舊淡淡的,「今日送葯,不過是家師念著往日的兄弟情,不忍幾位在宋堯手下委曲求全,至於其他的,家師並沒有想要跟各位多接觸的想法。」「之前的事情是我們錯了,我們鬼迷心竅,一時糊塗害了大哥,」敖弈年歲最小,往日申晟對他還是很照顧的,此時一聽大哥生他們的氣,還能管他們的死活,心裡很不是滋味,大哥要比那個人面獸心

的宋堯好太多,「我們不求大哥能原諒,只求能當面給大哥承認錯誤,日後上刀山下火海,任憑大哥差遣。」

沈牧等人連連稱是,一個個眼眶都紅了,他們昔日那般行事,大哥還能惦記著他們,他們實在太不是東西了!

「各位的意思,我會代為轉達,煩請各位服下丸藥,告訴我體內蠱蟲的情況,此地不宜久留。」

「好。」

四人自打見了紫金蠱王,就對『林昊』特別信服,既然是大哥的徒弟,來傳達大哥的意思,他們照做就是。

一人一顆,將丹藥服下,一盞茶后,四人向內探知蠱蟲的動向,發現之前還在他們體內活躍的蠱蟲,已經安靜了下來。

四人心中甭提多高興了,趕緊告訴『林昊』結果,看來大哥煉製解藥的方向並沒有錯。

夏侯襄點了點頭,留下一句,「過幾日再來,平日莫要露出馬腳。」

運起輕功,直接出了陣法,自四人眼前消失不見。

地上的四位都看傻了,他們月華祠當真是出能人呀!

往日這個林昊看起來雖然不錯,可今晚也太讓人驚艷了吧?

一直牽動著四人心情的蠱毒現在有解了,連日的擔心終於有了著落。

敖弈更是指天立誓,「這次若蠱毒得解,我敖弈往後當牛做馬報答大哥救命之恩。」

沈牧聽后微一嘆氣,「五弟這話說的不錯,當時咱們做錯了事,又被宋堯迷惑,現在想來確實欠大哥的太多,我一定盡自己所能求得大哥諒解,往後唯大哥馬首是瞻。」

老四說話不利索只能點頭,老三崇清也立了個誓。

雖然這番話沒人聽見,可舉頭三尺有神明,既然發過了誓便要遵從。

「二哥,你說宋堯這廝,咱們怎麼弄?」敖弈瓮聲瓮氣的說道,他實在恨宋堯恨的牙根痒痒,當日害了大哥,現在又來害他們,當真可惡至極!

崇清想了想,「二哥,既然想求得大哥原諒,不如,咱們就拿宋堯當個投名狀吧!」

能讓大哥消氣的,怕除了宋堯沒有更好用的了。

既然如此,為表達誠意,不如他們想個法子,將宋堯給綁了,交給大哥處置。

沈牧覺得可行,但要如何做,需要從長計議。

四人有志一同的想要將宋堯送到申晟面前,這也都大致符合了夏侯襄的打算,不過,他還得讓宋堯往外吐一吐有關大哥的事情。

自己直接動手不大方便,有了這四位的幫忙,夏侯襄覺得一定會事半功倍。

回到藏書樓內,容離正和申長老學習練蠱知識,她的蠱蟲兩日內又進了一階,申晟捋著鬍子直樂,等閑人制蠱怎麼也要十天半月。

可看看他徒弟,直接甩他們幾條街。

當師父沒有不喜歡徒弟聰明的,像容離這般,簡直就是師父最喜歡的存在。

這會見夏侯襄從外面回來,容離先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接著顛兒顛兒的跑過去,撲進他懷裡,「你回來了。」

夏侯襄抱住容離,眉眼柔和,點點頭,「嗯,回來了。」

申晟已經接受了自個兒徒弟是斷袖的事實,『大壯』也從不掩飾對『大勇』的喜愛,他這個當師父的也就放心了。

有這麼一個優秀的小伙照顧他徒弟,他就算啥時候眼睛一閉走了,也沒什麼遺憾。

最要緊的是,他得將自個兒這一身本事傳授給徒兒,免得百年之後留下遺憾。

「怎麼樣?」申晟出言問道。「沒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01章 徒弟是斷袖

7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