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前因(下)

第6章 前因(下)

第6章前因(下)

容離再次醒來,是因為一聲驚呼,揉了揉酸痛的脖子,她睜開眼竟然看到了幔帳,她不是被領去換衣服了嗎?一扭頭髮現夏侯銜躺在她的身旁,此時他也剛剛轉醒,目光還沒有焦距,待看到身旁的她后,夏侯銜突然清醒了,在一看倆人的狀態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想不到容離為了嫁他,竟用了這種下三濫的法子,他掀開被子,發現兩人都穿著中衣,看來並沒有發什麼,不過此時就算再怎麼解釋也沒人會相信,夏侯銜惡狠狠的瞪著容離。

他聽到門外母后的聲音響起,吩咐各位夫人先回御花園等候,丞相夫人留一下。

待眾人走遠,皇后讓人帶著謝菡在外殿稍候片刻,自己進屋關上房門,看著床上的兩個人,她嘆了口氣,讓二人穿好衣服。

夏侯銜一再否認他什麼都沒做,他是被算計的,可皇后看起來並不相信,容離站在一旁低頭不語,她還記得皇後跟她說的話,若想要嫁給夏侯銜就什麼都不要說。

所以,她選擇沉默。

當皇后和謝菡領著容離再次出現在御花園時,什麼都沒說,在坐的每個人都清楚發生了什麼,當時小宮女領著容離去換衣服,可是半天不見她們回來,待皇后領著她們找過去時,發現之前領著容離換衣服的小宮女倒在地上。

待將她弄醒后,她跪在地上告罪,說本來領著容小姐來更衣,自己將容小姐領到偏殿讓她稍加等候,叮囑她不要亂走,端王爺吃過晌午飯歇在皇後娘娘殿中,怕到時衝撞了容小姐。待她拿來衣服后,不知怎麼就昏倒了。

眾人一聽,心裡明白了大半,容離見到端王什麼樣子她們還不知道嗎,一時互相打了眼色,今天這事,不一般啊。

皇后連忙派人去找,謝菡的心微沉,自個兒姑娘什麼樣她還不知道嗎,可別真干出什麼糊塗事。

該出的事還是出了,待皇后帶著容離來到外殿,謝菡心中怒火中燒,揚起手就給了容離一巴掌。

容離倒在地上,捂著臉頰,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可咬緊牙關還是什麼都沒說。

皇后將她扶起,埋怨謝菡打孩子幹什麼,又讓人取了玉肌膏給容離抹上,她的臉這才沒有腫起來。

接著便是皇后在晚宴時,小聲告訴了皇上發了什麼事,皇上當場賜婚,夏侯銜一臉鐵青的領旨謝恩,從此徹底恨上了容離。

容離緩緩睜開眼,皇后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盤,即達到了自己的目的,又沒壞了她和夏侯銜的母子情,反倒是黑鍋讓原主背,容丞相因為自家女兒做的事,也將立場偏向夏侯銜,雖然他們一家因為此事對容離失望萬分,但是聖旨賜婚,丞相府就和夏侯銜綁在了一起,同時希望夏侯銜能看在他的面子上,善待女兒。

從那以後,原主的名聲算是徹底臭了,為了嫁給夏侯銜不擇手段,在皇宮內院都敢算計人。

不止大臣的家眷知道此事,夏侯銜恨容離壞了他和慕雪柔的姻緣,不遺餘力的抹黑她,原主在尋常百姓家也成為茶餘飯後的談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章 前因(下)

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