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主人

第599章 主人

沒頭沒尾的一句話,給容離弄蒙了。

什麼就成了?

他們…

成了!

容離忽然想到了冰蠶蠱,瞪著黑溜溜的大眼睛,扯著她師父的衣襟道,「師父,蠱成了?」

「可不是嘛!」申晟今兒都快樂瘋了。

兩日前『大壯』在木匣中滴了血,他本沒報什麼希望,可誰承想,今日醒來,他覺得一直平靜的木匣中,突然有了動靜。

那輕輕的『咔嚓咔嚓』聲,本來極易讓人忽略,可申晟是誰,對於這種聲音辨別的相當清晰。

當即,他便將早就準備好的容器拿出來,套在木匣之上,輕輕將其打開,只見裡面一個近乎透明的蝶兒,正抱著他放進去的那顆丹藥慢慢啃噬。

大概察覺的有了亮光,半透明的蝶兒稍稍偏了偏頭,與申晟的目光對了正著。

申晟很緊張,紫金階的冰蠶蠱他沒見過,這次被練出來當真是意外之喜,它是不是和阿紫一樣他不知道、它有什麼技能他也不知道。

所以,當它看過來時,申晟是連氣都不敢喘的。

木匣里的蝶兒一動不動的抱著那顆丹藥,在與申晟對視半晌過後,淡定的轉過頭去…繼續吃。

『咔嚓咔嚓』的輕響,讓申晟覺得異常悅耳,就在這時,他懷中的阿紫扇動翅膀,從他懷中飛出。

阿紫處於恢復期,輕易不會現身,大部分的時間,它都處於沉睡階段。

今日蘇醒,大概是因為它感受到了同類的氣息。

阿紫落於木匣旁,目光直直看向那個抱著丹藥啃噬的正香的蝶兒,歪了歪腦袋。

冰蠶吃丹藥的動作又定住了,它再次偏了偏頭,看向匣子外,一個和它可以稱得上是同類的蝶兒,正在外面看著它呢。

申晟看了看兩個互相觀望的蝶兒,心下一喜,他琢磨著,兩隻都是從紫金階,應該自有一套交流法則,他不知道冰蠶有什麼技能,沒準阿紫一看就清楚了。

雖然,現在阿紫不會說話,可他的丹藥馬上就要練好了,等阿紫服了,功力一定能更上一層樓,到時說不準就能和他交流了。

兩隻蝶了對視了將近半個時辰,申晟就在一旁看了將近半個時辰。

當申晟覺得它們將要一直對視的時候,冰蠶突然有了動作…

只見它飛快的轉回頭去,飛快的將整個丹藥啃光,申晟隱隱覺得,還似乎能聽見它吞咽的聲音,那樣子用『風捲殘雲』四個字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

幾息之間,丹藥進了冰蠶的肚,只見它轉過目光人性化的對阿紫一攤『手』,那意思就像:我吃完了,您就甭惦記了。

阿紫無語的看著那隻小冰蠶,心下腹誹,就跟誰稀罕吃似的?

一振小翅膀,由打桌面又飛回了申晟衣襟中,有這時間,它還不如多睡會呢。

很顯然,兩隻紫金階,蠱蟲界大神的初次會晤,並不愉快。

可這並不耽誤申晟開心,兩小隻交流什麼,他不知曉,可看冰蠶的樣子,吃了他的丹藥后,明顯比剛開始要純凈不少。

之前半透明的輪廓中,無論是哪個部位,都有些許渾濁的雜質沉澱。

待服過丹藥后,整個蝴蝶外形,要比之前更加透亮,申晟覺得它現在的實力可能稍稍有所減退,畢竟沉睡的時間太長,甫一喚醒,會比較虛弱。

待他練制幾味適合它的丹藥,想必用不了多久,就會恢復其本身原有的實力。

申晟給容離和夏侯襄二人講了一通,言語間有些混亂,蓋因他太過激動,可整體意思還是講明白了。

容離聽完樂的直搖夏侯襄的手臂,她就說阿襄一定能成,誰的血能有他陽氣盛?

打小便是鐵骨錚錚、南征北戰的漢子好嗎?

夏侯襄看容離笑的開心,他也跟著開心,對於冰蠶蠱進階這種誤打誤撞的事情,他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觸,只是離兒讓他試,他便試了。

現在蠱成,夏侯襄想著得擱到離兒身邊。

申晟將木匣拿來,容離好奇的拉著夏侯襄過去,待申晟將木匣打開,便見一隻通體泛著瑩瑩亮光,半透明的蝴蝶…正抱著一顆藥丸啃。

容離嘴角一抽,這動作實在…太逗了吧?

在盒子被打開的一瞬間,冰蠶瞬間加快了啃噬速度,它以為那隻紫色的,又來跟它槍食呢。

這葯是申晟下午時分放進去的,對冰蠶恢復有利,說來這隻冰蠶也是有趣,申晟養阿紫的時候,從未見它如此服藥,大多是將藥丸包裹慢慢吸收。

像冰蠶這般直接咬的,實在不多見。

待將整個丹藥吃完,冰蠶才像鬆了口氣般,往光亮處一轉頭。

忽然,冰蠶覺得冥冥之中像有指引般,讓它向光亮外飛去。

順著無形的絲線飛去,冰蠶在夏侯襄的面前停了下來,忽閃著翅膀看了他半晌,忽而開口,「主人。」

「我的天!」容離驚呼出聲,這玩意兒還會說話?

用哪兒發聲呀?

不止容離,連申晟都被驚到了,阿紫是跟了他許久,後來又沾了他的血,這才開口說話。

現在冰蠶蠱一上來就開口,著實讓人驚艷。

夏侯襄伸出手去,冰蠶便落在了他的手上,整個蝶身透著瑩瑩光亮。

「從今日起,它便跟著你了。」申晟欣慰的看著冰蠶,也算是完成了他的一個心愿吧。

「我…我能摸摸嗎?」容離小心翼翼的開口,她頭一次見這樣的蝴蝶,那模樣就跟玻璃做的似得,她生怕自己一碰,它就碎了。

小蝴蝶沒再開口,容離鬧不清人家是同意了還是沒同意,夏侯襄將手伸過來,示意她摸一下。

容離深呼一口氣,正準備上手,冰蠶忽閃著翅膀就飛走了。

得,人家不樂意。

容離伸到半空中的手,尷尬的拐了個彎,她摸了摸鼻尖。

夏侯襄沒想到讓自個兒媳婦兒尷尬了,正準備將冰蠶拿下來,容離連忙攔了他一下,對他使了個眼色。

冰蠶剛認主,大家還不熟悉,現在不讓摸不代表以後熟了不行。

既然跟著阿襄,她不怕找不著機會。「師父,內院里的四個長老,已經知道自己中蠱的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99章 主人

7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