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7章 西郊別院

第597章 西郊別院

林娘子心下大喜,沒想到峰迴路轉,鞭笞可比王爺的杖斃要好多了。

激動萬飛的林娘子連連叩首,謝王妃大恩大德。

皖月嗤笑一聲,任憑南楚侍衛將『很傻很天真』的林娘子拖下去。

她說的鞭笞,可不是抽兩鞭子就完事了。

沒說數量,那就是鞭笞至死!

杖斃?太便宜她了!

夏侯銜知道皖月是什麼意思,天祁鞭刑用的並不多,所以,林娘子不明白其中的意思,有情可原。

杖斃對於林娘子來說,確實太輕了,夏侯銜頭一次覺得皖月的決定合了他的心意。

又叫來侍衛讓其和南楚侍衛一起,一個人打得打到什麼時候去。

事情真相明了,皖月雖然不佔理,但她也是被人蒙蔽,堂堂一國公主,氣勢必須要有,而且她絕對不會跟個妓子道歉。

「今日之事便算了,慕側妃在府中行事還是謹慎些好,免得又落下口實。」皖月挑唇看向錦瑟,無風不起浪,若不是她平日太過張揚,怎麼就有人跑來跟自己報信?

無論真假,有人看她不順眼,總是真的吧?

夏侯銜冷哼一聲,「你還是管好你自己吧!」

說完,叫來替錦瑟守門的侍衛長,當著皖月的面說道,「往後,若再有人上門找慕側妃麻煩,不用管她是誰?本王不到,誰都不許進院!」

「屬下遵命。」侍衛長連忙應到,心裡卻無奈,今日是側妃娘娘非要跟著一起來的,本來他們的職責是盡到了。

但也不能責怪側妃娘娘,她是怕他們收到責罰,才出此下策的吧…

夏侯銜擁著錦瑟走了,侍衛長帶著自己的人跟在後面,似雲和畫兒二人低頭立在一旁,大氣都不敢喘。

主子今日又被王爺下了臉面,怕是又要砸東西了吧?

過了半晌,皖月還是安安靜靜的,就在似雲和畫兒都要懷疑自己耳朵的時候,她們聽見上位的皖月開口道,「你們下去吧,本宮歇歇。」

話語中,微微有些顫抖。

「是。」似雲和畫兒沒敢抬頭,躬著身子退了出去。

皖月穩了穩心中的怒氣,去找小六兒送信。

她要問問夏侯禹還要等到什麼時候,她已經受夠了夏侯銜!

只要一想到夏侯銜還活著,她心中的怒火就忍不住的上涌。

對夏侯銜的恨意,已經遠遠超過了對容離的。

她等不了了!

未時,夏侯禹帶著引泉來到白麓閣,推門進去,發現皖月臉色不善的坐在那裡。

夏侯禹笑的溫和,「誰惹我們月兒生氣了?」

「夏侯銜到底什麼時候死?!」皖月根本顧不上委婉,她要的是結果!

夏侯禹一愣,接著笑出聲來,「他又欺負你了?」

說著,便過去抱皖月。

皖月一把推開他,眼中似有萬把利刃,「你少糊弄我,我問你,他到底什麼時候能去死!」

夏侯禹搖頭輕笑,「現在在剛開始,你便沉不住氣,那往後該如何是好。」

「你什麼意思!」皖月最煩他這樣的彎彎繞,有什麼話就不能直說嗎?

「皇上現在忍而不發,就是最好的信號,夏侯銜得意就讓他得意,你我出手萬一被夏侯銜識破,往後他有所防備對你我二人不利,」夏侯禹頓了頓,「可若是皇上出手,他便再無翻身的可能。」

「現在這種時候,急不得。」

「急不得!急不得!你每次都這麼說,」皖月生氣的說道,「到底讓我等到什麼時候,你總得給我個信兒吧!」

平日里見不到夏侯銜,她還能忍,可一旦見到他,皖月能噁心好幾天。

「你應該知道,關於夏侯銜的事情,我比你更著急。」夏侯禹收起笑容,認真的看向皖月。

事關皇位,他要比皖月上心的多,越是這時候越需要沉住氣,要等到什麼時候,他哪裡說得准。

他現在能做的只能是推波助瀾,順便準備後手。

皇上一定會發作夏侯銜的,西郊那邊訓練的也差不多了,待到夏侯襄從邊關迴轉之前,宮裡若還沒有動靜,他便準備逼宮。

夏侯襄是個變數,他遠在邊疆自己還有出手的機會,若他回來,那當真是一點希望都沒有了。

這次的會面不大愉快,皖月知道現在就算逼夏侯禹,他也沒有法子,可是不將自己心裡的煩悶說出來,她又氣不過。

數落了夏侯禹半晌后,皖月這才回府。

夏侯禹搖了搖頭,女子就是沒什麼遠見,向皖月這般女子,也就當做玩物還成,怨不得夏侯襄看不上她,若自己處在夏侯襄那個位子上,他也不會喜歡皖月的。

夏侯禹離開白麓閣后,直接去了西郊。

他得去看看他的兵,順便與軍師商議商議,是時候將正事提上日程了。

一道瘦弱的影子身姿靈巧,遠遠的跟在夏侯禹的身後,看得出此人功底不錯,白日里無聲無息的跟蹤可不容易,離開街市后更是如此。

那身影輕巧靈活,將自己隱在樹冠之中,一路上愣是沒跟丟。

直到夏侯禹的換乘的小轎在西郊一處別院外停下后,跟蹤他的身影待他們進了別院后,才攀上屋檐,找了個易於隱藏的地方,將自己身形遮住,暗中觀察。

西郊屯兵本就是個秘密,夏侯禹再三確定沒有尾巴后,去往練兵場。

練兵場並不在別院里,而是距別院十裡外的一處密林腹部,中間的樹木已經被砍伐殆盡,四周的樹木作為掩體,將中心部保護起來,一般人是找不到這裡的。

樹林中,數萬命將士正在辛苦操練,夏侯禹到時,眾將領皆行叩拜禮,恭敬地模樣似見聖駕。

此時的夏侯禹氣勢全開,威嚴十足,他免了眾人的禮,並將軍師叫了過來。

二人在一旁密語半晌,軍師臉上帶著顯而易見為難的表情,思索了半晌,復又和夏侯禹交談了起來。

所有的一切,都落入暗中跟隨夏侯禹到西郊的黑影眼中,他此時滿眼震驚,想不到一個巧遇,再加上心中的好奇心驅使,竟然讓他看到了如此的場面。黑白分明的大眼珠轉了轉,他該怎麼做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97章 西郊別院

7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