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 你胡說什麼?!

第596章 你胡說什麼?!

『幽閉』是用於貴族女子的宮刑,與市井間的沉溏作用相似,為的是處罰那些不守婦道的女子。

皖月臉色當即變得鐵青,雙手死死攥著椅子,她和夏侯禹本就有首尾,現在聽夏侯銜如此說,立馬緊張起來。

「你胡說什麼?!」皖月聲音微微有些顫抖,但若不仔細聽是聽不出來了。

「本王說錯了嗎?本就是奔著男子來的,嫁了本王還裝什麼貞潔烈女,就你成婚前那些所作所為,被判幽閉一點都不冤!」夏侯銜顯然也是氣急,他沖皖月吼道。

他在失去離兒的這段時間,只能留慕離在身邊以慰相思之苦,他都已經下了明確的命令,不許皖月去找慕離麻煩。

然而,這個女人依舊我行我素,明擺著不把他放在眼裡,那他還有什麼必要給她留臉面?

「與本王成婚,還敢與旁人私會…」

夏侯銜的一句話,令稍微放鬆一些的皖月再次緊張起來,而後聽他繼續說,「別以為松鶴樓那次本王看不出來,你只邀了夏侯禹一個人!」

皖月提著的心放下了,她還以為和夏侯禹的事情暴露了,這事無論在哪國,女子都是要受重罰的罪過,只要那事沒被發現就好說。

皖月冷笑一聲,「王爺倒是伶牙俐齒。」

「你,放肆!」

伶牙俐齒多形容女子,而且大多數由旁人如此說出時,多是做狡辯之意。

「本宮放肆?放肆的是她吧!」皖月一指錦瑟,「今日,她應了本宮的身份,這事怎麼算?」

「什麼意思?」夏侯銜沒聽明白。

「似雲,給王爺講講,今日發生了什麼。」皖月喚了似雲一聲。

似雲福身一禮,接著將林娘子所述一絲不差的說了出來。

聽完錦瑟就來勁了,她窩在夏侯銜懷中,眼角噙著淚花,「不知何人在姐姐面前亂嚼舌根,這根本就是子虛烏有的事情!」

她什麼時候自稱本妃了?

她只是沒有解釋而已!

錦瑟心裡綳著的弦放下了,本以為是皖月知道自己沒有解釋,所以興師問罪。

卻原來是下人添油加醋,她就不用那般擔心了,掙開夏侯銜的懷抱,跪在地上指天起誓,「姐姐和王爺明見,若是離兒今日有在公公面前自稱『本宮』,離兒願受上天責罰,天打雷劈!」

皖月眉頭一皺,她沒想到錦瑟會發此重誓,難道說是下人混報?

夏侯銜聽完似雲的稟報,心裡也有些猶豫,若慕離真如此說,確實應該受罰,規矩不能亂,不過有他在,可以令責罰輕一些。

現在慕離發下重誓,夏侯銜便放下了心,看來離兒是真沒說,不然不會如此。

「去將稟報的奴婢找來!」夏侯銜厲聲說道,都是這該死的下人挑起事端,他倒要看一看,是誰這麼不知死活?

夏侯銜覺得自己的態度已經足夠明顯,卻不知府中還有如此不懂上意的奴婢,偷偷摸摸的向皖月稟報此事,看來是想致離兒於死地。

雙目露出危險的光芒,夏侯銜決定,無論這人說的是不是實話,她都得死!

林娘子正咧著嘴掃地,今兒小賺了一筆,雖然不多,可是個好的開頭,往後賺錢的機會還多著呢。

越想越美,小曲兒都哼了出來。

然而,掃著掃著,突然被兩個侍衛一架,便給帶走了。

林娘子都蒙了,她剛剛想事情想的太專註,根本沒注意身旁來了人,現在被架走,當時就慌了,不住的問道,「你們做什麼?要帶我去哪兒?」

滋哇亂叫,如此聒噪聽的人心煩。

其中一個侍衛用手巾將林娘子的嘴堵上,一路架到王妃所居院中。

被扔到地上的林娘子傻眼了,怎麼王爺、王妃、側妃都在呢?

而且,這三人全部惡狠狠的看向她。

林娘子哆哆嗦嗦的跪好,侍衛將她嘴裡的手巾取出,林娘子心裡極其不願,看架勢可能和她告密有關,這種時候還不如堵上她的嘴呢。

她什麼都不想說。

皖月下意識的覺得自己被騙了,該死的奴婢竟然敢拿她當槍使,她一定饒不了她!

錦瑟是恨她嚼舌根,今兒這事必不能善聊,這婆子太可惡了!

「又是你!」夏侯銜心中大怒,想不到又是這個婆子!

這張臉他可忘不了,當初離兒在府時,她便剋扣離兒的吃食,吃飯還要交銀子,他現在想起來都心疼。

夏侯銜抬腳便踹,將林娘子踹的翻了個個兒。

林娘子一個激靈連忙爬起,扣頭連連求饒,「王爺饒命、王爺饒命。」

「來人!」夏侯銜揚聲下令,「將此毒婦拖出去,杖斃!」

連問都不用問,他就知道肯定是這老婦作的妖,當初離兒沒管她,沒想到現在又起了害人的心思。

皖月和錦瑟都不明白夏侯銜為何如此生氣,不過皖月還是開口攔了下,她得知道關於錦瑟的事,她到底說沒說實話。

「慢著,」皖月看向夏侯銜,「你與她有什麼仇本宮不管,這事本宮得問清楚了。」

「哼。」夏侯銜沒多說什麼,見了人他就知道慕離是被冤枉的了,皖月要問就問,正好能還離兒一個清白。

夏侯銜將慕離護在懷裡,輕輕安撫。

「本宮問你,關於慕側妃自稱『本妃』的事情,可是真的?」

「這…」林娘子身子都快抖成篩子了,任誰看了都知道是怕的。

「這…這…」「這什麼這?」皖月氣的一拍桌子,這般看來她哪兒還有不清楚的,她深深呼了一口氣,靠在椅子上,輕聲說道,「慕側妃說自己沒有,你不是說還有許多人看見聽見了?都是誰?叫過來,本宮想聽聽她

們如何說。」

「她…她…她們…她…」林娘子一句整話都說不出來,她沒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個樣子,最為關鍵的事,此時距離她告密還未到一個時辰,她銀子都沒來及的花,就被抓來了,自個兒這趟圖了什麼?

皖月隨手抓過桌上的瓷碗,沖著林娘子就扔了過去。

裡面還未喝完的燕窩、瓷器碎片混著鮮血,順著林娘子的額角往下流。

林娘子大叫一聲,疼的她滿地打滾。「來人!」皖月揚聲吩咐,「將她拖下去,鞭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96章 你胡說什麼?!

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