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然後呢?

第587章 然後呢?

第587章然後呢?

「我…」雲耀猶豫了半晌,緩緩搖頭,「我也不知道。」

他現在腦子有點亂,卻又不知為何亂。

「那行吧,明兒你自己決定,我就不多問了,」容離拉著夏侯襄站起身,「不用管我們這檔子事,就看你想去哪啊。」

「遵從自己心裡的意思,一定想明白了。」容離是怕雲耀錯過姻緣,苗疆聖女看起來還不錯,心直口快說話爽利,若是雲耀能把握住了…

容離想了想,話說,苗疆聖女能隨便換人嗎?

可別給小五留這兒了。

容離決定打聽打聽,實在不行問問顧芸,倒插門,估計雲老爺子不能樂意啊。

鳳九玄好不容易盼著沐蓉語出來,可這會兒又該走了,他著實有些捨不得。

容離對夏侯襄耳語幾句,夏侯襄點了點頭,吩咐墨堯和墨陽二人道,「你們申時三刻送小九回來。」

「謝謝大哥!」鳳九玄沒想到還有這待遇呢,當下九十度鞠躬,表示由衷的感謝。

沒了鳳九玄這個累贅,夏侯襄直接抱起容離運上輕功走了。

鳳九玄眼中含淚,看看離兒這待遇,再看看自個兒的。

夏侯襄真是恨不得給他夾胳肢窩下面帶回來,一點兒也不顧及他的感受哇。

夏侯襄和容離回到月華祠后,先休息了片刻,自打來到月華祠,兩人過得日夜顛倒不說,休息更是得抓緊一切時間才行。

他們不能在苗疆待太久,兄長的事情又必須解決,二人的壓力都有些大。

夏侯襄心疼的將容離抱在懷中,本來他的離兒可以舒舒服服的待在京城,可卻先是千里迢迢的跑到邊疆,后又跟著他跋山涉水來到苗疆。

成親幾個月的時間,他的離兒跟著他福沒享到,苦倒是吃了不少。

對於離兒,他有些愧疚,待回到京城,他定會好好補償她。

懷中的人兒已經熟睡,她最近也累了,睡得極快極沉,這樣到是對恢復精力有莫大的幫助。

夏侯襄閉上雙眼,他並沒有睡著,只是閉目養神。

練武之人到了一定境界,睡覺並不是必須的,只要養足精神,便可隨時應戰。

一旁的廂房,大白卧在小黑旁邊,它有些納悶,怎麼壞傢伙一回來,身上那麼香呢?

大白的小腦袋不停的轉,這算不算司玉說的香氣?

那它要不要跟離兒說?

小黑累了一天,已經睡著,大白想了半晌,決定先去跟壞傢伙說一說吧。

輕悄悄的下了床,它熟練的將房門打開,接著進了離兒的房間。

在它開門的一瞬間,夏侯襄就醒了。

輕抬身子看了眼門,便見門內一個白白胖胖的糰子,正抬爪將門關上了。

一回身,正巧對上夏侯襄的目光,大白沖他一偏頭,小短腿一扒上了桌子。

還真得感謝小黑教它上樹,雖然上樹到現在練得都不成功,可它上桌子超級快。

夏侯襄輕輕將手從容離腦袋下面抽出,她現在睡得是沉了,往日若不是累極,他這般動作,離兒都會醒來。

「怎麼了?」坐在桌邊,夏侯襄小聲問道。

小傢伙看樣子,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它說。

大白沒吭聲,一躍跳到夏侯襄的腿上,開始上下地毯式的嗅。

身上嗅了一遍,大白有些奇怪,怎麼沒有呢?

扒拉了下他的胳膊,夏侯襄相當配合的將手伸了過來。

大白在嗅到左手袖口時,突然停住,伸出爪子指了指,「喵嗷嗚~」

夏侯襄指了指自己的袖口,大白點頭,確認般的用爪子往上面一按。

就是這個!

夏侯襄淡定的從從袖口處,將裝著冰蠶蠱的匣子拿了出來,往桌子上一放。

他想看看大白讓他拿這個出來,是什麼意思?

大白跳上桌子,用鼻子貼近木匣使勁嗅了嗅,咧嘴一樂,就是這個。

抬起小爪子將木匣打開,大白一愣,這個大肉蟲子是什麼情況?

大白抬起頭來,一臉迷茫的看著夏侯襄。

夏侯襄正等著它後面的動作呢,誰知突然不動了?

一人一虎大眼瞪小眼,最終還是夏侯襄打破了沉默。

「你能聞到它?」夏侯襄看大白逮著他一通聞,便將自己的猜測說了出來。

大白點了點頭。

「香的?」這思路是從聖女那推理的,之前聖女也是聞著味道出來的。

大白眼睛一亮,可不是嘛,重重的點了點頭。

「然後呢?」前面都對了,找出來總要有個目的吧,大白是司玉養的,難不成得了什麼重要的吩咐?

大白一歪腦袋,然後呢?

夏侯襄以為他沒聽明白,「司玉讓你做什麼?」

大白用鼻子嗅了嗅木匣,接著往桌子上一坐,盡量保持住平衡,抬起倆前爪,一攤。

那樣子,相當可愛。

「沒了?」夏侯襄說到。

大白點了點頭。

夏侯襄一腦門黑線,司玉什麼意思,讓大白聞聞味,然後就沒了?

這也太奇怪了吧。

大白自個兒也納悶,它這算是任務完成了吧?

看樣子壞傢伙已經看過盒子里的東西了,接下來要如何做,就看壞傢伙和離兒的了。

邁著貓步出了房間,大白回到房間往小黑身旁一趴,無聊的開始發獃。

自從來到苗疆以後,它就沒困過,精神頭特別的足。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夏侯襄看著桌子上的冰蠶蠱微微皺眉,大白的意思他沒明白,聖女顧芸的意思他卻聽懂了。

冰蠶蠱到了金玉蠱王階段極其難得,若能更上一階…

苗疆現如今能練至紫金蠱王的,只有申長老一人,如此一來,顧芸也就知道了他們在月華祠中。

關於噬心蠱,是離兒試探她而問的,顧芸並沒有猶豫,對於噬心蠱的厭惡看起來也是真的。

夏侯襄和容離一樣,排除了顧芸與兄長之事的關聯。

那如此一來,只要將月華祠五個長老的嘴巴撬開即可。

夏侯襄閉了閉眼,月華祠從不存留求蠱者的書信,到底是誰求蠱,只能讓月華祠這五位長老親口說出。

可他們到底說的是不是實話,他該如何辨別呢?

夏侯襄將冰蠶蠱收了起來,躺在容離身旁將她抱在懷中。

不知刑訊逼供,能不能起些作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87章 然後呢?

6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