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章 襄,會保護我的

第578章 襄,會保護我的

第578章襄,會保護我的

皖月來時,端王府並無人知曉,之前依舊讓小六兒去送信,夏侯禹接到信兒后便把葉嵐臻放出來了。

雖然是自己的王府,人也都是自己的,可夏侯禹做慣了戲,至少表面上要維護自己的形象。

葉嵐臻被叫了出來,和上次一樣,明面上是接待皖月,實則只是個幌子而已。

皖月本來想讓夏侯禹去白麓閣,上次在寧王府與夏侯禹那般,她總是覺得不自在,人家府中有王妃,事成后還與人家王妃碰了面,那感覺實在說不上好。

她每日都在留意夏侯銜的動向,可現在夏侯銜不止沒向夏侯禹說的那般倒台,反而越發春風得意。

如此,皖月怎麼能忍的下這麼氣,上次夏侯禹明明給她保證的好好地,可事情根本不像他所說。

皖月當然要讓夏侯禹給她個說法,不然她這般是為了什麼?

可夏侯禹直接將她約到了王府,皖月想了想,也沒再改地兒,他都不覺得尷尬,那她就更沒什麼了。

寧王妃看起來很怕夏侯禹,估計也翻不起浪來。

本是找夏侯禹理論來的,誰知還沒理論就被夏侯禹給放到了床上。

二人奮戰了半晌,才將衣服穿好。

皖月惡狠狠地瞪了夏侯禹一眼,心裡卻不自覺的對夏侯禹產生了一絲不一樣的感覺,但她很快將這絲異樣壓下,二人只是合作關係。

現在這般不過是各取所需而已。

想及此處,皖月本來滿意的臉色,忽然沉了下來,「夏侯禹,你到底有沒有在認真做事?」

上次他在白麓閣分析的,倒是有道理,可她一點成效都沒看見,這樣也算打壓夏侯銜嗎?

夏侯禹穿好衣衫,抱著皖月,埋在她頸窩深深吸了口氣,「好香。」

「你再如此,本宮可喊人了!」皖月皺著眉頭,卻沒推開他,只是嘴上頗為不樂意的說道。

「月兒,這是在我的王府,你喊人,是讓人來圍觀嗎?」夏侯禹摸了摸她的臉頰,細嫩的皮膚令他愛不釋手。

「本宮沒時間跟你瞎耗,你若不說,咱們的合作就到此為止。」皖月眉頭鎖的更緊,她都有些懷疑夏侯禹到底靠不靠譜了。

「你還是太心急了,來,先喝杯水歇歇,累壞了吧。」夏侯禹拉著皖月坐下來,給她遞了水杯。

皖月接過來,也沒喝,將杯子放下,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夏侯禹無奈的笑道,「夏侯銜最近高升得意倒是不假,我還知道他正在招攬賢士,打著為國家社稷的旗號,實則是為擴充自己的實力,裡面還有不少人是我給送過去的。」

「你!」皖月眉毛都要立起來了,這人有病吧,他們怎麼說的?

讓夏侯銜吃虧,可不是出手幫他豐滿羽翼的。

「別急,」夏侯禹笑吟吟的看著他,「皇上,最近對咱們的端王爺甚是上心呢。」

「什麼意思?」皖月嗅到了一絲不一樣的味道。

「之前夏侯銜便犯了皇上的忌諱,原本給的殊榮雖然給了,但皇上也留了份心,」夏侯禹給自己倒了杯水,「這次我的人來報,在跟著夏侯銜的這段時間,不止一次見到了御林軍的影子,明白了嗎?」

「不明白!」皖月沒好氣的說道,御林軍怎麼了?她又不知天祁皇室的事情。

「你給我說清楚些!」

夏侯禹哂笑,他忘了皖月的身份。

「御林軍直屬皇上,有御林軍的地方,自是奉了皇上之命,夏侯銜現如今尾巴都快翹上天了,皇上應該已經收到線報,更何況,我又給他添了把火,想必,皇上心中已經有數了。」

「那,皇上會如何處置夏侯銜?」皖月來精神了,她最想看到的就是夏侯銜失利,按照夏侯禹所說,夏侯銜應該距離倒霉不遠了。

她可十分希望這一天快點到來啊。

「你是希望皇上立刻處置夏侯銜,還是秘而不發?」夏侯禹沒回答皖月的問題,而是反問了她一句。

「當然是即刻處置了!」皖月連想都沒想,立刻回到。

「若是即刻發作,說明皇上心裡還是屬意夏侯銜作東宮的。」夏侯禹搖了搖頭。

「為何?」皖月不解的問道,處置不就說明夏侯銜失利了嗎?

「夏侯銜現在做的事情,明眼人都能明白,只是沒有證據,若此時發作,夏侯銜完全可以用『一心為朝廷』來開脫罪責,皇上也頂多是訓斥一番而已。」

「但若是壓后論處,那就說明皇上動了真怒,他要坐實夏侯銜培植羽翼的證據,到那時節,由不得夏侯銜翻身,等待他的下場,大概不是處死就是軟禁吧…」

夏侯禹嘆了口氣,突然看向皖月,「若是夏侯銜受罰,你可能也逃不過被發配的下場。」

不知為何,夏侯禹還有些不舍起來,這麼一個在床第間合他心意的女子可從未見過,若是被牽連,他覺得可惜了。

「我為什麼會受牽連?」皖月白了他一眼,「到時襄自然會保護我的。」

「襄?」夏侯禹一時沒反應過來,腦子轉了一圈,才明白她說的是誰,「你是說,戰王?」

「自然,你以為他的話皇上會不聽嗎?我只要等他回來,嫁給他,到時什麼事情都不會有的。」皖月神色漸漸變得溫柔,因為說到心上人的緣故,她雙頰微紅,也不見往常咄咄逼人的姿態。

夏侯禹眉毛一挑,原來,她…還做白日夢呢?

先不說她先跟了夏侯銜,后又跟了自己,夏侯襄會不會嫌棄她。

單就是南楚初入時宮宴那一幕,和皖月去找相府大小姐茬未能成功的事情來看,她怎麼那麼有自信,能嫁給夏侯襄?

「戰王可是有戰王妃的,難道月兒…」夏侯禹笑的溫柔,可說出的話,一絲溫柔也不見,「要做妾?」

「放肆!」皖月一拍桌子,瞪著夏侯禹,「本宮什麼身份,會去做妾?」

夏侯禹也太小看她了,皖月氣呼呼的說道,「往後如何,就不勞寧王關心了,本宮自有計較,你把你手頭的事情做好便是。」

這話說的,可以算是很不客氣了。

夏侯禹垂下眼眸,飲了口茶盞里的水,擱下茶杯時,他嘴角的笑意越發柔和,「公主說的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78章 襄,會保護我的

6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