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母后多慮了

第576章 母后多慮了

第576章母后多慮了

夏侯贊忽而想起這個剛滿月的最小的兒子,若不是杞兒實在不是這塊料,他也不會動了從頭培養皇子的心思。

逸晨宮中的玉玲兒,一聽皇上要來,連忙讓宮女們幫她梳洗打扮。

自打生了皇子,皇上雖然來,可次數有限,也不在她這兒過夜。

現如今猛地一聽皇上要來,她自然高興不已,穿戴整齊盛裝迎接,希望皇上能留下。

夏侯贊載逸晨宮吃了飯,看著正在睡夢中的小孩子,直嘆氣。

從小培養是好,可什麼時候才能培養出來呀!

沒個稱心如意的兒子,真是能愁死老子。

晚上,夏侯贊真歇在了逸晨宮,玉玲兒高興的不知如何是好,所有人都遣了出去,正準備和夏侯贊好好溫存一番,可夏侯贊累一天,實在沒心思,便早早便歇下了。

夜深人靜的逸晨宮,忽然有個人影悄悄出來,他左右看了看,確定沒人後,從一處不起眼的小門出去了。

正陽宮內,本來已經歇下的的皇后,聽到紫娟在她耳邊說的話后,馬上穿了衣服起來。

偏殿,耳房。

那名剛剛從逸晨宮出來的小太監等在那裡,待皇后推開門時,他才轉過身,赫然便是皇上身邊的周全德。

「參見娘娘。」周全德深施一禮。

皇后之前便讓紫娟在門外守著,將門關嚴了,皇后皺眉看向周德全,「公公深夜前來,有何要事?」

「老奴今日在御書房伺候…」周全德壓低了聲音,將那倒密折上的內容告知皇后。

朝堂上,站隊的事情本就稀鬆平常,他們宦官也不例外。

周全德倒也不算表明自己的立場,只是皇后曾有恩於他,皇后最在意的又是端王爺。

所以,周德全總是進自己的全力,能幫端王就幫一把。

上次皇上看到端王有意結黨的摺子,他便過來報過一次信,可是端王爺似乎並沒有在意。

瑞王被皇上訓斥時,他雖在,但後來沒機會脫身,也沒辦法提醒端王爺皇上所知,對於端王一派受到打壓,他也是無力回天。

索性文昌印沒收回,能協理科考一事,說明皇上還有意在考察端王一番。

可是,這次皇上明顯是動了真怒,夏侯銜做事觸到了皇上的底線,若不及時悔改,後果…不堪設想。

周全德將其中的利害關係跟皇后說清楚,他能做的就這些,剩下如何規勸端王爺,就是皇后的事情了。

皇后越聽越心驚,沒想到皇上竟然讓御林軍去查銜兒,這是不是說明皇上已經對銜兒有所防備。

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她在後宮對前朝知之甚少,唯一最得力的幫手便是周德全,現在他來提醒自己,說明已經事情已經到了很嚴重的地步。

「我知道了,多謝公公。」皇後點了點頭,鄭重道謝,沒想到無意間結的善緣,倒如今卻是她最大的幫手。

周德全道了聲不敢,趁著夜色返回逸晨宮。

皇后徹底睡不著了,這些日子她一直欣喜銜兒受了皇上的重用,大事小情總會指派銜兒去做,假以時日東宮之位,一定能落入銜兒的手中。

可是,銜兒還是心太急,有些事情暗地裡做就好,哪兒能放到明面上?

結黨本就招了皇上的忌諱,現在更是借著公務之便,培養自己的實力。

這…不是胡鬧嗎?

皇後有些頭疼,自打銜兒受到重視以後,行事越發張揚。

看來,明日她得讓銜兒來正陽宮一趟,不能再任由他這麼胡鬧下去了。

第二日,下朝後,夏侯銜跟著紫娟來到正陽宮。

「兒臣參見母后。」夏侯銜跪地行禮,他本不願來,可紫娟在他下朝的畢竟之路等著他,說是皇後娘娘想他了。

他這個做兒子,若是拒絕,難免被來往的大臣看在眼裡。

到時一個不孝的大帽子扣下來,他有口難辯。

一路上,夏侯銜沒少在心裡埋怨皇后,他老大不小了,老想他做什麼?

他現在多忙,好多正事需要他去做,父皇那麼重視他,他不能辜負父皇對他的期望。

夏侯銜覺得應該跟皇后說說,沒事別總來找他,他很忙的。

對了,一會兒出了宮,他得去取頭面,前些日子給慕離再素錦軒定了一套,夏侯銜想著她戴上的樣子,一定很好看。

這麼想著,嘴角不自覺的帶了些許笑意,離兒現在越發溫柔,與他想象中的慢慢重合到一起去了。

「起來吧,快過來坐。」皇后招了招手,名人到了茶,之後便將殿里的人都遣了出去。

「母后喚兒臣來,有何要事?」

「你這孩子,母后無事,你便不能來了?」皇后笑著說道。

「母后誤會兒臣的意思了,現下父皇將文昌印交給兒臣管理,科考一事繁冗,兒臣實在分身乏術。」夏侯銜說的還算委婉,側面表達一下自己很忙,沒什麼空的意思。

皇后笑容一頓,夏侯銜的意思她聽明白了,看來是嫌她這個做母親的煩了吧?

一股悲涼之感席上心頭,皇后笑容淡了些,「今日讓你來,確是有事要說。」

兒子大了,她不能再向小時候一般出言訓斥,她雖貴為皇后,可後半生如何,還是要指望自己的兒子的。

皇后輕輕嘆了口氣,兒子能嫌棄她,她卻不能嫌棄自己兒子。

「你父皇命你協理科考是幸事,說明你父皇看重你…」皇后話音剛落,夏侯銜挑起唇角,得意之色盡顯。

皇後有些頭疼,成大事者喜怒不形於色,銜兒這般沉不住氣,怨不得會落下口實。

「母後知道你高興,可越是這時候,越要沉住氣,你現在行事都在人前,要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盯著你出錯,你可大意不得。」皇后皺著眉頭,輕聲說道。

夏侯銜看起來毫不在意,「母后多慮了,兒臣行事一向懂得分寸,又怎會落人口實,而且,兒臣身邊有不少人幫襯著,您就放心吧。」

他不以為然,是覺得皇后常年生活在後宮,對於前朝之事根本不了解,總是讓他小心,小心怎麼做大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76章 母后多慮了

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