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 提防

第575章 提防

第575章提防

周全德內心百轉千回,若是叫來罵一頓還好,說明皇上心裡有意培養端王為儲君,可若是不聲不響…那才是大大的不妙。

『啪』的一聲輕響,是摺子被合上的聲音。

周全德微微抖了一抖,回過神來,稍稍抬起眼,只見夏侯贊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般,繼續看下一本奏摺。

密報只有一份,接下來便是正常處理公務了。

周全德立在一旁伺候,說是伺候,也就是在一旁站著,皇上批閱奏摺要的就是絕對安靜,等閑宮娥太監都被遣了出去,能留在大殿里的,也就是想周全德這種身份的人了。

一上午的時間一晃而過,夏侯贊仰頭活動活動脖頸,半天不動地兒的伏案工作,讓他有些累。

「去逸晨宮。」夏侯贊站起身活動了活動筋骨,出了御書房。

「是。」周全德忙去安排。

逸晨宮裡住的,正是往日在涼亭,差點被皇后借著容離的手,給推下去的那位玉昭儀。

當時她懷有身孕,現如今得上天眷顧,誕下麟兒。

自此母憑子貴,被抬為貴嬪,賜字『慧』。

這可是天大的殊榮,可見皇上對這個兒子的喜愛。

後宮嬪妃生個兒子被抬了位分的時常有,像玉昭儀這般一下跨了兩階的雖然少,但也不是沒有。

只是賜字一事,便讓其他女人都激動紅了眼。

那是什麼樣的殊榮,才能得皇上如此對待。

這事可是膈應壞了皇后,想她當日未能的手,不僅讓容離賣了個好,還把自己出手的事情暴露到了玉玲兒的眼前。

後來,玉玲兒防她跟防賊似得,但凡她賞賜的東西,玉玲兒都倒了;但凡她組織的聚會,玉玲兒都借身體不舒服給推了。

請安倒是常來,可皇后不會傻到在自己宮中動手。

這樣一拖再拖,竟然拖到玉玲兒生產,皇后平日里動不了手,便只能將所有勁兒都使在玉玲兒生產的時候。

女子生產本就是極其危險的事情,說是鬼門關里走一遭都不足為過,皇后算著玉玲兒生產的日子,她就不信這一次,玉玲兒還能逃過去。

本來她只想謀算玉玲兒肚子里的孩子,現在看來,玉玲兒也太不識相了一些。

既如此,她也用不著心慈手軟,省著孩子獨自上路孤單,她就成全了玉玲兒做母親的一片心意吧。

將接生嬤嬤中的自己人叫過來,如此這般的吩咐了一通,皇后就等著玉玲兒發動了。

到最後,玉玲兒發動是發動了,可皇后沒想到的是,這個賤人竟然連皇上都能叫的動。

有皇上坐鎮,動手有點難度,可也不是不成。

皇後到時,一聽玉玲兒難產了,給她高興的。

可是面上還是裝的無比擔心,並連忙叫自己人進去『幫忙』,為的是取玉玲兒的性命。

人還未進去,就被夏侯贊給攔了下來,說是裡面人夠了,皇后的人不必再進去。

說這話時,夏侯贊意味深長的看了皇后一眼。

皇后心下一突,她應了一聲,若有所思的退至一旁。

她的餘光緊緊盯著夏侯贊,心裡翻來覆去的想,難道,皇上看出來了?

皇后心中驚疑不定,面上只有焦急和擔心,再無其他,都是生活在後宮的人,演技還是過硬的。

夏侯贊沒再看皇后,而是坐在一旁的椅子的上等。

玉玲兒往日並不大得寵,夏侯贊也不常來,此次有身孕完全是意外之喜。

可是,玉玲兒腦子好使,她知道皇后一直想除掉她的孩子,明白在這宮中能保護他們母子的,只有皇上。

是以,當日涼亭之事,玉玲兒在生產前一周跪在地上對夏侯贊和盤托出。

她也算聰明,只是陳述事實,一絲一毫自己的臆想和情感都沒有加進去,夏侯贊聽著她平淡的敘述,心下先信了三分。

再仔細一想,他那個皇后什麼樣子,他自己清楚,排除異己做起來分毫不會手軟,事關自己子嗣,自是大意不得。

夏侯贊問玉玲兒所求,她叩了首說,希望他在生產當日,能守在她這邊,並准許她用自己信得過的人。

皇后的人說什麼也不能放進來,玉玲兒留下這句話沒說,但她知道皇上應該聽得懂,不然他守在這兒就沒了意義。

夏侯贊點頭應了,要求並不過分,他也不想自己的孩子出意外,若是個男孩兒,從頭培養,可能比那些年齡大了,心思也大的兒子們,要好培養一些。

皇后不知其中緣由,帶了人貿貿然便要進去,夏侯贊自然不同意。

而且,皇后剛來時看到他在,那突然變了的臉色,夏侯贊就知道,玉玲兒所言不虛。

皇后和皇上在正殿等待,最後的結果自然是玉玲兒母子平安,喜得麟兒。

正殿中兩個當家人,一臉的喜意,區別在於夏侯贊是真高興,而皇后高興是假。

銜兒又多了個競爭者,她心是有多大,才能真的高興起來?

夏侯贊才不管她怎麼想,當即封了王並將玉玲兒的位分給抬了,賜字也是因為她的聰慧。

當日,若是玉玲兒有一絲一毫的添油加醋,夏侯贊都能看的出來,那就不要提幫她,訓斥她無端惡意揣測國母都算輕的。

『慧』字,玉玲兒倒是當的。

有了孩子,自是不能再住副宮,夏侯贊賜了逸晨宮,玉玲兒自此便是正經的一宮之主了。

之前夏侯銜的改變,倒是令夏侯贊刮目相看,心中對他很是滿意。

可自打他滿意之後,夏侯銜便令他越發的不滿意了。

這還沒成太子,便如此行事,若是它日成了太子,那他是不是就該謀算著,自個兒這個當老子的什麼時候死了?!

龍書案上的那封密折中,上報的就是關於端王夏侯銜掌管文昌印一來,所做的一系列活動。

那是一系列看似為朝廷招攬賢士,實則為自己擴充實力做準備的手段。

夏侯贊也曾當過皇子,對於夏侯銜的行動寓意何為,再清楚不過。

所以,他才如此生氣。

兒子大了,心思多了,他得多加提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75章 提防

6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