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字據

第564章 字據

第564章字據

練蠱本就極費心神,加之申晟武藝不精,即便有些內力,可動作並不快,被宋堯輕易躲過。

一擊未成,再想得手便是難上加難。

申晟靈光一現,忽而換了方向去拿那張字據,他見宋堯貼身放著,下意識的認為字據一定是極其重要。

申晟料對了,以往都是求蠱時立下字據,待交蠱時,蠱毒和字據一同交付給買家,這樣一來買家不會在月華祠留下把柄,也省下日後的麻煩。

這次所做交易雖有不同,卻更加精細,求蠱者不是苗疆本土人,對於如何使用蠱毒並不精通。

所以,那字據上不僅有求蠱者的印信,另外還有被下蠱者的名諱,下蠱的任務,如何操作得月華祠的人親自來。

申晟憑著直覺誤打誤撞向字據出手,宋堯防備他傷自己性命,向旁邊一躲,卻沒想到申晟要的是他手裡的東西。

申晟憑著一股子衝勁兒,借著剛剛的力道轉了方向,在宋堯還未反應過來之時,將他手中的字據搶了過來。

至於搶過來要如何,申晟自己也不知道。

宋堯大驚,這東西極為要緊,就算申晟在他眼裡是將死之人,可也大意不得。

萬一將字據毀壞,他雖知道入蠱者姓甚名誰,但就怕記錯,再向僱主確認,那可是大忌諱。

宋堯也是習武之人,出手一掌拍在申晟的胸前,申晟登時便嘔出一大口鮮血。

殷紅的血液瞬間浸透衣襟,申晟後退了幾步,全身的力氣似被抽幹了似的,噗通一下跪在地上。

看的出,他傷的極重。

宋堯眼睛一眯,眸中殺意盡顯,他沉聲吩咐道,「字據不能落入他手,大家一起上!」

罪人,不能他一個人當。

現在的申晟根本毫無抵抗能力,他只要趁亂取他性命便可,但這事所有人都得沾上,大家本來就是一個繩子上的螞蚱,沒道理只讓他髒了手。

剛剛發生的事情只在一瞬間,其他四人還未反映過來,現在聽宋堯一喊,四個人八隻眼睛齊齊看向申晟。

字據是要交還給買主的,這是規矩不能壞,四人未多想便迎了上去,根本不知,他們想要的是字據,而宋堯想要的,卻是申晟的性命。

宋堯也往前湊,申晟心知自己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更何況是面對五人的合圍,他心知今日凶多吉少。

申晟對自己將要死了的事實並不如何遺憾,他只是遺憾沒能奪回那害人的東西,若是自己命殞,那東西一定會被交給買主,到時無端端害了另一個人的性命。

說起來,也是他的罪過。

申晟眼瞼漸沉,雙目正要緩緩閉上,他死之前不想看到這些所謂『好友』,他這一生所做最失敗的事情,恐怕就是交了這幾個朋友。

若是能重來一世,哪怕再與他們相交,他卻再不會和他們共同開創門派。

想來,安安心心當一輩子讀書人,似乎是個不錯的選擇。

既能光耀門楣,也不用再面對現如今這般,完成兄弟反目的情形。

申晟嘴角露出苦笑,他活的還是…太失敗了。

就在申晟快要閉上眼睛的時候,他覺著胸前微癢,接著紫光乍現,一隻紫蝶破衣而出,耀眼的紫光刺的人雙目睜不開。

申晟沒想到,已經進入冬眠期的紫金蠱王竟會忽然醒來。

此時,它身上的紫光大盛,宋堯他們分毫不敢動彈。

不知為何,紫金蠱王功力大增,申晟捂著胸口,跪在地上還沒反應過來,只聽半空中一道低沉的女聲響起,「快走!」

紫金蠱王有靈智申晟知曉,可是開口說話還是頭一次。

申晟也意識到現在不是愣神的時候,若自己逃不脫,便白白浪費了它救他的機會。

申晟咬著牙,拼盡全力站起來,轉身跑了出去。

申晟雖然常年不出自己的房間,可月華祠初建之時,整個設計圖出自他的手筆,對於月華祠何處能藏身自是心中有數。

只是等閑能藏人的地方,他知道、宋堯幾人也知道,申晟並不打算如此做。

天色漸暗,入冬時節天黑的又早,申晟強撐著一口氣跑到藏書樓后的空地上,用石子擺了個簡單的陣法藏身。

待入夜後,他再另尋別處。

本與宋堯幾人對峙的紫金蠱王,在感知到自己主人已經有藏身之地后,它才漸漸飛遠。

宋堯幾人之前根本就不敢動,但凡他們有去追申晟的意思,紫金蠱王立刻會飛到那人面前,並微微抖動著身子。

淡紫色的粉末從蝶身之上撲簌簌的下落,這些都是劇毒之物,沾身則亡,宋堯幾人就算膽子再大,也不敢挪動分毫。

對峙半晌,紫金蠱王飛走,宋堯幾人也明了,申晟怕是已經到了安全的地方藏身,不然它不會飛走。

宋堯胸中怒火中燒,今日本是要除掉申晟的,誰知竟被他逃了!

申晟命大他不管,可申晟手裡還拿著買主立下的字據呢。

打開練蠱的瓷罐,宋堯先把蠱收入囊中,字據沒了倒不算頂要緊的,求蠱者不是苗疆人,山長路遠,他們送蠱時大不了說字據忘帶了便是,難道還為了這麼一張紙,在讓他們跑一趟?

再說,求蠱者知不知道他們這的規矩還兩說呢,到時…見機行事吧!

只是,申晟必不能留,宋堯吩咐下去,並連夜畫了申晟的畫像。

別看申晟是建祠之人,可月華祠的弟子,沒幾個見過他的。

對於捉拿一事,宋堯也是編的煞有其事,申晟一朝從月華祠的創始人變成了強行人祠的匪人。

一時間申晟的畫像廣為流傳,月華祠門內弟子無不留意此人。

宋堯專門問過看守大門的弟子,根本沒有任何人出入的蹤跡,由此可見,申晟還沒跑出月華祠。

只要人沒出去,就一定能找到。

宋堯撒出人將各個能藏人的地方,翻了個底兒掉,然而申晟就像憑空消失一般,什麼地方都沒有。

兄弟中的其他四人覺得宋堯有些過了,既然申晟已經跑了,蠱蟲他們也已經拿到,那就交蠱拿錢便是了。

將人往死路上逼,是不是有些過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64章 字據

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