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葉嵐臻

第529章 葉嵐臻

第529章葉嵐臻

寧王府西北角,有一幢破敗的小院,銹跡斑斑的院門上一把銅鎖,將院門鎖的嚴絲合縫。

不遠處,引泉緩步靠近院子,拾階而上從手中一串鑰匙中挑出一把,將銅鎖打開來。

『嗞、嗞、嗞吖——』

院門被推開,從聲音上能聽出,院門的軸承處已經生了銹。

引泉推開門步入院內,秋天才剛剛來臨,小院里的落葉已有一紮來厚,靴子踩在上面咯吱咯吱的響。

院中正房的門虛掩著,裡面隱隱有誦經聲傳出,引泉抬手輕輕敲了敲房門,誦經聲倏地一頓。

少傾,沙啞的聲音自房內響起,似嘆息般透著疲累,「進來吧。」

引泉入內,正廳旁的花廳里,一處專門開闢的佛堂中一位婦人跪在蒲團之上,雙目微閉手捻佛珠。

「屬下參見王妃。」

『呵』若有似無的笑聲響起,蒲團上的婦人唇角微微翹起,露出一個頗為諷刺的微笑,「引泉大人,折煞老婦了。」

引泉心裡嘆了口氣,對於王妃會如此說話,他一點都不奇怪,只是微微有些不忍,他輕聲說道,「王爺請您過去。」

即便刻意放輕了語氣,可引泉還是看到,他此話出口后,王妃身子一瞬間變得僵硬,指尖死死掐住佛珠,整個人微微發抖。

這是留在一個人心底最真實的懼意,即便刻意控制,還是會不自覺地流露出來,無論以哪種形式。

引泉候在一旁不再出聲,他在等王妃平靜下來,王爺有令不得不遵,更何況是這個可憐的女人。

半晌過後,跪在蒲團上的婦人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睜開雙眼,杏核般的雙眸曾經也是流光溢彩,低眉淺笑顧盼生姿。

然而不過短短五年,這雙眼睛除了灰敗和絕望,再無任何光彩,整個人死氣沉沉看起來毫無生機。

「告訴王爺,我只去客堂與他相見,若是不允,我便磕死在這佛堂中。」寧王妃緩緩開口,目光看著對面的神像,言語間滿是決絕。

「屬下這就去回王爺。」引泉趕緊開口,生怕慢一點,一條人命隕落在此。

寧王妃閉上雙眼不再言語,手中依舊捻著佛珠。

引泉快步離去,出門時又將房門鎖上,這是王爺下的死命令。

在引泉離開后,本來緊閉雙目的寧王妃,雙眸再此睜開,此時這雙杏核眼中,盛滿了淚水。

寧王妃閨名葉嵐臻,是詹事府詹事葉炳林的幺女,曾也是才情艷艷名滿京城的女子。

葉嵐臻自小便乖巧懂事,及笄后更是明艷動人。

常言道,一家有女百家求,更何況是如此貌美伶俐的女子。

葉家的門檻,都快被提親的人踏破了。

然而葉嵐臻是個有主意的,她若嫁人,嫁的也應是自己愛慕之人,怎可隨隨便便因為媒人的幾句話,就將自己嫁出去了?

是以,葉嵐臻自個兒定了個規矩,但凡有前來提親者,需將男子的畫像帶來,若是歪瓜裂棗之人,趁早歇了娶她的心思。

葉母氣的拿手直點她的腦門,哪有大姑娘家如此挑夫婿的?傳出去還不被人笑話?

可葉嵐臻倒是振振有詞,俗話說的好:相由心生。

若是長相不堪,那不正說明了此人心思不正?自己如此挑選,何錯之有?

反正葉嵐臻是鐵了心要如此挑選夫婿,葉父葉母對這個小女兒本就偏愛幾分,聽她揚言道若不如此她便一輩子不嫁,守在閨中當一輩子老姑娘,葉父葉母不依也得依了。

只是這樣一來,門第高的便不必想了,人家身份本就比他們家高出幾分,難道還能拿兒子的畫像來讓自家閨女挑?

簡直是天方夜譚。

不過葉母想著,門第高低無所謂,低一些的還能將自己女兒當做掌中寶,嫁過去有娘家撐腰她也不會受氣。

如此,男子畫像流水一般的進了葉嵐臻的閨房,葉嵐臻每日在房中挑挑揀揀,一堆畫像中愣是挑不出一個順眼的。

葉嵐臻自己也鬱悶,明明自己要求不高,可為什麼總覺得這些男子總有哪裡奇奇怪怪的,卻說不上哪裡不對。

葉母每天都得問一句,有沒有看過眼的,若是有便趕緊給媒人答覆了,不然總讓人等著也不像話。

葉嵐臻苦著臉搖頭,一個個都不大滿意,總覺得畫中之人不對勁。

這時,葉嵐臻的哥哥葉筠清出了一個主意,既然看畫像不過眼,那就見見真人吧。

葉母大驚,葉嵐臻大喜,如此是最好不過的了。

葉筠清安撫母親,他尋個由頭,在家中聚會,到時在花園喝茶飲酒、吟詩作對,端是風雅之事。

妹妹也不用露面,在院外的花窗處偷偷看上一眼,到時有入眼的公子,再作定論也不遲。

另外,如此還能考一考各家公子的才情,豈不兩全其美?

葉嵐臻聽完直點頭,這主意好,將人都叫來,她好當面瞧瞧。

葉母聽完有些猶豫,這般行事說的過去嗎?

不過心下還是傾向於答應,沒給個準話,只說問問老爺再說。

最後,這吟詩作對的聚會還是辦起來了,葉筠清廣發名帖,將前來求親的公子都給叫了過來,一時間葉家熱鬧非凡。

葉嵐臻按照葉筠清給的位置,扒在花園中的花窗上一瞧,瞬間明白過來了,為何隱隱覺得有一部分畫作不對勁,敢情畫師將人像上的不足都給修整了一番,怪不得人人都是英俊神武的模樣,但又有些假,她就說哪裡奇怪嘛。

葉嵐臻生氣了,她沒想到畫師一點職業道德都沒有,收了錢就瞎畫,這可關係到她的婚事,怎能這般害人?!

她帶著氣呼呼的帶著丫頭去找葉母,將親眼所見一說,葉母也是心中不快,不過還是出言道,人外貌如何並不重要,關鍵看內在。

待晚上葉筠清來彙報白日所聞,很顯然,內在也不成。

這下葉父葉母犯了難,以往不知道就算了,現在既然知曉,自然不能將女兒隨隨便便嫁出去。

這樣一來,葉嵐臻的婚事便往後拖了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29章 葉嵐臻

6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