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象徵性的爭一爭

第523章 象徵性的爭一爭

第523章象徵性的爭一爭

容離幾人決定先待老董過來別院,打聽打聽再說。

小黑在屋裡抓緊時間複習母語,力求早日將自己胎裡帶的語言撿起來。

卻說京城,端王府。

皖月自兩日前見了夏侯禹,心裡的火氣就沒消下去過,該死的臭男人,竟然敢肖想自己?!

也不看看他是個什麼東西?

說好聽點是妃子生下的皇子,可到底還不是個妾生的下賤胚子!

自己堂堂南楚國母所出,正經嫡嫡親的南楚公主,豈是他一個庶出能肖想的。

皖月不知摔了多少杯子,夏侯禹不成,她便去找夏侯杞,偌大的皇城還能就他一個皇子了?

想當皇上的海了去了!

似雲和畫兒在門外聽到房間里『噼里啪啦』瓷器碎裂的聲音,不禁無奈的對視了一眼,公主最近的脾氣越來越大,小院里的茶杯茶碗已經不知去王府管事那裡領用多少次了,每次對上管事那試探的問話,她們都快不知該如何作答了。

這事管家也給夏侯襄報過,王爺現在雖然不是每日住在王府,但比起之前來,回王府的時間顯然多了起來。

一回來,必定第一時間問管家,王妃有沒有出府。

管家如實稟報,王妃近日一直在王府中,並未踏出府門一步。

知道皖月老老實實在王府待著,夏侯銜便沒再多問別的,反正別的跟他沒關係。

關於領用瓷杯之事,管家也是猶豫了許久才決定報給夏侯銜知曉的,要是一次兩次也就算了,關鍵日日如此,即便他不想當回事,也不得不重視起來。

夏侯銜聽了倒是沒什麼反應,這麼頻繁的領杯子,肯定是被皖月摔的,至於為何摔,除了『被他禁足不能出府會野男人』這一條,其餘他可再想不出其他。

告訴管家不必理會,他們王府不至於連個杯子都給不起,皖月願意要多少就給多。

杯子,管夠!

現在的夏侯銜一心撲在政事上,只想著快些得到父皇的賞識,從而早日得到太子之位。

是以,平日里的應酬便多了起來。

尤其是前段時間,夏侯銜接連做了幾件漂亮事後,被皇上在上朝的時候當眾褒獎,夏侯銜可謂是春風得意。

朝堂上的官員,鼻子向來比狗都靈敏。

現在的端王爺,行事風格與之前大不相同,往日大臣不敢靠近夏侯銜,生怕被牽連,朝野上下的官員嘴上不說,心裡其實對夏侯銜還是有些微詞的。

這位三皇子在政事上從未見有何建樹,若非皇后嫡出,皇上也不會如此偏愛他。

後來娶了容丞相家的大小姐,雖然是被容小姐用計得逞,可是自從娶了容小姐后,容丞相給予三皇子的幫助可是有目共睹的。

皇上自然也就更器他了,在別人眼中三皇子靠女人的成分更多些。

容離被休后,三皇子又奉旨娶了南楚公主,兩次賜婚,賜的都是身份尊貴的女子,除了讓一票皇子嫉妒外,更讓朝中大臣感嘆,三皇子還真是命中注定有女子相助。

本以為三皇子還是會向以前那般,誰知現在竟一反常態,做了幾件令皇上都讚歎的美事。

這下,朝中大臣不禁意識到,三皇子還真是今昔不同往日了,不約而同的讓自家小一輩的子孫找機會和他套交情。

若他日三皇子繼位,自家也好在仕途上更進一步不是?

後宮的皇后更是樂的合不攏嘴,前朝的一舉一動自然牽扯到了後宮。

那些沒有子嗣的女子,紛紛變著花樣的來正陽宮恭喜皇后,並表達隱晦的表達自己願意唯皇后馬首是瞻。

皇后笑著沒說什麼,她們沒明說,皇后也樂得裝傻。

銜兒有出息,她高興,可也不代表她高興昏了頭,後宮人多眼雜,這麼明顯的站隊趨勢,若是傳到皇上耳朵里,沒的給銜兒找麻煩。

皇后的心情越來越好,只是兒子現在出息了,進宮看她的時間卻越來越少。

不過,皇后並不在意介意,往後若真成了,他們母子有的是時間相處。

有人得意,必然會有人失意,貴妃娘娘顧盼瑤在自個兒宮中已經氣得跳腳,宮裡能砸的都砸了,偏偏瑞王夏侯杞笑眯眯的看著自個兒母妃發脾氣,一點兒勸說的意思都沒有,嘴裡還『吧唧吧唧』的嗑著瓜子。

「笑笑笑,你還有臉笑,早就跟你說了讓你多討你父皇歡心,咱們身後的勢力比那邊大多了,你只要努努力,母妃就有法子將你推上去,可你瞧瞧你整日辦的是什麼事!」

顧盼瑤的手指尖都快指到夏侯杞的鼻子上去了,夏侯杞往旁邊偏了偏頭,「母妃,雖然人都被支到外面去了,可您若是嗓門再大些,難保不會傳到外面,您說這宮裡有沒有那邊的人?」

說完,夏侯杞眨了眨眼。

夏侯杞的狀態給顧盼瑤氣死了,不過心裡知道他說的有道理,自己也是氣大發了,才口不擇言。

「傳到她耳朵里又如何,為娘會怕她?」說是這麼說,顧盼瑤的嗓門到底降下來了。

「是是是,我娘誰都不怕,」夏侯杞嬉皮笑臉的扶著顧盼瑤坐下,「您又不是不知道,兒臣散漫慣了,對於那個位子可沒任何肖想,整天被綁在宮裡有什麼好,還不如早日定下太子,給我塊封地,我好逍遙自在。」

「你!」顧盼瑤的火『騰』地又要起來。

「好好好,您甭生氣,」夏侯杞趕緊給自個兒母妃順氣,邊順邊小聲嘟囔著,「說實話又不愛聽。」

顧盼瑤覺得自己簡直要被他氣的七竅生煙,身為一個皇子對皇位竟然一點不感興趣,每天招貓逗狗沒個正經,她這麼要強,怎麼養的兒子竟是這般的?

夏侯杞看母妃氣急,他連忙賠笑臉,「您放心,兒臣一定會象徵性的爭上一爭的,就是爭不爭的到,兒臣就不知啦。」

這話說的,直給顧盼瑤氣樂了,還象徵性的爭一爭,擺明了敷衍她。

「滾滾滾,看著你就來氣。」顧盼瑤開口哄人。

夏侯杞『嘿嘿』一樂,「兒臣告退。」

說完,飛也似的跑了,顧盼瑤看著撒丫子跑的飛快的兒子,無奈的嘆了口氣,她到底養了個什麼玩意兒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23章 象徵性的爭一爭

6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