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一切有我

第513章 一切有我

第513章一切有我

『撲哧』容離突然笑出聲來,她本來還奇怪,什麼事情能讓阿襄變得這般小心,原來是這個問題。

忽而,容離起了逗弄他的心思,老神在在的盤腿坐著,看著他道「有又如何,沒有又當如何?」

夏侯襄認真的想了想,繼而嚴肅地說道,「若是沒有自然好,可若是有…」

「怎樣?」容離挑眉。

「那就將他忘了吧。」夏侯襄斬釘截鐵的說道。

容離笑的不行,「我還以為你要說出什麼來,怎麼這麼霸道?」

夏侯襄抓過她的手,微一用力,將她拉出懷中,「你已經嫁給我了,自然眼裡心裡只能有我一人,為夫說的,哪裡不對?」

說著,夏侯襄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只是眼裡露出了一絲絲擔心,他是真的怕她心中另有所愛。

這絲情緒,自然逃不過容離的眼睛,她抬手捏了捏他的臉頰,「莫說原本沒有,就是有,為妻我現在已經找到了你這麼完美的老公,眼裡心裡怎麼還能容得下其他人?」

夏侯襄的嘴角,不自覺的上翹,如此,他便放心了。

「老公?」

「嗯,」容離點了點頭,「就是夫君的意思,在我們那裡,一個男人只能和一個女人成婚,若是敢娶兩個,那是犯法的。」

甭管出於什麼樣的心思,容離順嘴來了這麼一句。

本來是想起個警醒的作用,哪知夏侯襄點了點頭,「如此,倒是不錯。」

容離默然,看來她夫君根本不用教育。

絕對是老公界的標杆。

「我若說有愛慕之人,你是不是要吃味兒?」容離瞅著夏侯襄,笑眯了雙眼。

「你說呢?」夏侯襄眯了眯眼,一翻身將容離壓在身下,切實的讓她感受一下,自己到底有沒有吃味。

「這位公子,咱們再說很嚴肅的事情,麻煩你嚴肅一點,好嗎?」容離眨了眨眼。

「這對我來說,便是最嚴肅的事情了。」夏侯襄該知道的也知道了,之前想不明白的地方也明了了。

其他不重要的事情,日後再說。

一夜無話,第二天天光大亮,所有人早早起了身,容離和夏侯襄也不例外。

夏侯襄昨夜沒鬧太晚,就怕她今日起不來,夫妻兩人梳洗完畢,和眾人一起吃罷早飯。

墨堯四人已經套好了車,待所有人準備完畢,這就準備出發了。

「多謝聖子相助,今日就此別過。」夏侯襄對司玉一抱拳,這人雖然看著不大靠譜,可既給他們葯又給規劃路線的,辦的事還是相當靠譜的。

「戰王不必客氣,在下只是做了能做的,剩下結果如何,便要看你們的了,」司玉同樣沖夏侯襄一抱拳,「願各位此行一切順利。」

「多謝。」

司玉送了一行人出來,夏侯襄讓墨堯幾人將馬車換乘馬匹,方便他們接下來的行程。

司玉自己也騎了馬出來,他特地沖鳳九玄一拱手,「小九這兩天辛苦了,下回再來,我請你入宮用膳。」

鳳九玄拱手回禮,「多謝聖子。」

這位吃沒吃相的聖子為人爽朗,兩人還是很投脾性的,兩天相處下來都已經稱兄道弟了。

眾人邊說話邊往外走,他們要去另一條小巷口拜別苗婆婆,租用了人家院子這麼多時日,不謝謝人家怎麼成。

苗婆婆一聽他們要走,連忙問怎麼走的這麼急,是不是院子住的不舒服,若是住的不好她可以再幫著找找其他地方。

苗婆婆是個非常樸實的人,時時刻刻為旁人著想,這一群孩子都很懂事,倒是很合她的眼緣。

容離再三說明,他們是有事情,所以不能多留,小院已經很好了,住了這幾天,他們都住出感情來了。

苗婆婆這才放心,拉著容離的手直說,下次再來,還過來找她,只要小院還在,他們隨便住。

容離連忙應了下來,拜別苗婆婆后,一行人便往城門處去了。

沒想到在城門口,看到了早就等在那的明佑。

明佑沒穿官服,他雖是奉旨前來,可也知道夏侯襄一行人不願暴露身份。

所以,明佑穿著常服等在城門處,身後跟著兩個侍衛,手裡抱著東西。

待夏侯襄幾人一露面,明佑笑吟吟的沖他們招手,「這裡這裡。」

因為又司玉同行的緣故,夏侯襄和容離兩人是騎著馬的,看到明佑這個樣子,容離有些想笑。

她倒是有些開始同情南宮逸了,手下一個聖子一個未來宰相,一個比一個沒六兒,隨性的不像話。

『吁』

勒緊馬韁,眾人翻身下馬,夏侯襄和容離將韁繩交給墨堯幾個,走到明佑面前。

「明大人。」

「客氣客氣,什麼大人不大人,」明佑笑嘻嘻的擺了擺手,「今兒皇上上朝,沒辦法過來,這不讓我帶人給你們送些東西,祝你們馬到成功、一路順風啊。」

南宮逸因為要上朝的緣故,不方便來給眾人送行,所以派了明佑前來,另外還有個司玉陪著,也就能代表他了。

「多謝盈皇惦念,麻煩明大人替我等向盈皇道謝。」夏侯襄抱拳拱手。

「應該的應該的,」明佑回禮,「小九,等你回來記得來找我們啊,我和司玉可都等著你呢。」

自打和司玉同吃了一會鳳九玄做的飯後,明佑覺得自己之前的飯都白吃了,這才是飯菜應該有的味道啊。

是以,他對鳳九玄相當惦記,恨不能將他留在盈澤。

鳳九玄嘴角一抽,一個兩個的都垂涎他的手藝,這哪兒是等著他,分明就是等著他做飯呢。

司玉拍了明佑一下,「你就光知道吃,等小九回來了,先請人家吃一頓,懂點事行不行?」

明佑捂著腦袋,「那請他吃完呢?」

「再讓他做啊,你這個腦子。」司玉恨鐵不成鋼的搖了搖頭,這一腦袋,怕裝的都是漿糊吧。

「哦,那行。」明佑連連點頭。

鳳九玄:「……」

這倆貨在那自說自話,就沒人問問他的感受嗎?

經由明佑和司玉一鬧,眾人本來緊張的心情稍微放鬆了些,將南宮逸帶來的東西裝上車,眾人徹底拜別盈澤。

這次,他們便是正式踏上去往苗疆的路了。

盈澤到苗疆,自東南到西南,九月末的天氣,在北方已經轉涼,而南方依舊熱氣騰騰。

路上多是叢林,樹木環繞,空氣里泛著濕氣,讓人感覺悶悶的。

盈澤距離苗疆騎馬需要五天的腳程,他們將馬車換成了馬匹,這樣一來速度便快了許多。

只是晚上住宿成了問題,越往南走越是荒涼,中間沒有過度的城池,一行人曉行夜宿,宿的也只能是荒郊野嶺。

索性大部分人都經歷過這些,也就後來的鳳九玄一行人,在趕往邊疆的時候過的比較奢侈。

不過沒有關係,這彌足重要的一課,這回給他們補上了。

潮濕的天氣不大好生火,想要找到干木枝也不容易,可這些都難不住墨堯幾人,他們哪怕不常在南邊活動,該掌握的技能,自是都掌握全了的。

潮濕的地方蛇蟲鼠蟻多了起來,而且相較於北方的而言,個頭大了一倍不止。

這時候隨身帶的香包便起了作用,小桃等幾個丫頭趕製出來的,一個一個帶在身上,邪祟之物不敢近眾人的身。

鳳九玄又特意買了些硫磺粉,灑在周邊,雙重保險。

「乖乖,我長這麼大,還真沒去過這麼原始的森林,當真跟電視上演的一樣,」鳳九玄蹲在容離身邊嘟囔,「兵哥哥,你以前荒野求生過沒?」

容離瞥了他一眼,「這就算荒野了?」

「失敬失敬,」鳳九玄保全拱手,「您是吃過見過的主兒。」

「那是自然。」容離挑了挑眉,給往鍋里添了把蔬菜,清新的味道四溢。

鳳九玄提鼻子聞了聞,「還差點意思。」

說完開始從自己的小包袱里拿調料,容離很貼心的將鍋勺交給鳳九玄,她差點忘了有個大廚,她就不班門弄斧了。

鳳九玄的手藝自然沒的說,臨近傍晚時分,大夥已經一人一碗吃上飯了。

「今晚早些睡,明日天亮便出發,森林裡晝夜溫差大,你們注意別凍著。」容離邊吃邊說,別看這會兒熱,待夜晚降臨,這邊潮濕又是樹林,氣溫降的很快。

夏侯襄安排墨堯、墨陽兩人守夜,大家吃了飯天色也暗了下來,就著火堆,眾人先行歇下。

小黑落在夏侯襄的肩膀上,給自己順毛,「大白最近太懶了,白天睡了一天,晚上竟然還能睡著。」

它還說教大白爬樹呢,結果小傢伙睡那麼香,它都不好意思打擾。

「大白是有些懶了,」容離打了個哈欠,夏侯襄半倚著樹,她靠在他身上,「你說大白身體不會出什麼問題吧?」

失誤了,出盈澤的時候應該問問司玉,不是因為封印的原因吧。

「若是大白身體出了問題,司玉應該知曉,我喂大白吃食的時候,倒沒見它哪裡不好,待明日我再看看,」夏侯襄拍了拍容離,「一切有我,放心睡吧,明日還得趕路。」

「好。」容離往夏侯襄懷中又蜷了蜷,不一會兒便睡著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3章 一切有我

6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