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你是故意的,對不對?

第484章 你是故意的,對不對?

第484章你是故意的,對不對?

無奈的搖頭輕笑,皇后覺得自己真的是老了,只做個王妃就能舍了諸多麻煩嗎?

後院只是後宮的縮影罷了,只要是有等級尊卑、妻妾分明的地方,就不能沒有風波。

除非…男人一生只能娶一名女子。

對於容離,說實話,皇后其實是羨慕她的。

至少在容離之前,夏侯襄從未對任何一名女子動過心,娶了她之後,依舊對她愛護有加,從前什麼樣,成親后還什麼樣。

所有的不同都只對容離一個人,只是…不知這份珍愛會持續多久?

皇后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這天下不招惹女子的男人少之又少,跟個何況那是個能令女子主動想要招惹的男子。

夏侯襄雖說之前從未與任何女子親近過,可沒準是因為情之一事未通,所以才對旁人熟視無睹。

現下親也成了,該懂的事情都懂了,若夏侯襄還能像之前一般清心寡欲,那她才真要佩服他了。

男人…有幾個是不偷腥的?

皇后表示對於夏侯襄與容離今後如何,她非常感興趣。

看看若是夏侯襄往後也納了姬妾入府,容離又該當如何?

夏侯贊倒沒那麼多想法,他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趕緊將夏侯襄給殺了,這樣唯一壓在他心頭的石頭便不存在了。

派去的兩個監軍倒還是時常往回傳消息,消息中將夏侯襄的一舉一動描述的很清楚,同時也傳些戰況回來。

信上說,現在東南邊疆戰事吃緊,十幾個國家聯合起來動手,陣勢不容小覷,哪怕就是將夏侯襄派了出去,他應付的也是相當吃力。

若不是還有個雲啟先老將軍再一旁頂著,夏侯襄險些鎮守不住邊疆。

信件里將戰事描寫的驚心動魄,看的夏侯贊提心弔膽。

在信的末尾,自然是請求皇上的指示,看看下一步他們需要如何做。

夏侯贊暗自思忖,若是此時將夏侯襄除了,萬一撫州內的聯軍沒了阻礙,勢如破竹殺入京城,那天祁的百年基業不就敗在他的手上了嗎?

那往後,他還有何顏面,去面見列祖列宗?

不行,現在的夏侯襄還不能除,留著他擊敗聯軍的侵襲,之後再將夏侯襄除了,才是上上策。

於是,夏侯贊每次的回信都是讓兩個監軍先按兵不動,觀察觀察再說,戰事一時半刻結束不了,只要能在回京前除掉夏侯襄即可。

信件這麼一封一封的通著,夏侯贊完全不知道,自個兒派出去的人早就被軟禁起來了,和他通信的人可不止一個,那是凝結了數十個伏虎營小隊長心血的回信。

伏虎營是一支只聽命於夏侯襄的部隊,平日由墨堯四人領導,訓練時按小隊進行排列組合練習,沒有他們訓練不到的項目。

小隊長是其中出類拔萃的存在,無論是身手還是智謀,莫說百里挑一,即使說是萬里挑一都不為過。

能讓夏侯襄首肯入伏虎營的,本就不是一般的將士,更何況這些將士的領導人。

兩個監軍被軟禁后,便被伏虎營的審問團隊進行了一系列親切而友好的審問。

當然,親切友好是以配合為前提的,若是不配合,那對不起了,他們的招數可是千千萬,能在他們手裡走過十個項目的,那都是鐵骨錚錚的真漢子。

夏侯贊是個什麼樣的人?他派出的人能多有骨氣?

審問團隊還沒施展開拳腳,這倆人便被嚇得全招了,包括夏侯贊派他們來是做什麼的,要回信要寫些什麼,如何將信送回再加上怎樣除掉戰王爺等等等等,一系類問題交代了個底兒掉!

伏虎營的審問團隊做好記錄,接著便開始著手忽悠夏侯贊。

所以,若是夏侯贊知道自己辛辛苦苦派的兩個監軍壓根就沒排上用場,還將自己的老底兒都給泄完了不知會不會氣瘋。

伏虎營聰明伶俐的小隊長們一琢磨,便自動自發的組成了回信小組,不到三天,便將兩個監軍的筆記模仿的惟妙惟肖。

不是說一個人這般,是這些小隊長們每個都是如此。

這信往出一拿,沒有一個人能說不是那倆人親筆寫的。

就這樣,伏虎營的小隊長們,除了每天訓練自己的隊伍外,最大的樂子就是給夏侯贊回信。

回信的人不固定,大家倒著班來,但夏侯贊的回信一旦到了,大家絕對都是聚到一起津津有味的研讀。

王爺已經將這事徹底交給他們了,他們必須對得起王爺這份苦心不是,當然夏侯贊也著實太逗了些。

就這腦子,還想除了他們王爺,說是天方夜譚都有些便宜他了。

伏虎營的小夥子們其實也都憋著一口氣,什麼時候王爺能將夏侯贊弄下來才好呢,省的老被夏侯贊這麼算計。

他們王爺兢兢業業地在邊疆保衛國土,夏侯贊倒好,只想著如何除了他們王爺。

他們都替王爺不公!

王爺也太可憐了。

他們可憐的王爺,此時正在盈澤黑著臉看著自家媳婦懷中的大白。

自打上回帶著它進宮轉了一圈后,司玉告訴他們白虎本就是給他們的,再帶回來,這小傢伙彷彿對他起了若有似無的敵意。

敵意體現在,它總是在夏侯襄在離兒身邊的時候往離兒懷裡鑽,並且只要他敢說它,它就敢哭給離兒看。

然後離兒就訓他,他就得老老實實聽訓。

挨訓的時候夏侯襄自然心情不好,便繼續瞪大白,大白也就繼續再哭給離兒看。

就在這麼一個惡性循環的圈子裡,夏侯襄覺得自個兒怎麼有點兒翻不身了呢?

所以,這日當喂大白吃食時,夏侯襄特意將它抱進了個沒人屋子,一人一虎在空屋子裡大眼瞪小眼。

「你是故意的,對不對?」夏侯襄率先開口,他發現自個兒就算再神通廣大,也沒這小東西給離兒撒嬌的威力大。

離兒對這些毛茸茸的小東西沒什麼抵抗力,哪怕它們什麼都不做,離兒看著心都能軟成一片,更何況它再撒個嬌了。

所以,夏侯襄廢話不多說,乾脆單刀直入的問,離兒不在場,大家痛快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4章 你是故意的,對不對?

5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