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 你是我,最錯誤的決定

第482章 你是我,最錯誤的決定

第482章你是我,最錯誤的決定

京城,端王府。

去見夏侯禹被夏侯銜抓到,被夏侯銜帶回來后,皖月吐的場面太壯觀。

現在端王府所有人都知道了,那些粗使婆子嘴多快呢,半個時辰不到,滿府都知道王妃不愛乾淨,哇哇往自個兒身上吐。

夏侯銜更是給門房下了死命令,打今兒起,沒有他的命令,王妃不得踏出王府一步!

門房戰戰兢兢的應了,王爺都發脾氣了,他們再不上心,那就真的是缺心眼。

皖月還不知自己被禁足了,沐浴完畢一個人坐在房裡運氣。

夏侯銜也太不是東西了,動手打女人不說,關健她還是一國的公主呢!

當真一點兒面子都不給南楚!

這時候,皖月倒是知道把南楚給帶上了。

她揚聲喚了人進來,畫兒和似雲倆人對視一眼,主子這兒動靜可不像好相與的,她們心裡『突突』直跳。

似雲咬了咬牙,「我去吧,這段時間一直是你頂著的。」

似雲是真病了一段時間,她和畫兒兩個人年歲差不多,所以主子用她們的時候最多,似雲病了畫兒自然而然的頂了上去。

現在病好了,她們都是同命相連的侍女,自然比旁人親近些。

畫兒滿眼感激,這段時間她沒少挨吵,公主隨時隨地都能發火,並且總是嫌棄她。

似雲深呼吸一口氣,輕輕推門進去后先道一聲,「公主安。」

低著頭規規矩矩的行了個禮,皖月沉聲吩咐道,「去拿筆墨來。」

「是。」似雲轉身去取筆墨,中途頭都不敢抬一下,將筆墨紙硯擺放好,安靜的立在一旁。

皖月提起筆來,唰唰點點寫的極快,不一會兒一頁紙都寫滿了。

可是,這字越寫越慢,寫到最後幾個字時,皖月猶豫了。

嘆了口氣,將筆一擱,伸手將那頁紙拿起來,團成一團扔到一旁。

不行,這信不能寫。

皖月這封信是要寫給自己父皇的,她在這兒太憋屈了,自小長到大,她何時受過這般委屈。

沒嫁對人不說,嫁給夏侯銜后,她的生活簡直就是暗無天日,一言不合就打她,她還打不過!

想想自己的清白,夏侯銜落在她臉上的巴掌,自打來到天祁后的一幕幕在腦海中回放,皖月越想越委屈,不一會兒眼裡就見了淚花。

低低的啜泣聲在房內響起,皖月再如何,她也不過是個二十來歲的女子,獨自一人承受的多了,心裡的委屈自然也就多了。

雖然這些委屈,都是她自找的。

俗話說的好: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但是皖月不想那些,只想著來到天祁后他們如何欺負她,她自己如何委屈。

越哭聲越大,越哭聲越大,似雲站在一旁那個糾結,她沒想到伺候個筆墨,還能撞見公主哭。

她該怎麼辦?

勸是不勸?

似雲微微抬了些頭,看見皖月一人趴在桌子上放聲痛哭,思考了一瞬,還是上前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想要幫她順氣。

似雲安慰道,「公主您受委屈了。」

從這句話上便能看出似雲的聰明,安慰委屈的人,得先讓她覺得你和她是一個戰線上的,委屈之人會從心裡上覺得你是個好人,然後才會對你親近。

若是畫兒進來,見皖月哭,第一句話絕對是『公主您怎麼了?』到時想不被皖月嫌棄都不行。

皖月一聽有人說她委屈了,當下抬頭看向身邊的似雲,點點頭,「還是你懂本宮。」

說完,回身抱著似雲的腰開始哭。

似雲旁的話不多說,只是輕輕的幫皖月順氣,輕輕拍著她的背。

漸漸地,皖月發泄的差不多了,哭聲也就小了許多。

從大哭又變成抽泣,皖月鬆開了似雲。

拿帕子擦了擦臉上的淚水,皖月嗓子悶悶地,「不許說出去。」

似雲蹲身一福,「公主放心,奴婢省的。」

「你身體大好了?」皖月這才想起來,之前似雲一直沒在跟前伺候,是得了病。

「回公主,奴婢已經好了,謝公主體諒。」似雲柔聲回道。

「嗯。」皖月應了一聲,低著頭擦眼淚,接著坐在桌案后發獃。

她不能給父皇寫信,寫完了父皇也不會幫她。

身在皇家,即便再得寵的公主,也是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麼。

聯姻,是每個皇室公主自小便會知道的詞。

她們雖不明白,為什麼一國的榮辱要系在一名女子身上,好像沒了公主聯姻和親,國家就不得安寧似的。

但當她們成年後,這個詞語便會如影隨形的跟著她們。

本以為到了天祁能嫁給強大的戰王,這樣既能幫助南楚又能全了自己的心愿。

但事與願違,嫁給端王,父皇其實是很滿意的,皖月一直都知道。

父皇打的算盤自然是夏侯銜乃皇后所出,正經嫡皇子,往後繼承皇位的機會比其他皇子大很多。

她若當了太子妃,更進一步再坐了后位,往後對南楚百利而無一害。

南楚能幫她的,也只是在夏侯銜競爭帝位的時候,予以無論是軍事還是政治上的支持。

但是她的那封信寫了什麼,向父皇傾訴自己這段時間受的委屈,順便讓父皇找人將夏侯銜給滅了。

冷靜下來的皖月覺得,只要父皇沒瘋,就不會答應。

所以,她才將快寫好的信給團了。

這事父皇不會幫她,夏侯銜還是得她自己來解決。

皖月閉了閉眼,她還得去找夏侯禹一趟,無論結果如何,她總要努力拚一拼才是。

似雲看著陷入沉思的皖月鬆了口氣,她剛剛一直提心弔膽,生怕一句話不對便被發落了,現在看來,她可以暫時先放下心。

皖月在房裡沉思,夏侯銜難得的回到王府後,進了自己院子后便直接去了書房。

將書房門關上,夏侯銜繞到桌案后,整個癱在了椅子上。

這段時間他實在是太累了,政事上他半點差錯都不敢出,自從上次母后開導過他后,他便知道要達到自己的目的,應該要如何做。

所以他一直提著一口氣,不敢放鬆下來,現在見了成效,本應該是高興的一天,誰知好好的心情便被皖月那個女人給破壞了。

夏侯銜揉了揉眉心,娶她入府,果然是個最錯誤的決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2章 你是我,最錯誤的決定

5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