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小黑

第47章 小黑

第47章小黑

「都彙報我什麼了?」

「沒什麼呀,」鷯哥想了想,「主人不讓我亂跑,就說你有危險了回去報告就行。」

「除了我遇到危險,其他,你什麼都沒報告?」容離皮笑肉不笑的道。

「那當然,主人又沒讓我做,我幹嘛多幹活。」鷯哥抖了抖羽毛,它像那麼勤快的鳥嗎?

「雲襄為什麼這麼做?我和他又不熟。」

「那誰知道,我平常都是干大事的,這種小活都不歸我管。」

「那你平常都幹什麼?」

「我乾的都是很重要的活,那可是關乎生死的大事,不能說太細。」鷯哥才不上當,它的工作需要保密。

「好吧,不願意說拉倒。」容離好奇心沒那麼重,再說這些跟她又沒有關係。

「喂,你什麼時候能把吃的給我,餓死了。」鷯哥感覺自己的肚子都要咕咕叫了,眼冒綠光的盯著容離手裡的大盤子。

「看給你饞的,」容離也沒什麼要問的了,打開琉璃盞,這次倒不怕它跑了,手裡的吃食就是栓它的線。

果然,容離打開琉璃盞后,鷯哥並沒有飛走,待容離將盤子放在地上,鷯哥滿意的跑到盤子邊吃了起來。

怪它饞嗎?

現在又不是行軍,明明這個院子離廚房那麼近,它每天飯點兒都會受到慘無人道的折磨,又不敢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生怕自己暴漏,只能自己逮點蟲子啊,吃點野果什麼的,誰知道就算這樣,它都沒躲過去。

好久沒有吃飽了好嗎?

主人又不讓它往回跑,它想想這段時間過的日子,太苦逼了。

「慢點兒,又沒人跟你搶。」容離還是第一次見鳥這麼吃東西的,恨不得把腦袋扎盤子裡面。

鷯哥倆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吃盤中餐。

終於將東西吃完,它也吃飽了,拍著鼓囊囊的肚子,滿足極了。

「小黑,你老那麼在樹上貓著累不累,要不要給你搭個窩?」容離若有所思。

「搭窩?不用那麼麻煩,」鷯哥擺了擺翅膀,「我睡屋裡就行。」

等等…

「誰是小黑!你才是小黑!」鷯哥炸毛了,它這麼英明神武,叫小黑太跌份兒了,這個女人怎麼亂給別人起名字。

「小黑符合你的氣質啊,你看你通體黑亮,這名字就是為你量身定做的,」容離非常耐心的給它解釋一通,結尾還總結一句,「還是說,你想叫小桔?」

哼,這個女人太過分了,它現在是自由身,還會飛,竟然這麼說它。

鷯哥雙翅一展,直接飛向高空,它還不回來了呢。

容離笑眯眯的揮了揮手,走了就好,她若不把它氣走,難道還真讓它睡屋裡啊。

將地上的東西全部收拾好,端回屋裡,這次她是真的困了,無鳥盯著一身輕啊,她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鷯哥一路飛回自家府內,連自個兒的屋都沒回,直接去找它主人去了。

書房內,正看書的男人突然抬起頭看向窗外,接著便見鷯哥飛速下落,停在了窗台上。

「出什麼事了?」是他讓拂雲去找容離的,因為初次見面,容離給他留下的印象太不一樣,所以他便派了拂雲過去,一來能掌握端王府的動向,二來也可以了解容離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後來容離碰到危險,也是拂雲過來報信,他才跑過去幫忙,所以拂雲從那時起便多了一個任務,若是容離遇到危險,便回府來報。

「老子不幹了!」拂雲也就是鷯哥,一屁股坐在窗台上,拿翅膀扇著風,「這就不是人乾的活。」

他眼裡浮現出淺淺的笑意,瞭然道,「被發現了?」

「可不,差點兒就被烤了你知道嗎,」拂雲一翅膀拍窗台上,「今兒我可是死裡逃生,反正我不管,端王府我是不去了,那個院子更是一步都別讓我進,還有最可氣的你知道是什麼嗎?」

「什麼?」他挑了挑眉。

「那個女人竟然叫我小黑,還說符合我的膚色和氣質,主子你給我評評理,我拂雲有那麼黑嗎?」

「有。」他很實在的點了點頭,嘴角帶著笑意,這名字…似乎不錯。

「你!」拂雲噌的一下站了起來,「你們合起伙來欺負鳥,老子不幹了!」

說罷又要飛。

「那以後的吃食自己找?」他眼睛都沒眨,直接抓住它的軟肋。

正要揮動的翅磅憤怒一指,「你你你…」

「成了,」他撫了撫它的毛,「這些天辛苦你了,今兒讓廚房做些魚乾,怎麼樣?」

『吸溜』

一聽有魚乾吃,拂雲哈喇子都要流出來了,不過它可不能這麼輕易就屈服,「我要兩盤。」

「好。」

拂雲高興了,它最愛吃府里烤的小魚乾,嘎嘣脆,看在小魚乾的面子上原諒他了。

「墨陽。」他揚聲道。

「主子,」一個年輕的侍衛推門進來,在看到窗台上的鷯哥時笑著道,「喲,拂雲回來了?瘦了一圈啊。」

「切,你天天吃蟲子,你也瘦。」拂雲撇撇嘴,他們好吃好喝的待在府里,它羨慕嫉妒恨!

「哈哈,我可不好這口。」墨陽笑的開心,主子派的任務哪次是好乾的?

倆人鬥嘴,他搖了搖頭,拂雲一回府果然熱鬧了不少。

「吩咐廚房,給小黑烤兩盤魚乾。」

「小黑?」墨陽不解。

「老子跟你拼了!」拂雲徹底炸毛,它是做了什麼孽啊,一個兩個這麼對它。

它拍著翅磅衝上來,他隨手拿起書案上的狼毫,一人一鳥斗在了一處。

墨陽在一旁笑得都快抽過去了,小黑,主子是怎麼想起來這名字的,不過還別說,可比拂雲好記多了。

同時為拂雲鞠了一把同情淚,被黑了不說,打又打不過主子,他可真是替拂雲難過,不過先讓他笑完這一陣。

短暫的打鬥在墨陽的笑聲中接近尾聲,拂雲的幾根黑羽飄飄下落,它被壓制在窗台上並怒氣騰騰的瞪著手持狼毫的男人,功夫好了不起啊!

「小黑,什麼時候打過我了,什麼時候把名字改過來。」他拍蓋下了定論。

『噗哈哈哈』墨陽又一次笑噴,在小黑的瞪視中歡快的去廚房傳話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章 小黑

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