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她在,便好…

第468章 她在,便好…

第468章她在,便好…

盈澤,都城。

容離自打收養了大白后,每天的日子過得相當精彩。

當然,主要精彩的部分不是她與大白如何,而是她身邊的男人、女人們以及…女人們的男人們。

小院每每天一亮就開始熱鬧,溫婉和沐蓉語兩個姑娘每天必去小白窩旁報道,她們倆一去,容喆與鳳九玄便當仁不讓的緊隨其後。

可大白呢,還是最愛粘容離,但每次一窩到容離懷中,就容易受到某人的目光威脅。

這個人自然就是夏侯襄。

那日說到,夏侯襄已經和小黑結成聯盟,可這個聯盟不大牢固,小黑爭寵是一方面,當然還算成功,容離每次照顧大白之餘也不忘照顧小黑的情緒。

可這樣一來,小黑得到的關注便多了一些,它當然高興了,它是高興,夏侯襄就不那麼高興了。

聯盟聯盟,你這光自個兒滿意了,不管盟友的死活,合適嗎?

所以,聯盟內部出現矛盾,隱隱有要破裂的趨勢。

容離覺得自己身邊的人就沒斷過,而且大白餵養的任務所有人都在爭取,幾個男人尤其爭的歡實。

他們是不想自己女人的注意力被大白吸引走,好不容易閑下來能和媳婦兒多相處相處,每天花前月下、你儂我儂的多好,幹嘛非得圍著個貓咪打轉。

不想讓自家媳婦圍著貓咪打轉,那這照顧的任務,他們便必須要接手,不然她們還不得天天和這隻貓膩在一起呀。

陪他們的時間明顯變少了好不好?

小院里小桃幾個丫頭並墨堯幾個侍衛算是開了眼了,這些主子們還真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一個一個就沒見消停過。

作孽呀!

容離一開始疑惑,慢慢就看明白了,本著免費勞力不用白不用的的原則,她給每個男人都派了任務。

自此,大白的食住行算是有專人伺候了。

得虧是在盈澤,這要是待在天祁境內,旁人看到了不得嚇死,外加羨慕死。

吃食由戰王負責,沐浴由容家二公子負責,散步由鳳小財主負責,這是這麼樣的陣容!

還真是,人不如『貓』啊!

終於,爭奪自家女人注意力的戰役完美落幕,別看手裡都有了活計,但最起碼能減少自家媳婦兒與大白待在一起的時間,值了!

墨堯四人之前被派去打探大白是不是由皇室餵養,四人探完回報,啥都沒探出來。

這事不怪他們,盈澤這地界兒本就詭異,皇宮雖然不大富麗堂皇,可想從內部探出消息來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鐵桶一般的盈澤皇室,這麼多年來,打探消息這一項,還未有任何人成功過。

夏侯襄與容離默然,看來大白到底之前由誰所養,他們還不能拿到確切的定論,等皇家的告示吧。

然而一等幾日過去,盈澤皇室一點兒動靜都沒有,這不禁讓人懷疑,白虎,到底是不是皇室所養。

疑惑並沒有持續多久,這日暗一來報,聖子出關了。

煙雲山外,由暗一領導的暗衛一直守在那裡,他們的功夫與墨堯幾人不相上下,卻是需要時常隱在暗處,輕易不可現身於人前。

這是容離第二次見暗一,之前盈澤聖子出宮時被他們探到,現在是聖子出關,他臉上一直蒙著一層黑布,根本看不清楚他的容貌。

「稟王爺,」他是趁夜色回來的,出現在小院兒時除了墨堯四人知曉,再無他人看到,他此時跪在正房的地上,向夏侯襄稟報關於盈澤聖子的行蹤,「今日午時,煙雲山內白衣男子自山洞中出現后,便帶領隨身侍者下了山,隨後乘來時的馬車離去,屬下不敢跟的太近,快到城門外時馬車便不見了蹤跡,屬下無能,不知馬車是否入城,請王爺責罰。」

暗一覺得之前自己追蹤時,馬車內的人便發現了,只是沒有行動讓他繼續跟著罷了,到了都城后,不便讓他知曉行蹤,遂將他甩掉了。

夏侯襄點頭,暗一的功夫他自是知曉,出自自己之手訓練,無論是功夫還是追蹤,在江湖上很難碰到敵手。

現如今被發現也不算稀奇,倒是更加能確定馬車內就是盈澤聖子,否則一輛馬車從暗一眼前徹底消失,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總會留下些痕迹才是。

只要有痕迹,暗一就不會跟丟。

「起來吧,你做的很好,」夏侯襄出言道,他一向賞罰分明,「去歇歇吧。」

「謝王爺。」暗一臉上蒙著黑布看不清他的表情,不過從聲音中可以聽出,他還是很激動的。

對於他來說,王爺一句誇獎,比任何賞賜都強。

待暗一走後,容離才出聲,「你說,聖子會不會算到,人是你派去的?」

不是傳言聖子特別邪乎?

能掐會算什麼的,應該是基本功吧?

「不好說。」夏侯襄想了想,他沒與盈澤聖子打過交道,所以不大清楚,能將暗一甩開只能說明聖子功夫好,至於能不能算到,他還真不敢妄下斷言。

拿出隨身玉佩,自從在兄長宮中找到這枚玉佩后,他便一直帶在身上,現在聖子已然迴轉,兄長所託,到底有沒有答案…

容離從身後抱住他,輕聲安慰,「很快就能知道了,你不要擔心。」

她能感覺到阿襄身上那一瞬間的低落,她知道,兄長的事情他一直心存愧疚。

阿襄曾說過,若是當時他沒離京,是不是就能早一些發現兄長中毒的事情,說不定能讓兄長活下來,父皇與母后的事情,可能也會有轉機。

他是怪他自己的,容離知道。

所以,她無比心疼這樣的阿襄,她的阿襄可以那般強大,卻逃不過自己的心魔。

唯有查出兄長與父皇、母后的死因,將幕後黑手揪出來並讓其受到懲罰,阿襄的心裡才能好受一些。

她會一直陪在他的身邊,無論發生什麼事情。

夏侯襄輕嘆,大手覆在她的小手之上,現在的他只有離兒,她是他唯一的支撐。

「離兒…」他輕聲嘆道。

「我在…」容離聲線輕柔。

夏侯襄唇角微翹,她在,便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8章 她在,便好…

5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