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他就這麼噁心嗎?

第465章 他就這麼噁心嗎?

第465章他就這麼噁心嗎?

皖月下了車,按照平時的路線回了端王府,一進王府便被管家攔下了。

夏侯銜回府的事情,滿府上下不出片刻便傳遍了,他們這位主子爺可是好久都沒露過面了,現在回府,他們自然大意不得,手頭上的工作加了十二分的小心,生怕出了什麼岔子被訓。

之前夏侯銜的樣子太過深入人心,不是一般的陰沉,他們打心底里發憷。

夏侯銜一露面,端王府人人自危,好像自打第一位王妃離府,柔側妃又被發現了之前所做之事後,他們王府就沒安生過,王爺的臉色也再沒好過。

管家心裡建設完畢,便去給夏侯銜回報這段時日王府發生的事情。

他是管家,主人家沒在時便罷,現在主子回來了,他有責任將府里的事情彙報一遍。

誰知還沒開口,便聽夏侯銜說道,「王妃這幾日都做了些什麼?」

話語間隱含的怒氣,管家聽得分明,他自然什麼都不敢瞞,將皖月這段日子如何一一說了出來。

包括這段時間,王妃經常離府的事情。

夏侯銜聽完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他還以為皖月出府沒幾次,可聽管家的意思,她已經往外跑了半月有餘!

還真是不拿自己當端王妃了,誰家當家主母沒事便上街的?!

「去門口等著,等那個賤人回來,將她帶到本王面前!」夏侯銜氣急,根本不顧給皖月留面子,當然也不需要。

管家可是下了一大跳,王爺這麼大火氣,出的事情一定不小,喏喏的應了后,連忙跑去門口候著。

這不皖月一回來,他就趕忙攔下了。

「王妃留步,王爺在上房等您。」管家連忙說道,他也不知道要不要給王妃透個信兒,王爺現在脾氣不好,估計和王妃經常離府脫不了干係。

但還沒待他多說什麼,皖月就自行去了上房,不就是夏侯銜嘛,她還怕他不成?

來到上房,管家都沒敢進,在門外候著,以防屋裡主子有什麼事情叫他。

順便,還能聽聽到底怎麼回事。

皖月一進房門,夏侯銜直接一拍桌子,「你還知道回來!」

皖月嗤笑一聲,並不懼怕,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漫不經心的道,「我住這兒,憑什麼不能回來?」

「呵,」夏侯銜冷笑一聲,「你自是知曉自己的身份,還在外面勾三搭四,倒真是個知道羞恥的!」

他怒急,說出的話自是不好聽。

「你嘴巴放乾淨點兒!」皖月怒了,她竟然被一個混蛋說是不知羞恥,他又有什麼資格?

「怎麼,你做得,本王卻說不得?」夏侯銜的聲音冷了下來,咬牙切齒的說道。

「本宮什麼都沒做,你憑什麼這麼說?再者說了,莫說本宮沒做什麼,就是做了什麼你也管不著!」皖月也怒了,他這話是什麼意思,她又不是去做那苟且之事,他話憑什麼說的那麼難聽!

「沒做什麼?那你為何天天往外跑?」夏侯銜依舊咬著她不放,「今日若不是碰到個老實的,還知道叫上我,換了旁人,怕是真要成了好事吧!」

皖月胸廓不住的起伏,她是真的被氣著了,任那個女子被如此說,都要氣的去撕了那人的嘴的,「你信口雌黃?捕風捉影的事情拿過來就說,你還是個男人嗎?怪不得容離看不上你!」

容離是夏侯銜心頭最大的傷痛,皖月自然知道,當然直接往痛點上踩,她才不管夏侯銜的死活。

果然,一提容離,再加上皖月說的是看不上他,夏侯銜當下便急了,站起來走到皖月面前,揚起手就要打。

「你要幹嘛?!」皖月噌地站了起來,對著夏侯銜怒目而視,「你還敢打我?」

『啪』地一聲脆響,夏侯銜的巴掌瞬間落下,目光陰狠的看著皖月,「本王有什麼不敢的?」

她一個小小的楚國公主,還敢在他面前張狂,聯姻之事是南楚求著他們天祁的,能指給他,已經是皖月莫大的福分了,現在竟然還想在他府中作威作福,他還不能教訓她了?

皖月頭被打的偏向一側,第三次了,這是夏侯銜第三次打她!

捂著臉頰,皖月髮絲散亂,嘴唇微微有些哆嗦,惡狠狠的看著夏侯銜,「你!你好大的膽子!」

說著,劈手就要向夏侯銜打去,可她哪裡是夏侯銜的對手,無論是力氣還是武功,她都是敵不過的。

最後不出意外的被夏侯銜制服,將她雙手控制住。

「本王大膽?」夏侯銜像是聽到什麼笑話般笑了出來,「大膽的是你吧!」

夏侯銜捏著皖月的下巴說道,「你覺得以你的所作所為,本王還不能治你個七出之罪嗎?」

「那你倒是把我休了啊!」皖月氣急,她打不過夏侯銜,挫敗感令她的怒氣更勝,太陽穴旁的青筋暴起,可以看出她此時有多恨。

「本王為什麼要把你休了?」夏侯銜玩味的看著她,「把你休了,還有什麼樂子?」

一連兩個反問,夏侯銜的手輕輕撫在皖月的臉上,他離她極近,呼吸噴在她的臉上,令她噁心至極。

『嘔』,伴隨著嘔吐聲,胃裡的東西翻江倒海的被吐了出來,弄了夏侯銜一身。

夏侯銜觸電般的鬆開手,看著滿身的污穢之物,火氣騰騰往上冒。

他就這麼噁心嗎?

噁心到她看著他都能吐出來?

夏侯銜簡直要氣炸了,看著還在嘔吐的皖月道,「你死了那條心吧,本王不會休了你的,放你自由豈不是便宜你了,你回院子好好反省反省,什麼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

說完再顧不上罵皖月,趕忙出去換衣服了。

管家在門外聽得一清二楚,見夏侯銜出來,連忙讓小廝通知廚房燒水,王爺得沐浴更衣。

同時又回頭看了一眼正吐著的皖月,不得不說王妃有些過了,每天往外跑不說,還吐王爺一身,空氣里瀰漫著一股酒氣,一看王妃就是喝多了。

王妃當成這個樣子,還真是少見,怪不得王爺生氣呢,若是他媳婦是這個樣兒,他也要被氣死的。

管家沒再管皖月,她這邊不忙事,還是先顧好王爺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5章 他就這麼噁心嗎?

5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