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她怕什麼?!

第463章 她怕什麼?!

第463章她怕什麼?!

大白不知道,自個兒這波仇恨值拉的這麼大,小黑和夏侯襄都看不慣它霸佔著容離不放,本來『仇怨』不小的主僕二人迅速結成同盟。

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讓大白遠離離兒(小離兒)。

就是不知,這『美好』的願望到底能不能實現。

——————

京城,松鶴樓。

這日正是皖月和夏侯禹約好要見面的,皖月早就在松鶴樓定好了雅間,她與夏侯禹身份特殊,若是被旁人見到了不大好。

未時初刻皖月便等在了那裡,臨窗而立,時刻關注著樓下的動靜。

未時三刻,寧王府的馬車出現在人群中,皖月放下心來,整理了下衣衫,叫了小二過來。

因為只跟夏侯禹說了松鶴樓相見,卻未說其他,現在人快到了,她在哪個雅間里等著總要有人知曉並去迎一迎才是。

給了賞錢,小二樂顛顛兒的領命去了。

皖月坐在桌前,將茶水倒好了,調整好表情,沒多久雅間門便被從外面推開。

「請。」小二非常客氣的將人請進屋,接著相當有眼色的退了出去。

雅間一進門處有屏風擋著,就是怕開門關門時,外人看到裡面的情形,當然,裡面的人也看不到外面的。

皖月起身,笑著去迎,夏侯禹一露面,她便要行禮問安,然而話還未出口,便硬生生的頓住了。

笑容完全僵在了臉上。

為何會如此?

因為,在夏侯禹身後,她見到了一個,令她意想不到的人,也是最令她厭惡的人。

夏侯銜!

氣氛瞬間變得怪異,不止是皖月臉色奇差,夏侯銜的臉色也沒好到哪裡去。

今日下朝晚,皇上在朝堂之上對夏侯銜好一頓褒獎,全因他這段時間的努力。

稅收政策稍加改革,國庫又多了一筆進項,而百姓那頭並沒有太大反應,畢竟改革的是一部分,有的牽涉不到其中,事不關己他們自然不會去為旁人打抱不平。

多日的操勞終於有了回報,夏侯銜在朝堂之上的聲譽終於有所改善,加之皇上的認可,讓夏侯銜覺得,朝自己心裡設定下的目標又進了一步。

離兒…

她的名字再一次浮上心頭,夏侯銜嘴角不自覺的彎了彎,他得再快些,將太子之位拿到手中才是。

本來心情挺好,可誰知下了朝,就被夏侯禹給攔下了。

夏侯禹是公認的老好人,沒什麼主見,為人也謙和,夏侯銜皺著眉看著這個存在感不是很強的大哥,「有事?」

尊敬,自然是談不上,他一個庶子如何能和自己這個嫡子相比?

語氣與神色中透出的嫌棄,顯而易見,然而夏侯禹就像沒聽見也沒看見似的,依舊笑得溫和,「今日三弟與三弟妹在松鶴樓設宴相待,我這個當大哥的怎能讓三弟獨自前往,不若咱們兄弟二人一起過去吧。」

松鶴樓?

設宴?

夏侯銜目光轉變為疑惑,剛想開口問他什麼時候要設宴請他了。

可電視火光間,夏侯銜注意到了一個關鍵詞:皖月。

他與皖月早已是水火不容之勢,又怎會一同設宴?

不過,這都是他們『夫妻』內部的事情,旁人根本不知道,夏侯禹說他們『夫妻』請他,自己沒說,難不成是皖月說的?

這個女人又想做什麼?!

夏侯銜登時便覺得胸中怒氣『噌噌』往上冒,再如何,她還是他名義上的妻子,竟然背著他約男人?

他面子往哪兒擱?

一些列的想法瞬間在腦海中轉了一圈,忍住心中的怒意,面上露出了個僵硬的笑容,「如此,便多謝皇兄了。」

「不必,三弟請。」夏侯禹笑著一側身,讓夏侯銜先行半步,這也是為了讓人看出來,他對夏侯銜的尊敬。

夏侯銜點了點頭,邁步走到前面。

夏侯禹目光微閃,看來夏侯銜是真不知道這次宴請了。

那皖月的意思就是,要找他合作了?

夏侯禹唇角微勾,雖然不知道皖月為何選上他,不過他也不是隨隨便便就會應下來的,皖月總要有些本事才行,否則,自己憑什麼與她合作。

這次,就當給她的第一重考驗吧。

夏侯禹一路上與夏侯銜時不時的聊上兩句,儘管知道他心思不在這上面,不過沒關係,他也就客氣客氣,若是什麼都不說,待夏侯銜事後反應過來難免會有所懷疑。

是以,這才有了皖月看到夏侯銜與夏侯禹同時進入雅間的一幕。

皖月突然有些心虛,她現在什麼身份她自是知道,既已為人婦卻單獨約見男子,雖然是大伯,可若沒個合適的理由,是說不過去的。

夏侯銜見她果然在,眼裡噌噌冒火光。

好啊!

他就知道她不是個能閑的住的,沒想到在他眼皮子的底下就能做出這種不要臉面的事情來,當他是死的嗎?

「王妃。」夏侯銜心裡有氣,語氣自然談不上多好,這聲『王妃』即便他控制了再控制,依舊帶著些許咬牙切齒的意味。

皖月竟然下意識的一哆嗦,隨後大概覺得自己這般怕他有些丟人,兩人除了仇恨又沒什麼情愛,她怕什麼?!

調整好情緒,挑了挑眉,福身一禮,「王爺。」

起身後繼續說道,「妾身已經吩咐了掌柜去準備酒菜,王爺與皇兄快些落座吧。」

說著話,皖月又看了夏侯禹一眼,這人到底什麼意思!

夏侯禹心裡門兒清,可面上絲毫不顯,臉上滿是忠厚的笑意,「三弟妹與三弟果然伉儷情深,真是羨煞為兄,今日下朝正巧見到三弟在前面走,既然三弟妹在,那三弟應該也是要來的,我遂邀了三弟同行,不然讓你們夫妻二人等我,便是我的罪過了。」

他可不想見到他們夫妻二人當場鬧將起來,若要鬧還是回家鬧得好,順便還將自己為何與夏侯銜一同過來說了,反正他是『不知者不罪』,就是不知皖月回去能不能過了夏侯銜這一關。

夏侯禹落座時心中輕笑,這夫妻二人看來關係不是一般的差,那他便讓他們再差些,否則,他怎麼能放心與皖月合作。

接下來,就看皖月的表現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3章 她怕什麼?!

5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