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本意漸顯

第447章 本意漸顯

第447章本意漸顯

夏侯禹笑容不變,他慢條斯理的喝了口茶,「這可不好說,自古清官難斷家務事,更何況像我這般聽書人?」

皖月不自在的笑了笑,雖然再問下去顯得她長舌婦一般,可她不想放過這麼好的機會,「皇兄太過自謙,以您的才智若還決斷不出,那這財主的家事豈不是無解了?」

「呵呵,弟妹抬舉愚兄了,」夏侯禹笑著搖了搖頭,「民間有言,嫡之一字大過天,家業若是傳承下去,總歸是要給嫡子的,我想這位財主最後應該也是如此。」

「皇兄說的是,」皖月點了點頭,「只是,這嫡長之事,世間並無定論,有的人覺得嫡字最為要緊,可有的人家卻不墨守成規,若是長子優秀,將家業全數交由長子,也不是不可。」

皖月說完端起茶盞來飲了一口,沒去看夏侯禹。

夏侯禹目光微閃,一瞬旋即恢復正常,「嫡子畢竟是正妻所處,正統自是有它的道理,這也是世人最看重的。」

「可若這財主,本身就不佔個嫡字兒呢?」皖月輕笑,「世事無常,凡事總歸是要靠自己爭取的,若是一降生便將日後的一切都定下來,那哪兒還有那麼多精彩的故事呢?」

皖月停頓了一瞬,笑容更深,「自古成王敗寇,世間所有的法則,不都是勝利者制定的嗎?」

夏侯禹的笑容依舊溫和,只是眸光漸漸深邃,他執起青瓷茶壺給皖月將茶斟滿,「想不到公主見解,倒是許多男子不及的。」

皖月眼睛一亮,微笑頷首,「寧王謬讚。」

「喝茶。」夏侯禹舉了舉杯,兩人將茶飲盡,白麓閣里隨著說書人的離去,人也少了許多,有的還在廳內喝著茶,聊的就是自家的事情了。

皖月心落下一半,接下來就看…

「出來的時間不短了,多謝寧王款待。」皖月說著,準備起身告辭。

「公主慢走。」夏侯禹也站來起來,對著皖月微微頷首,再不多言。

這就有點尷尬了,皖月說走是想讓夏侯禹開口留她,或是約好下回見面的時間地點,夏侯禹不是已經明白她的意思了嗎?

怎麼現在一點要與她商議的意思都沒有?

皖月心思百轉千回,站在當場說了告辭卻不見動作。

夏侯禹面上頗為不解,他看皖月半晌沒動,遂出言提醒,「公主,公主怎麼了?」

「哦,沒事。」皖月尷尬的攏了攏頭髮,看著忠厚溫順的夏侯禹,她心裡不覺有些著急,他是真不清楚還是裝糊塗?

「無事就好。」夏侯禹像是放下心一般,繼續溫和的笑著,等待她的離去。

皖月咬了咬牙,他不吭聲,自個兒也不能就這般走了,遂笑道,「今日與王爺相談甚歡,後日午時本宮在松鶴樓設宴相待,還望王爺賞光。」

「這…」寧王略一思索,應了下來,「如此,便恭敬不如從命了。」

「告辭。」皖月終於放心的走了,上了馬車后,車夫按照約定好的駕車在城中繞了幾圈,才回到車行。

皖月怕有尾巴跟著,來時便繞,回去自然也不例外。

坐在車裡的她有些生氣,這個夏侯禹到底什麼什麼意思?

若是沒明白,為何對她的稱呼變了?說話時還帶著深意?

若是明白了,怎麼她說要走卻不留?事情關乎皇位他不應該更著急嗎?

難道說,之前他變了稱呼就是對她膽識的讚賞?

皖月迷糊了,夏侯禹到底是什麼意思?

卻不知,在她走後,原本早就離開的蕭先生,進了夏侯禹所在的廂房,恭恭敬敬的垂手站在那裡,「王爺。」

「看賞,」夏侯禹吩咐身後的小廝,「蕭先生,說的不錯。」

「王爺謬讚。」蕭先生接了賞銀,他乾的就是張嘴的活,編故事自然不在話下。

「有勞。」夏侯禹淡淡的說了一句,低頭喝茶。

蕭先生很有眼力價兒的退下了。

站在夏侯禹身後的小廝名叫引泉,算是他身邊第一得力的人。

為什麼說算,因為夏侯禹自小養成的性子,誰他都不信任,卻誰都可以利用。

「王爺,咱們回府嗎?」引泉上次多嘴之後,便謹言慎行,雖然他覺得今日王爺與端王妃所言皆是話中有話,可他一時半刻弄不明白其中的機鋒,開口問自是不敢的。

「嗯。」夏侯禹將茶盞里的茶一飲而盡,面無表情的起身,整了整衣衫,再開門時,臉上已然覆著一層溫和的笑意。

任誰看了,他都還是那個忠厚友善的大皇子。

皖月話中的意思他自然明了,沒想到還真讓他給猜中了,蕭先生的故事只不過是個引子,是夏侯禹給皖月下的勾。

皖月一個女兒家,城府不深沒沉住氣,一個故事就將她心中所想給勾了出來。

『嫡』、『長』二字自古便是斷不清的。

是以,更多的大家族,為了避免這些不必要的紛爭,在正妻誕下嫡長子之前,妾室是不允許有孕的,無論男孩還是女孩。

然而,能嫁入皇室,或者在皇室生存下來的人,都沒有善茬,沒個手段怎麼成。

所以,嫡長子在皇室中少之又少,不知什麼時候自家院子里的側妃或妾室便有了身孕,皇家最重子嗣,無論哪個皇子家有了孩子,都是要好好養起來的,斷沒有打掉的說法。

也就是先皇與先皇后感情好,大皇子既是嫡又是長,太子之位也是他的。

可那又怎樣,最後的皇位還不是落到了夏侯贊的手裡。

夏侯禹對夏侯贊沒什麼父子情,親情淡漠也算是皇室中人的一大通病。

夏侯禹知曉,夏侯贊屬意夏侯銜,雖然太子未立,不過但凡下旨,夏侯銜當上太子的可能性要比他多的多。

這就很有意思了,皖月放著能讓她母儀天下的夏侯銜不要,反倒找到他。

皖月是什麼意思?

夏侯禹不是不心動,要知道皖月身後可是有整個南楚作為後盾的,有了她的支持,太子之位可以說順利納入囊中,最後那個位子,自是不在話下。

夏侯銜與皖月不合,這他看的出來,只是夫妻之間能鬧成這樣,還是令夏侯禹沒底。

他得再看看,可別是夏侯銜夫妻倆,給他下了個套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7章 本意漸顯

5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