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被誤會了!

第434章 被誤會了!

第434章被誤會了!

容離跟被雷劈了似的瞪大了眼睛,接著『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笑的那個花枝亂顫。

她終於扳回一局啊!

容離頓時覺得神清氣爽,完全忘了去想一下,夏侯襄怎麼好端端的就對著她流鼻血了。

許是乾笑不大過癮,容離還掐腰仰天長笑。

那樣子,甭提多得意了。

夏侯襄眼裡都快冒火了,他的小妻子一對誘人的玉兔若隱若現,芊芊細腰不盈一握,一雙修長的腿白皙筆直。

偏生她還掐著要,那對玉兔隨著她的笑聲一抖一抖的。

很好,夏侯襄直接用袖子將鼻端的血抹去,這種粗魯的動作他從沒做過。

不過,那又有什麼關係?

他要準備開飯了!

容離得意的笑著,突然眼前一花,接著就看到了夏侯襄那張放大的臉。

伸手摸了摸身後,嗯,是床鋪。

「呵呵,」容離笑容漸收,她眨了眨眼,「那個…」

她想問問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怎麼前一秒他還在流鼻血,下一秒就給她擱床上了。

動作是不是太快了一點?

「離兒,是在誘惑我嗎?」夏侯襄低沉的嗓音響起,落入耳中如大提琴般悠揚。

…又帶了些許沙啞。

容離『咕咚』咽了下口水,阿襄在她耳畔密語的聲音也太好聽了,明明是他在誘惑她嘛!

剛想說話,可下一秒容離便看到她眼裡那兩束『嗖嗖』跳躍的小火苗,她好像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了。

大手在她腰間摩挲,觸感相當清晰,容離這才想起來自己的穿著,微微低下頭,她又咽了下口水。

她衣服啥時候開的?!

怪不得他又是流鼻血、又是兩眼冒火光的,敢情是因為這個啊。

夏侯襄順著她的視線往下看,這一看鼻尖又有些癢,趕緊抬起頭來。

恰巧便看到了她因為害羞變的緋紅的雙頰,以及因為懊惱輕咬的下唇。

這樣的容離散發著自己都不知道的誘惑力,羞澀中透著一絲成熟,夏侯襄覺得一團火自體內迸發,燙的他心尖直顫。

一陣掌風將燭火熄滅,月光順著窗欞撒進屋內,朦朧的月光中一對璧人交頸纏繞、倒影搖曳。

翌日,天大亮。

容離自床榻上悠悠轉醒,一夜歡愉令她渾身酸痛,身邊那個始作俑者正滿目柔情的看著她,此時見她醒來輕聲問道,「醒了?」

「嗯。」神志還未完全歸位的容離,嗓音似小奶貓般輕柔甜美,藕節般的手臂伸出圈住夏侯襄的脖頸,整個人都往他懷中靠去。

夏侯襄的心快要化成一汪泉水,他的離兒柔軟的不可思議,給他無限的歡喜,看著懷中如此依賴他的小兒,雙臂未收將她抱的更緊,一吻落在她的發上。

他,真的恨不能將全世界最好的都給她。

夏侯襄的手一下一下摸著她的發,她怎的這般美好,令他總是想要無窮無盡的索取,不知疲憊。

某種意識又要崛起,就在這時容離漸漸自混沌中清醒了過來,她秀氣的打了個哈欠,心裡暗下決定,『這衣服以後打死她也不穿了,簡直…不勝腰力啊!』

許是兩人姿勢的問題,容離還沒感覺到近在眼前的『危險』,小手自他腰間滑到胸前,還未推便被一隻大手給抓住了。

「別動。」

語氣中那些許的隱忍,被容離聽了個正著,恰巧她一動,當即感受到了…

「兄弟,別衝動!」容離趕緊開口,並一動不動,力求不要在碰到什麼不該碰到的地方。

夏侯襄差點沒被她給氣樂,這稱呼瞬間讓他想到倆人第二回見面時,她耍的那手流氓。

微微咬著牙說道,「誰是你兄弟。」

明顯對這個稱呼很不滿有沒有?

容離眨了眨眼,連忙改口,一臉的無辜,「相…相公…誒,你看我叫你相公你就這樣,壯士?壯士!」

叫什麼都沒用,因她起來的火,她得負責滅掉。

於是,當容離再次渾身散架躺在床上,一臉控訴的看著夏侯襄時,便見他滿臉饕足的模樣,「我跟你講,你這樣遲早那啥盡而亡的!」

簡直沒夠啊!

「啥?」夏侯襄忍著笑意反問。

「少裝傻,你肯定知道。」容離瞪著他,這人就愛揣著明白裝糊塗,哼。

「不會,我身子骨好。」

夏侯襄大手一撈,將她攬在懷中,嚇得容離趕緊推他,「你別鬧了啊,太陽都曬屁股了,再說咱是在軍營!」

哪能…縱那啥過度呀。

「不鬧了、不鬧了,」夏侯襄連連保證,「就抱抱,好不好?」

容離這才放鬆下來,靠在他的懷中,小聲嘟囔了一句,「這還差不多。」

夏侯襄唇角微彎,一下下拍著她的背。

突然,容離猛地做起,驚呼一聲,「完了!」

「怎麼了?」夏侯襄不明所以的看著她,順帶瞟了一眼絲縷未著的她,喉頭明顯滾動了一下。

容離趕緊拉起被子來給自個兒蒙上,順便瞪了一眼不正經的某人,「昨兒咱倆出門時,我是不是穿的男裝?」

「應該是。」夏侯襄點了點,離兒進軍營的身份就是軍師,所以自然穿的是男子裝扮。

「那完了,咱昨兒遛個彎回來,我又進了你帳子一夜未出,那不就…」容離想到了一種可能,重重的咽了口唾沫,「被誤會了!」

夏侯襄笑了,「誤會就誤會,你我是夫妻,有什麼所謂。」

「當然有所謂啊,他們絕對得說你是斷袖,」容離懊惱的說道,「早知道就分開睡了,這下麻煩了。」

夏侯襄拉過她攬在懷中,「誤會便誤會,哪有分房睡的道理?反正已經這樣了,讓他們自去誤會便是。」

容離無語的看著她的男人,很想問一句『王爺你說話這麼光棍,別人知道嗎?』

夏侯襄可不管那些個,好不容易將離兒接到身邊來,還不能睡一起了,那是什麼道理。

兩個人是正正經經的夫妻,只不過離兒不大想這麼早便暴漏自己的身份而已,再說他也怕換回女兒家衣裝的離兒,吸引太多人的目光。

那一幫大老爺們,若是成天盯著他媳婦兒看,他會不樂意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4章 被誤會了!

5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