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鼻血…鼻血…

第433章 鼻血…鼻血…

第433章鼻血…鼻血…

夏侯襄頗為認真的點了點頭,主帳內的營房配有單獨的浴房,這應該算是給主帥的特殊福利吧。

容離斜了他一眼,「那你直接指給我不就得了?」

還特地站起來帶她,明明就在偏門東面,這人,不會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吧?

「怕你找不到。」夏侯襄滿目柔情,微微低頭看著她。

容離臉頰不爭氣的又紅了,好吧好吧,看在他身體力行給她帶路,她姑且不懷疑他話中的真實性。

「真的,不需要我進去陪你?」夏侯襄慢慢上前,雙手撫上她的側腰,溫熱的呼吸輕輕散於她的臉上,雙眼中是她的倩影,「嗯?」

微微挑眉,目光專註。

容離成功的又看他看傻了,哪怕之前心裡已經不住的給自個兒建設,可到了關鍵時刻還是沒把持住。

鼻端一癢,兩道鼻血順著順著鼻唇溝『跐溜』流了下來,一雙眼睛還傻乎乎的盯著夏侯襄看。

夏侯襄沒想到就說說話她都能流鼻血,連忙伸手將鼻血抹去,再不弄都要流到嘴裡了。

他一動,容離便回過神來,看著他指尖的一抹紅,自個兒又抹了一把。

啊!

明明商量好的不流,怎麼又來了!

她不要面子的啊!

容離簡直要找個地縫鑽進去了,她盡量讓自己保持淡定,將頭上揚四十五度。

這樣不是為了不讓眼淚流下來,她特么是為了不讓鼻血流下來啊!

誰來評評理,有哪個女孩子老是對著自家相公流鼻血的啊!

他們是夫妻啊!

而且已經是睡過的那種啊!

現在弄得她很被動啊!

啊!

容離深呼吸一口氣,鼻端底下一道紅印子,用在正經不過的語氣說道,「不用,謝謝。」

說完,淡定繞過夏侯襄的走到浴房內,關門。

夏侯襄低沉悅耳的笑聲自門外響起,看來他的離兒最近火氣有些大,他等會得讓她…泄泄火啊。

正想著,已然關上的門又被推開,夏侯襄挑眉看著從裡面出來的小人兒,難不成改主意了?

容離沒想到他竟然沒走,沖他咧嘴一笑,接著蹽開蹄子就往回跑。

她,忘拿換洗衣物啦!

這澡洗的相當坎坷,容離身心疲憊的洗完了澡,邊擦頭髮邊從浴房裡出來,不行,她得趕緊讓自個兒的小心臟適應過來。

老這麼著還行?

往後她可是要日日見阿襄的,難不成每天心跳加速外加流鼻血啊,那她還活不活了。

對了,明日她得找個軍醫看看,用不用吃點葯啥的,這一衝動就流鼻血可還成?

她又不能把自家相公給戒了,那就只能吃藥了。

調理調理身體嘛,容離越想越覺得可行,明兒她就去尋人。

夏侯襄正在看兵書,見她回來了,起身將她拉在床邊坐下,接過帕子幫她絞發。

容離本來還有些不好意思,可看到被放下的兵書,眼睛一亮拿了起來,「你也有這本啊。」

「嗯,」夏侯襄微帶笑意的聲音自背後響起,「看過?」

「是啊,二哥曾借我看過,我覺得不錯想讓他給我尋一本去,結果等了許久都不見他給我尋來,」容離皺了皺鼻子,「許是忘了,我後來也不記得了,現在看到才想起來,這兵書寫的不錯,是二哥書房裡唯一一本上等兵書了。」

這書寫的相當有水平,比其他那些二道販子編纂的高出一大截去,她二哥雖然喜愛兵法,可家裡沒個人能指導,認識阿襄還是因為她,所以容喆的書房裡兵書不少,但質量高的不多。

夏侯襄見她對這本書愛不釋手,邊輕柔的幫她絞發邊道,「若有什麼想看的直接找我要便是,這營帳里能入眼的書不多,明日我找幾本給你。」

「真的?」容離欣喜的轉過頭,她家相公找的必屬精品呀。

「自然。」夏侯襄點了點頭,能讓她感興趣的他當然要滿足,自家夫人想要什麼,他都能給找來。

「你真是太好了,」容離笑完了眼眸,一伸手環住夏侯襄的腰,仰著小臉看著他道,「我家相公怎麼這麼好呀。」

「那是因為我家夫人好,」夏侯襄笑著點了點她的鼻尖,「好了,我去沐浴,這外衫不幹凈,先鬆開。」

「嗯,」容離乖巧的做好,點了點頭,「你快去吧。」

夏侯襄傾身在她額間落下一問,說了句『等我』,便轉身去往浴房。

容離穿著中衣小臉兒紅撲撲的坐在床榻之上,明明很正常的兩個字,怎麼偏他說出來帶著無盡的深意。

她害羞啊!

拉過被子蓋在頭上,開始在床上滾來滾去。

怎麼辦?怎麼辦?

她家相公太誘人了,她控記不住她記幾啊!

『呼』掀開被子,坐了起來,這人老是誘惑她,不行,她得變被動為主動,趁現在她捯飭捯飭。

拉過自個兒的小包袱,容離一伸手將睡衣拎出來了。

嘿嘿,這個她一路上都沒好意思穿,還是之前讓絨繡閣幫她做的。

也不知道為啥,出來時她愣是把壓箱底兒的這件給拿出來了。

輕薄小弔帶。

容離雙手拇指和食指捏著倆帶子傻樂,待她換上,嘿嘿嘿…

鑽到被子里,將弔帶睡裙換好,容離從被子里露出頭來,還沒回來。

太好了,趁這會她下地看看,合不合身。

裸粉色的睡裙貼身剪裁,玲瓏有致的曲線在燭光下越發動人,輕薄的材質平添一份神秘,若隱若現的身軀在睡裙的包裹下讓人想要一探究竟。

容離雖然沒照鏡子,但低頭看了看露在睡裙外那雙修長的大白腿,她覺得…有點兒清涼。

打包袱里又將配套的外衫取出披上,這外衫長度及膝,低頭將帶子繫上,又彎腰拽了拽裙擺。

嗯,這樣好一點。

但…僅僅是好一點。

容離心裡有點兒慫,要不,她還是換回中衣吧,這衣服她下次…下次再穿。

這麼想著,容離彎腰就要去夠床上的中衣,正在這時房門被推開,容離動作一僵,心道完了,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來人不是旁人,正是已經沐浴完的夏侯襄,他身上還帶些許著氤氳的水汽,看見容離彎著腰不知在夠做什麼,他將房門關上,走到近前,「離兒,你在做什麼?」

「沒…沒什麼。」容離手忙腳亂的將中衣塞進被子里,卻在慌亂間不小心勾到了身前的帶子,她站起身,帶子正巧被用力一拽,身前的帶子被無聲無息的解開了。

她站直了身子,沖夏侯襄一樂,「你洗完了。」

「嗯。」夏侯襄只覺得喉頭一緊,看著此刻她的樣子眼睛都變得直了,還未開口說話,便覺得鼻尖一熱。

『跐溜』兩道熟悉而陌生的紅色,順著他的鼻端…流了下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3章 鼻血…鼻血…

5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