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酒里有毒!

第423章 酒里有毒!

第423章酒里有毒!

戚華唇邊的笑容就那麼僵在臉上,他一點點低頭看去,一隻好看的手將已然滑落的酒杯端的穩穩噹噹。

順著手往右看,自然而然地便看到墨陽的那張笑臉。

戚華現在真的撕了他的心都有,明明自己的目的就要達到,這人多什麼手?

剛剛就是他,要不是因為他打岔,自己也不至於看不清杯子的走向,從而拿到毒酒!

戚華在心裡將墨陽罵了個狗血淋頭,面上的笑容越來越僵硬。

容離似笑非笑的看著戚華道,「戚大人,怎麼手還滑了?」

墨陽憋著笑,手把手的將酒杯塞到戚華的手上,塞完也不鬆手,握著戚華的手面上一派嚴肅的說道,「戚大人,請吧。」

剛剛王妃給他打眼色,墨陽當下便心領神會,時刻注意戚華的動作,之後便在他鬆手后的第一時間伸出手,將酒杯牢牢抓在手裡。

還想跟他們玩這手?

也不看看他們王妃是誰?

戚華悲催的發現自己的手不能動了,墨陽微微用力,抓著戚華的手緩緩向上送,明顯是要將酒灌到他口中。

戚華力氣哪兒有墨陽大,眼見得酒杯離自己越來越近,他腦袋不受控制的往後仰,這時容離在旁伸出一根手指頭,從後面將戚華的腦袋支柱,眼眸中冷光乍現。

「戚大人,躲什麼?喝酒啊!」

容離的聲音已然冷冰冰的沒有溫度,戚華一個哆嗦嚇得面無人色,他現在手被控制著,腦袋又不能向後仰,就在酒杯將將要碰到他嘴唇之際,戚華『哇』地一聲哭了出來。

酒杯里可是大名鼎鼎的砒霜,這要是喝進嘴裡必死無疑。

戚華本就不是一個能挺得住的人,現在已經把他逼到這個份上,他腦袋裡緊繃的弦『啪啪啪』全斷了,只知道若是酒沾唇他必死無疑!

在生死存亡的大事件上,戚華沒能忍住心中的懼怕,大哭出聲並喊了救命。

容離給了墨陽一個眼色,墨陽將手鬆開,戚華一瞬間得了自由,連滾帶爬的跌落在地上,哆哆嗦嗦的手腳並用往後挪,他要遠離那張桌子。

這邊動靜鬧得大,在外守衛負責治安的將士們烏泱一下全衝進來,戚華宴請軍師這事他們知道,軍師還特意讓他們在附近巡邏保證安全。

此時聽到救命聲,他們自然以為是出了什麼意外,連忙跑進來看看。

容離見他們進來便放心了,審犯人總要有人證在場不是?

「戚大人這是怎麼了?好端端的叫什麼救命?」容離裝作不解的看著地上的戚華,並吩咐了一句,「墨陽,去將戚大人扶起來。」

「是。」墨陽自然領命,但他去是去,手裡可還端著那杯毒酒呢。

戚華現在就猶如驚弓之鳥般,你不嚇他他還哆嗦呢,更何況墨陽是明晃晃的嚇唬他。

戚華邊搖頭邊往後挪,墨陽端著酒緩緩上前,「戚大人怎麼坐地上了?來趕緊起來,咱們不是正喝酒呢嗎?」

「不,不,我不喝酒!」戚華扯著嗓子叫。

「這是為何?酒是你要的,怎麼現在又不喝了?」容離皺著眉頭看向戚華,接著面上帶著一層怒意,「之前雲某說不喝你非要叫酒,現在雲某將酒喝了,你卻接二連三的推阻,戚大人是不是應該給雲某一個說法?」

話中的怒意顯而易見,後來的將士們大概明白了是什麼情況,不禁不贊同的看著地上的戚華,不就一杯酒嗎,做什麼弄成這樣子,軍師賞光還先將酒喝了,這戚華也太不上道了。

平日里不是挺會做人的嗎?

戚華屁股搓地的往後挪,他眼裡只剩那杯毒酒,眼睛都變直了,「你別過來,別過來!」

那樣子怎麼看怎麼像良家婦女遇流氓。

容離不高興了,「戚大人若是不說清楚,我便讓人將酒給你灌下去,太不像話了,我跟隨王爺那麼多年,還未曾見過有你這樣的人!」

當下大怒一拍桌子,「墨陽,將酒給他灌下!」

「是!」墨陽回聲嘹亮,步履快了幾分,他剛剛就是為了嚇唬戚華,現在便更是了,若是不嚇狠了,戚華當真不會說實話。

眼見得酒杯越來越近,戚華蹬著腿兒的往後搓,就在墨陽擒住他要往嘴裡灌的時候,戚華突然大叫,「酒里有毒!」

一句話出,屋裡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只不過容離等人是假愣,剛進來的將士是真愣罷了。

將士們目光懷疑的看著容離,這毒,不會是軍師下的吧?

容離又一巴掌拍桌子上,顯然氣急,手指著戚華哆哆嗦嗦的道,「好你個戚華,竟敢口出狂言,我來問你,剛剛咱們的酒都是出自同一把酒壺,為何我喝了沒事,你卻說有毒,你是不是…是不是要栽贓陷害於我,我告訴你,今日你若不給我個說法,待明日我便上奏給戰王爺,請王爺前來定奪!」

戚華在說出有毒的時候便迴光返照般的又一次福至心靈,現在這麼多人,若是將毒推到容離身上,他不僅能得救,還能把容離名聲搞臭。

可容離搶先他一步搬出戰王,戚華心中剛剛燃起的希望之火馬上就被澆的連火星都不剩了,先不說這毒是誰下的,單單戰王來后一查這壺,他就是有十張嘴都說不清了。

意識到自己已經無力回天,若是請容離寬恕沒準還能得一條活路,戚華的頭重重的垂了下去。

容離眼睛眯了眯,看來火候差不多了,「你若不說那便罷了,還是待明日我上奏…」

「毒是我下的。」戚華現在也不掙扎了,直接將大實話說了出來。

「什麼?!」容離還沒吭聲,進來的那些將士先不可思議的驚呼出聲,接著小聲議論起來,對著戚華指指點點。

「你下的毒?」容離反問道,「那怎麼我喝了沒事?」

「誒,」戚華認命的嘆了口氣,他既然已經交代,便不怎麼緊張了,推開墨陽站起身,走到桌邊將酒壺蓋打開,往裡一指,「這壺是分心的,一面有毒一面無毒,蓋上有機關可令壺心旋轉,剛剛…你喝的是無毒酒。」

聽到這話的人無不感嘆,還有這種壺,若是一面放白酒一面放果酒,簡直不要太美哦。

咳,扯遠了。

戚華已然承認,接下來便是定罪,戚華深知自己罪無可恕,不住的給容離磕頭,說自己豬油蒙了心,一時糊塗還望大人開恩。

容離目的已然達到,讓人將戚華先關進地牢,待兩日後夏侯襄過來,再行宣判。

戚華已然翻不起浪來,容離將西南邊境所有事物處理妥當,過兩日便要動身去往東南,她此行的目的終於達到。

她,很快便能見到阿襄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23章 酒里有毒!

5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