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仇?

第410章 仇?

第410章仇?

齊羽怒氣上涌,腦袋都要氣木了,他衝口而出,「戰王將我們留下時你們是怎麼做的?大丈夫敢作敢為,你們這樣,如何配當一國的將領?」

吳越鬆了口氣,他就喜歡這種沒腦子的,只見吳越沉著冷靜的說道,「齊羽兄,你剛剛還說你們損失慘重是因為我們推你出去當靶子,怎麼一會兒的功夫又變成戰王爺將你們留下,你這…前後說法不大一致啊。」

聰明人自然知道說哪點,能抓住別人的注意力。

吳越認為,自己就是這樣的聰明人。

果不其然,一眾的將領紛紛迎合,直說齊羽是睜眼說瞎話。

齊羽都要瘋了,明明是這些人睜眼胡說,怎麼到了他們這裡,胡說的就成自己了?

顛倒黑白的本事,他覺得這些人簡直練就的如火純青。

一時間爭吵不休,各國國君全部黑著臉,包括黎皇。

他是相信齊羽的,畢竟自己國家的將軍,他不可能不信。

另外,他之前對於吳越的話本就有所懷疑,自己國家的兵就算再驍勇善戰,可斷沒有如此為旁人著想的道理。

一句為了大軍撤退,犧牲自己,黎皇心下先行懷疑了三分。

現在聽到齊羽所說,這才與他之前所想差不多,只不過,其中的話難免有些添油加醋,大體上應該差不離。

無論什麼樣的原因,東黎已然損失慘重,那些老狐狸應該也看出了些端倪,已經隱隱漏出不給他面子的姿態。

再這麼吵下去根本無濟於事,對方人多勢眾,而且這駐軍營地的主力軍依照現狀看來,總共分為兩派。

他們東黎一派,剩下一派是…非東黎的所有國家。

這種情況下,他們東黎根本不可能佔優勢。

黎皇心裡氣歸氣,腦子還算清醒,就在眾人爭吵不休之時,他揚聲說到,「好了,大家停一停。」

爭吵被打斷,黎皇緩緩坐起,看著眾人開口道,「無論事情到底如何,人能回來便好,現在我們應該擔心的是偷襲的隊伍,為何到現在還未迴轉,糧食到底有沒有到手,這才是重中之重!」

許是剛緩過勁來沒多久,黎皇說話時還有些虛,不過倒不耽誤表達他自己的意思。

眾國君在聽到這話時,心裡暗暗鬆了口氣,同時擔心又上心頭。

關於之前說的那點事,他們心裡都有數,自個兒國家的將領什麼樣自個兒知道,既然黎皇不再追究,他們當然樂得裝傻。

現在最該擔心的事情是糧食,也不知道到底得手沒?派出去的人到底損失有多少?運回來的糧食又能有多少?

一個接一個的問題接踵而來,眾國君不由得眉頭緊鎖,情況到底如何,他們現在無從知曉。

黎皇見穩住了局面,也就不想這群人在自己面前礙眼,他閉了閉眼睛,做出疲憊非常的樣子,「眾位兄弟不如先行離去,待有消息了,咱們再在一處商議,如何?」

「好,那我等就不耽誤大哥休息了。」蓋余皇帝最先出聲,儼然一群人中領頭的樣子。

黎皇眼角跳了跳,余皇也太心急了些!

眾人紛紛退出營帳,再去何處,黎皇無從知曉,他閉著眼睛,將所有情緒掩蓋。

只是那齊羽,在看到自家皇帝就這麼輕輕放過那些人,實在心有不甘。

『噗通』一聲又跪在地上,齊羽恨聲說道,「皇上為何不再追究,此次我東黎損失近兩萬人,全因…」

「夠了!」黎皇倏地睜開雙眼,火冒三丈的說道,「你說話不長腦子,現在要朕如何追究?」

語氣之重、嗓門之高直嚇得齊羽一哆嗦。

黎皇尤自不解氣的說道,「既然是陳述事實,就不要添油加醋,蓋余吳越正是抓住你這一點,才將你堵的無話可說。現下他們合為一夥,朕說再多又有何用?」

雙目為眯,黎皇的眼中迸發出無邊恨意,「早晚有一天,朕要讓他們血債血償!」

齊羽這才明白,皇上之前的話不過是緩兵之計,皇上是相信他所說的,齊羽一改之前的憤怒,他就知道皇上不會讓他們白白受了損失的。

「只是,」黎皇突然眉頭一皺,「那麼多人,戰王為何獨獨留下咱們東黎?」

像是點名留人這種事,戰王好像從來沒有干過。

往日都是直接打上來,管你東黎西黎,膽敢侵犯全部吊打。

今日如此,到底為何?

黎皇這問題,直接把齊羽也弄糊塗了,他點了點頭,疑惑道,「屬下當時沒多想,現在想來確實蹊蹺,看戰王的樣子,倒像是與我們東黎有什麼仇似的。」

仇?

東黎和戰王的仇也就是這場仗了,但這又不是東黎一國的事,沒道理只逮著他一家打。

君臣二人就這一奇怪的現象想了半天,愣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也不怪他們糊塗,容離從沒暴露過身份,他們根本沒辦法將容離與戰王聯繫到一起去。

欺負了人家媳婦兒,人家自然要找回場子的。

雖然,他們東黎在西南駐地並沒有得到什麼便宜…

幸虧他們不知曉其中緣由,不然黎皇一定會鬱悶到吐血,自個兒不光沒有佔領西南一寸土地,還擱了四萬人外加一個軍師進去。

若說欺負,應該是那根棍兒欺負他們東黎才是!

一提長棍兒將軍,黎皇又是一頓腹誹。

身處西南的長棍兒將軍容離突然打了兩個大大的噴嚏,她抬頭望了望天。

唔…誰在罵他?

揉揉鼻子繼續看向校場上正在訓練的眾人,容離表示她現在相當滿意。

她直接管轄的一千來號人已經有了飛躍式的進步,一個個小團隊默契非常。

其中大部分得益於他們的刻苦訓練,當然,容離認為其中一小部分原因,和她安排的住處是分不開的。

瞅瞅現在隱隱有些匪氣的十九營房的小伙兒們,與之前呆板的形象相比,不知鮮活了多少。

就連年紀最小的秦勇,漸漸也被傳染的像只小泥鰍一樣滑不溜手。

容離覺得假以時日,這幫人往戰場上一放,絕對會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0章 仇?

4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