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有沒有根棍,打仗很厲害的那種?

第398章 有沒有根棍,打仗很厲害的那種?

第398章有沒有根棍,打仗很厲害的那種?

「什麼?!」黎皇大驚,腦門上的汗一瞬間便下來了。

糧草被劫,那還怎麼打仗?

「咱們的糧草都被劫了?天祁什麼時候進來的?」黎皇眉頭緊鎖。

沒道理啊,就算他消息再不靈通,也不至於天祁大軍進駐地劫糧草,他卻一定動靜都沒聽見吧。

天祁將士在厲害也是人不是神,還能大白天神不知鬼不覺的就將糧草劫走了?

再說,他們怎麼運出去的呀?

一連串的一問在黎皇的腦海中徘徊,他目光緊緊盯著對面的幾位國君,他需要一個合理的解釋。

「不是,大哥你誤會了,是我們在路上的糧草被劫了,」蓋余國君站出來解釋道,「今日,我們幾國的糧草剛抵達邊城,結果就被早等在那裡的天祁大軍給劫走了。」

「哦,」黎皇恍然大悟,原來不是駐地出事了,嚇死他了,若是自己這邊糧草沒了,他可就要哭死了。

可是,他有個疑問,「你們的糧草,是什麼意思?」

糧草不是各國管各國的嗎,怎麼還湊一起了。

蓋余國君臉都快皺成包子了,「大哥您也知道,我們幾個國家國土小、兵力弱,要是單獨押運糧草,萬一路上碰到強人,我們會損失慘重的,所以最後一合計,乾脆一起押運糧草,路上也好有個照應。」

「原來是這樣,」黎皇點了點頭,「你們怎麼知道是天祁那邊的兵?」

一提這個,司幽國君就來氣,他上前一步將手裡的紙條遞給黎皇,「大哥,您看看,夏侯襄簡直欺人太甚!」

黎皇疑惑的將紙條打開,只見上面短短一行字:糧草本王拿走了,想要,派兵來取。

落款,正是夏侯襄。

黎皇邊看,司幽國君氣呼呼的在他旁邊念叨,「大哥,您是不知道,他們就是專門等在那裡等我們糧草的,逃回來的押運官說,他們本來好好的走在邊城,突然從天而降一批士兵,見著他們二話不說抽刀就砍,趁他們愣神之際傷了好多我們的人,後來更是不知收斂,一炷香的功夫,幾乎將我們的人全部消滅,押運官見大勢所趨,帶著幾個倖存的人正要逃,結果就被他們給叫住了。」

說道氣憤處,司幽國君咬牙切齒道,「他們本以為自己也要命喪於此,正準備拚命反抗,誰知對方遞給他們一張字條,說道『去告訴你們的皇帝,往後你們糧草,我們包圓兒了』,大哥你說,他們是不是欺負人!」

黎皇聽完也挺生氣,不過這事沒落他頭上,他也就跟著打抱不平而已,「夏侯襄簡直欺人太甚,你們莫急,待咱們商量商量,再行應對。」

他雖說是勸說,不過卻也有自己的私心。

他們幾國糧草損失,黎皇深表同情,不過這事跟他又沒多大關係,所以看上去便沒有那麼感同身受。

司幽、蓋余等幾國國君聽到這話,不禁一愣。

他們來告狀就是為了讓黎皇給他們撐腰,整個營地說白了就是黎皇在做主,他們的糧食丟了心裡甭提多著急。

駐地里有一個算一個,都等著張嘴吃飯呢。

若是斷了糧,他們怎麼上戰場?

撫州城裡的駐軍,已經是他們從國內拉出來最精壯的士兵了。

若是這些沒了,他們國家能不能撐住還兩說呢。

黎皇說完見他們沒吭聲,便繼續說道,「現在天色已晚,各位兄弟先回去歇歇,待明日咱們開個會,商量好了對策,咱們定要天祁給個說法。」

這話說的要多沒誠意,就有多沒誠意。

幾國國君都不傻,自然知道黎皇根本沒當回事,一時間心便有些冷。

他們將自己的國家壓上跟著黎皇干,結果他們這邊出事了,黎皇竟然不上心,他們心裡怎麼能不埋怨?

「對了,你們可知道天祁將軍中,有哪個頭上愛頂根長棍的?」偏生黎皇心裡有事,沒看出來他們的臉色變化,不給人家解決問題,還問人家事。

得到的答案自然是不知,當然,他們也是真的不知道。

黎皇無奈,又交代了幾句,自行前往西秦的駐地去了。

是的,之前知曉東黎發大水沒有施以援手的西秦也來了,只不過兩國不計前嫌,成了盟友。

反正,天祁這塊肥肉拿下來,他們要什麼沒有,大家都是當皇帝的,明白輕重緩急。

被晾在當地的司幽、蓋余等國君都不樂意了,黎皇這人怎麼這樣,他們糧草都被劫了,他竟然不著急,真是氣死他們了。

一個個也沒有辦法,他們兵力不足,現在又沒了糧食,夏侯襄的話說的很明白,若要糧,便打上門去要。

可是他們幾斤幾兩自己的還是清楚的,這麼打上天祁的門絕對是找死,他們還沒那個膽量。

小國無疑是要依附大國生存的,東黎曾領著他們打了幾場勝仗,所以他們心裡對東黎還是有一定依賴感的。

現在黎皇不管他們,他們也只能等,不是說明天商議對策嗎?

那他們就再等上一等,左右不過一個晚上的時間,他們認了。

一行人憋屈的往回走,心裡怎麼著也不舒坦。

黎皇心裡只記得自己的事情,哪裡會管他們舒不舒坦,來到西秦駐地直接找到西秦國君,開門見山的問他知不知道天祁有個頭盔上愛別根棍,打仗很厲害的將軍。

這話直接將西秦國君給問蒙了,一個將領打扮成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那上了戰場,還不是給人當活靶子?

目標明顯,別人想不知道他在哪都不成啊。

西秦國君在腦海里細細搜尋,得出來的結論是:沒有。

黎皇期待的面容一下頹然了,看來這應該是個後起之秀,在戰場上還未展露過頭角才是。

他們東黎不常打仗,可西秦自古便是個多戰多災又多事的國家,國君有一個算一個,都是不安分的主。

戰役有旁人挑起的,當然也有他們挑起的。

一般來講勝敗五五分,偏生與天祁交戰,一次都沒贏過,是以西秦早已放棄打天祁的主意。

這次要不是東黎率領的聯軍打贏了幾場仗,還佔領了幾座城池,他們西秦說什麼也不會來的。

但利益動人心。

看著東黎所率聯軍連連大勝,沒有國君是不心動的,天祁所處之地太好,若是能動,誰不想分一杯羹。

然而,西秦動的有些晚,在他們剛到時,倒是跟著東黎吃了幾回甜頭,但是沒多久天祁戰王來了的消息,傳遍聯軍駐地的每一個角落。

西秦國君不禁暗暗嘆息,他是不是來錯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8章 有沒有根棍,打仗很厲害的那種?

4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