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您小日子到了?

第394章 您小日子到了?

第394章您小日子到了?

畫兒稀里糊塗的接過皖月遞過來的東西,一小包一小包的,她也不知道裡面是什麼。

下意識的將東西藏到身後,主子交代的她照做便是。

這會兒管家也到了近前,氣喘吁吁的說道,「王妃,您這是跑哪兒去了?」

說完擦了擦腦門上的汗,他剛剛一刻不得閑,將府里能轉的地方都轉了,就是不見王妃蹤影,可把他急壞了。

他想著來大門口看看那幾個丫鬟有沒有什麼收穫,結果就看到了皖月。

管家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了,人在就好,看樣子可能是剛從外面回來。

皖月笑了笑,「起得早了,想去外面轉轉,倒是讓你們擔心了,我沒事,現在不是回來了,管家不必在意。」

管家苦哈哈的點著頭,連連稱是,這位祖宗知道自己回來還好,要是在外玩高興了,一天不著家,那他都得報官。

無奈人家是主他是仆,主子做什麼都是有道理的,所以管家不敢多說什麼,而是恭恭敬敬的將皖月送走。

回過頭來對守門的小廝交代了幾句,往後王妃再出門,一定要第一時間報給他知曉,否則就跟今日似得,一府的人無頭蒼蠅似的瞎找。

進了院子,皖月讓畫兒找人將葯熬了。

畫兒這才知曉手裡的東西竟是藥包,連忙擔心的問道,「主子,您是哪裡不舒服嗎?」

前兒府里不是剛來了個大夫,主子也沒提自己病了呀。

「要不要讓府醫來看看?」畫兒不放心的說道,外面的大夫誰知道是什麼水平,她們主子金枝玉葉的,可別給吃壞。

「不用,哪兒用的著那麼興師動眾,本宮就是精神有些不濟,所以找個大夫調一調,又不是什麼大毛病,你讓人看著點,葯煎好了趕緊給本宮端來。」皖月坐在椅子上,端著茶杯,用茶蓋輕輕撇著茶沫,沒有抬頭。

「這…」畫兒有些猶豫。

皖月微微抬起頭瞪了她一眼,「還不快去?」

語氣間依然帶著不痛快的意味,畫兒再不敢耽誤,福了福正準備往外去,皖月又交代了一句,「去將月事帶拿來。」

畫兒詫異的看著皖月道,「主子,您小日子到了?」

前些日子她們還高興呢,說主子的小日子拖了好久沒來,沒準是因為懷了身孕的緣故。

主子一直不讓請太醫瞧,說再等等,沒準就是想確定了再找太醫看診,這樣也好給王爺一個驚喜。

沒想到,現在主子小日子來了,畫兒心中不免有些失望,那不就是說主子沒懷上?

「拿過來就是,哪兒那麼多話?」皖月瞪了她一眼,一個丫鬟問題那麼多,她到底怎麼選了這丫頭當貼身丫鬟的?

畫兒哆嗦了一下,再不敢吭聲,主子已經表現出不耐煩了,她就是再沒眼力價兒,也知道該如何做了。

直到畫兒出了門,皖月心情這才好了起來,看著自個兒的小腹微微得意,她很快就不用帶著這塊兒肉了,一想起這塊肉的如何來的,她心裡便不住的噁心。

都是夏侯銜和容離這兩個賤人,不然她如何會落到今天這步田地,等她將這棘手的事情解決了,再一個個收拾這兩人!

皖月口中的賤人之一夏侯銜,此時正在御書房諫言。

夏侯銜現在像變了個人似得,之前還是一副魂不守舍,誰說話都不注意聽的樣子,現在不僅事事上心,而且對待工作更是盡心盡責。

哪怕是皇子里有幾個跟他不對付的,也不得不承認,夏侯銜最近幹勁兒十足,做出的成績也是不俗。

夏侯贊滿意的看著此時高談論闊的三兒子,這才像個當皇子的樣子,終於恢復到與平日一樣的狀態了。

不,應該說比之前所有時間都要好。

之前令他頗為頭疼的三兒子,現在變回來了,夏侯贊心裡的天平慢慢傾斜,之前他本就屬意將太子定為夏侯銜,可那時他的表現越來越不盡如人意,所以夏侯贊才猶豫了。

現在看著終於正常的夏侯銜,他決定再看看,若能保持住,他到可以考慮封個太子。

畢竟東宮空懸,影響了太多人的決斷。

「不錯,你的想法很好,朕將此事交由你做,不要讓朕失望。」夏侯贊聽完夏侯銜所稟之事點了點頭。

徵收稅務一直是朝廷所頭疼的關鍵所在,征多了怨聲載道,征少了朝廷不夠挑費。

朝廷與百姓之間該如何平衡,在何朝何代都是一個皇上需要解決的重大問題。

而夏侯銜次此提議合乎情理,又新穎可行,所以夏侯贊才想讓他試試,若是成了不僅朝廷金庫可以豐厚一些,百姓也不會又太大的反彈,有的地方甚至是要擁護這項改革的。

夏侯贊放手讓夏侯銜去做,也是為了鍛煉他。

既然有了想法,實際動一動,便知曉問題所在。

夏侯銜當下領命,馬不停蹄的投身到,將會讓他升職加薪慢慢坐到太子之位的事業中去。

前朝的事情,自然瞞不過後宮。

皇后再知道自己兒子如今的表現,令皇上非常滿意的時刻,她整個人都樂開了花。

她就知道銜兒是可以的,看看,一旦將他的積極性調動起來,他會還給她一個大大的驚喜。

皇后坐在正陽宮裡直樂,現在銜兒的狀態沒問題了,就是院里還有些不盡人意。

她都聽人說了,端王妃頗為霸道,將端王後院的女人全都散了個乾淨。

剛聽到時,皇后氣的鼻子都歪了,那裡面可還有她送去的人呢。

皖月還真是一點兒面子都不給她這個當婆婆的留,婆婆送的人可是一般身份?

是她這個當兒媳該攆走的嗎?

可是,礙於皖月身後的南楚,皇后又不敢輕舉妄動,銜兒現在還要靠著岳家呢,她要是一個沒弄好,讓皖月告了狀去,那豈非不美?

所以,皇后壓著一口氣不出,對於皖月的看法便有些大,近些日子擔心銜兒,她一直沒召皖月入宮。

現在銜兒沒事了,她得好好敲打敲打皖月,既然將銜兒後院的女人都攆走了,那她得儘快生出個兒子來才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4章 您小日子到了?

4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