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夫人三思啊

第393章 夫人三思啊

第393章夫人三思啊

皖月心下一沉,沒想到還是懷上了。

「姑娘…哦不,夫人身體無恙,這一胎坐的極穩,」老者捋了捋鬍子開始笑,他無論任何情緒總愛捋一捋胸前的鬍子,「不是老朽自誇,從脈象上來看,您這胎不過一月有餘,若找旁的大夫怕是把不出來的,哈哈哈哈。」

皖月心裡甭提多煩躁了,怎麼真的有了?

她之前只是懷疑,別看總是做這樣或那樣的小動作,皖月心裡還是希望自己沒有懷上的。

看著對面樂大發,正在咳嗽的老者,皖月越發覺得他不順眼,別人懷個身孕,他瞎樂什麼?

就跟要當爹的人是他似得!

「大夫,您這…有沒有落胎的葯?」皖月四處看了看,見偌大的藥房沒有旁人,遂湊近了老者小聲說道。

「咳咳,你,咳說什麼?」他還在咳嗽,剛剛被自己口水嗆到了。

「你先順順氣。」皖月撇撇嘴,這麼大歲數了也不悠著點。

終於,老大夫不咳了,皖月這才又將剛才的話重複了一遍。

老者大驚,「夫人,您可要三思啊,落胎不是小事,弄不好是要出人命的。」

他沒控制自己的音量,急的皖月連連讓他小聲些。

老者眯著眼睛,不解的看著皖月,雖然皖月在他眼裡只是一個模糊的輪廓,但他覺得還得勸勸這個虛影。

「夫人,您想想,有多少人家想要孩子要不上,只能靠服藥物調理身體?有多少人懷上身孕卻因為身體不好,而保不住胎兒苦惱不已?有多少人…」

「我不管有多少人,」皖月打斷準備滔滔不絕勸說她的老者,聲音堅定的說道,「她們是她們,我是我,我就問你有沒有落胎葯,有就有,沒有我再去別處看看。」

說完,站起身來準備走。

「等等!」老者連忙出聲給她叫住了,心裡嘆了口氣,「老朽有幾句話想問問夫人。」

皖月奇怪的看著他,兩人素不相識,他有什麼可問的,心裡這麼想的又坐了回去,「什麼事?」

「夫人可曾成親?」

「成了。」皖月點點頭,不然她這孕哪兒來的?

未成親的女子懷有身孕,是要被侵豬籠的。

「在夫家可是正妻?」

「是啊。」皖月繼續點點頭,不光是正妻,後院連個妾室都沒有,人都被她趕跑了,清凈著呢。

「最後一個問題,家中富裕與否?」

「富裕。」皖月再次點點頭,夏侯銜是皇后嫡出,有沒有錢還用想嗎?

「好,」老者點了點頭,不再言語,站起身來對皖月說道,「夫人稍等,老朽去給您抓藥。」

皖月沒想到峰迴路轉,本來勸她保胎的老大夫,竟然給她抓藥了。

喜的她連連點頭,「有勞。」

能有個經驗豐富的人開藥,藥效肯定既靈且不傷身,她剛剛說去別的地方抓藥,心裡也沒底。

她手裡又沒個藥方,到底落胎葯是什麼,她也不知道。

這老大夫能給抓那是再好不過的了,皖月老老實實的坐在一邊等候,她就是有點想不明白,他問的那三個問題是什麼意思。

看著葯抓的飛快的老大夫,皖月心中說不擔心是假的。

只見他迅速的在葯櫃之間移動,到了一個葯櫥前,連看都不用看抽開就抓。

他那眼神她可是領教過的,連把脈都能跑偏,更何況抓藥,皖月擔心自己的葯…別給抓錯了。

抓完也不見稱,而是放在手裡掂量掂量,加加減減速度非常快,不一會兒七個藥包正整整齊齊的擺在櫃檯上。

老大夫估摸著皖月所在方向,朝她招了招手,「夫人,您過來吧。」

皖月起身,走到櫃檯前問道,「好了嗎?一共多少兩銀子?」

「兩百一十文,算您兩百文就成。」老大夫慈祥的笑著,眯著眼看著皖月說道。

「呃…」皖月是什麼身份,出來能帶銅錢嗎?

她掏出一兩銀子來放在葯柜上,「不用找了。」

說完,拎起桌上的葯轉身便走了。

老大夫連聲大呼,「不行,我得找您錢,夫人回來!」

可是皖月根本不聽那個,等他找完錢後半夜了,她早點回去把葯喝了,比什麼都強。

花點兒銀子算什麼。

車夫見她提了好幾包葯出來,眼睛飄了飄,他要不要提醒一句?

可是皖月根本沒給他這個機會,上了車便將簾放下,沉聲說道,「回去。」

她來時,是從文林巷來的,自然還回那去。

文林巷離王府前街不遠,她走幾步也就到了,不然停到王府門前,太扎眼。

皖月拎著藥包心情舒暢的回到王府,走路都帶著風。

她是目的達成心情好了,可王府里她院子中的丫鬟們簡直要急瘋了。

大清早的,她們起身後準備服侍主子起床,可誰知在門外等了半天不見屋裡有動靜。

畫兒等大丫鬟不僅有些疑惑,往日這個時辰,主子都應該起了呀。

抬手敲門輕喚,奈何裡面沒有回應。

敲了幾次后,畫兒覺得不對,告了聲罪后,推門而入。

一下子便傻了眼,主子不見了!

這可不得了,好端端的一個人憑空消失,她們都在院子里卻一個也不知曉。

各種猜測襲上眾丫鬟的心頭,主子不會被人劫走了吧?

那歹人一定功夫極好,不然怎麼可能神不知鬼不覺的進了端王府,避開王府內院的守衛,可見其功夫之高。

這麼想著,丫鬟們的心被提的高高的,主子被這樣的人劫去,一定會有危險的!

丫鬟們自己拿不了主意,便一齊去找管家。

管家一聽王妃丟了,著實驚到了,王爺不在府中,王妃若是不見了,王爺回來還不拿他試問嗎?

當下開始調人搜尋王府,看看王妃是不是在哪遛彎呢。

一面又讓丫鬟門去大門、二門那裡問一問,看看他們是否見過王妃。

結果,可不就問出,王妃大早上出門了。

眾人先是鬆了口氣,然後再次擔心,王妃自己出門,能去哪呢?

還沒擔心出個所以然,皖月自個兒回來了。

一見大門處那麼多人,不禁詫異道,「你們都在這兒做什麼?」

畫兒就跟見了親人似的跑過去,「主子,您去哪兒了,可把奴婢們擔心壞了。」

皖月這才明白,她們是來找她的,又看到遠處往這趕的管家,皖月將手裡的藥包塞給畫兒,小聲囑咐,「放你身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3章 夫人三思啊

4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