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說你病了你就是病了

第391章 說你病了你就是病了

第391章說你病了你就是病了

然而,當第二日管家領著陶安堂的大夫進府後,皖月聽到丫頭稟來報時,她實打實的愣了半天。

這管家速度也太快了吧?

她昨兒剛問,今兒就把人給她帶來了。

最關鍵的是,她要偷偷出去看大夫啊!

將人叫進府里,她怎麼讓人看,看什麼?!

皖月覺得管家也太多事了,自己沒吩咐過的事,他瞎做什麼主。

管家管家,這兩個字不是白叫的,自然選的是能替主子分憂解難的人。

若是沒個眼力價兒,能坐上管家的位置嗎?

然而,端王府的這位管家就是太有眼力價兒了,昨兒既然王妃問了,他覺得自己就有義務為王妃分憂解難,既然王妃身邊伺候的人病了,那平日工作的時候肯定不能盡心儘力,他得早日讓她恢復健康,繼續在王妃身邊發光發熱做貢獻啊。

當然,他也是太閑了,好不容易有點事情做,他很開心呀。

是以,他沒等王妃多說什麼,自己就將人給領來了。

瞅瞅王妃一直對著他樂,顯然他辦事辦到王妃心縫裡去了。

皖月面上笑著,心裡都快將他碎屍萬段了。

什麼玩意?!

太多事了!

人都帶來了,皖月沒法子,她之前說的那些都是編的,可人都弄到她面前,讓她承認之前說的不是實話,院子里沒有生病的丫頭,那哪兒行?

她這個王妃不要面子的啊?

皖月吩咐身邊的大丫鬟畫兒去將生病的丫鬟叫來,她繼續一臉和煦的與管家和陶大夫說話。

畫兒應道,接著退出門去。

一出來,她就慌了,怎麼主子讓她叫生病的丫鬟過來?

院里也沒誰生病呀,若是有了她肯定是第一個只曉的,現在讓她去找人,這不是難為她嘛!

目光一掃,看到了正在院子里拾掇花草的丫頭冰兒。

她面露喜色,接著招了招手將人叫了過來,小聲囑咐道,「主子那來了大夫,咱們院里需要個病人,你配合一些,到裡面就說自己難受便成。」

冰兒呆愣愣的眨了眨眼,嗓門兒也沒控制,一臉的詫異,「我病了?我怎麼不知道?」

畫兒忙回頭看了看,生怕驚動屋裡的人,接著回過頭來擰眉立目的說道,「你小點兒聲,說你病了你就是病了,哪兒那麼多問題?」

「那,那我說我哪兒不好啊?」冰兒苦著臉道,她就是院里一個二等丫鬟,平日里侍弄花草,又不是多機靈的,怎麼偏偏就讓她生病了呢?

「裝個病還問東問西的?自個兒編!」畫兒有些不耐煩,她就交代一句,這個小蹄子後面有三五句的等著她,這麼一個簡單問題還問東問西的,她若不是一時半會尋不到人,還用的著她?

冰兒為難的點了點頭,隨機應變吧…

希望她能變的了。

跟在畫兒身後,冰兒低著頭進了屋子。

冰兒平日里管著的就是院里的花花草草,所以皮膚難免被曬得比平常的丫鬟黑一些,現下天氣又熱,在外面一曬一上午的,現在若是摸摸她露在外面的皮膚,肯定是發燙的。

所以,不得不說畫兒找人算是歪打正著。

皖月見畫兒帶了人進來,心裡先鬆了口氣。

她身邊的丫鬟還算機靈,該交代的應該都交代了吧?

此時,皖月的笑容甭提多和藹可親了,她拉過冰兒的手,安撫般的拍了拍說道,「管家知道你病了,特意尋了大夫前來,你可得好好謝謝管家。」

冰兒聽話的朝管家方向福了福,「多謝管家。」

管家練練擺手,對著皖月說道,「不是什麼大事,王妃不必如此客氣。」

皖月心裡吐槽:知道不是什麼大事還瞎操心!。

面上不顯,皖月笑著對管家說道,「這丫頭前些天熱暈了,後來燒的厲害,這兩天才剛好些,若不是你去府外叫了大夫過來,她待到大好,恐怕還要好些時日呢,如此看來,你可不是有恩與她?本宮這個做主子的,心裡有數。」

管家連連客氣,皖月看了冰兒一眼,她可是將病情都說明白了,接下來就看這丫頭會不會演了。

冰兒總結了一下公主的話,大概就是她中暑了,之後發燒,現在快好了。

這個簡單,冰兒抬起頭來對皖月福了一福,「奴婢多謝王妃關心,這麼點小事您還記在心裡,奴婢實在感激不盡。」

說完眼淚就上來了。

皖月滿意的點點頭,這丫頭不錯。

這邊病情陳述完畢,那邊就該陶安堂的大夫陶行知請脈了。

人都有個先入為主的概念,若是他先把脈再問病情,可能會根據脈象問診。

可剛剛皖月說了那麼多,陶行知下意識的便將冰兒當做中暑的患者來看。

夏季時分,誰的體內還不有點兒火?

更何況皖月說冰兒快好了,所以體內火氣小一點並沒有什麼不妥。

所以,陶行知把完脈后便開口道,「姑娘不用擔心,體內火氣已然不大,陶某再開幾副清熱解暑的方子,姑娘服下,必當痊癒。」

冰兒感激的點了點頭,「謝謝大夫。」

皖月終於放下心來,臉上的笑意也真實了幾分,讓畫兒拿了銀子來付看診費,當然還有多出來的,就當請陶行知喝茶了。

陶行知連道不收,管家已經給過一份,他再要就不合適了。

皖月卻執意要畫兒給,銀子都拿出來了,再往回擱不是顯得她小氣?

她貴為公主,又是王妃,這點兒銀子她不在乎。

陶行知無法只得收下,由管家待下去寫方子,屋子裡就剩主僕三人。

「看賞。」皖月開口,畫兒又往出掏銀子。

「謝主子。」冰兒行了大禮,她沒想到還有銀子可拿,但又不知道拿著合不合適。

「給你,你就拿著,」皖月說完,覺得這兩天她好像光說這話了,看著地上的冰兒道,「打明兒起,你就進屋來伺候吧。」

冰兒『嗖』地一下抬起頭來,這是要將她從二等丫鬟升上一等丫鬟的節奏啊!

沒想到她就動動嘴,啥都沒幹就升了等發了財。

要知道,一等丫鬟的份例比二等丫鬟多多了呀。

冰兒被這從天而降的餡餅給砸蒙了,連忙叩頭謝恩,她再也不用在院子里曬太陽了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1章 說你病了你就是病了

4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