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你腦子不行,怪誰?

第39章 你腦子不行,怪誰?

第39章你腦子不行,怪誰?

早上古娘子看小桃沒來拿食盒,有些奇怪。

平日小桃來大廚房的時間很早,昨晚廚房起了火,她和廚娘婆子連夜將廚房整理出來,就怕誤了早上主子們用餐。

尤其是王爺和王妃的吃食,王爺因為早朝的緣故向來起的很早,王妃每日和王爺時辰差不多。

今兒本該到了小桃來拿早飯的時辰,可等了半天卻遲遲不見人來。

古娘子有些奇怪,忙完手頭裡的活計,又安排好接下來需要做的事情,掂著食盒來到沐芙院。

進了院子,平日里本該開著的正房門掩著,古娘子在門外叫了小桃兩聲,裡面並沒有人應。

看樣子還沒有起身,她又將食盒拎回廚房,並將容離晌午的吃食早些做上,早上不吃東西,中午吃的一定會早。

是以,當小桃伺候容離洗漱完,兩人肚子餓的咕咕叫,可是還沒到飯點兒。

容離讓小桃碰碰運氣,有什麼能吃的先帶回來點兒,餓肚子的滋味可不好受。

小桃應了,到廚房后沒想到古娘子把火上一直溫著的吃食給她裝了,喜的小桃連聲道,「多謝古嬸子,今兒起晚了,我和主子還以為要餓肚子了呢。」

「幹嘛這麼客氣,」古娘子柔和的笑了,「早上我去沐芙院見正房門沒開,想著大概你和王妃還沒起來,所以提前做了晌午飯。」

「嬸子果然料事如神,今兒主子本來是讓我拿些點心回去墊墊肚子,這下餓不到了,謝謝嬸子。」

「就你嘴甜,」古娘子笑著點了點小桃,「趕緊回去吧,別餓了肚子。」

「哎,」小桃應了一聲兒,「那我先走了,改日再來陪嬸子說話。」

「去吧。」

小桃欣喜的拎著食盒回了沐芙院,容離也沒想到古娘子做事這麼周全,主僕二人開心的吃了午飯。

時辰尚早,容離看了看日頭,現在離夏日還有一段時間,所以中午的太陽也不是很大,暖暖的照在人身上很是舒服。

端王府內有個小湖,上有個小涼亭,容離在府內轉的時候無意中發現的。

平日里要堅持練功,她除了去昕雪苑轉轉一直沒時間到涼亭里坐坐。

容離的基礎訓練告一段落,她如今的身體素質已經達到前世的一半,目前需要做的就是休整兩天,勞逸結合要比一味的訓練好很多。

所以容離決定去涼亭轉轉,隨手拿了兩本遊記,帶著小桃去了。

微風習習吹過湖面帶著些許涼意,容離坐在涼亭內舒適的眯了眯眼,亭子建在水中央,還能看到湖裡的魚兒游來游去,容離一時興起,拿著餌料喂起了魚。

魚兒爭先恐後的向這邊游來,容離拿著餌料東撒一把西撒一把,看的小桃直樂。

「主子,哪有您這樣餵魚的。」小桃為這群魚兒鞠了一把同情淚,這還沒吃多少呢,游來游去不知要耗費多少體力。

「我這喂法才科學,老往一處扔總是前面這幾隻在吃,四處都扔讓它們猜不到下一口吃的在哪裡,誰運氣好誰吃,多公平。」容離說的頭頭是道,愣是把這種奇怪的喂法說的很有道理。

「呵,你倒有理。」

主僕倆餵魚是背對岸邊,夏侯銜的聲音突然在兩人身後響起,嚇了小桃一跳。

容離敗興的將餌料扔回食盒,撇了撇嘴,這人怎麼這麼煩。

夏侯銜本沒想過來,這會兒處理完公務,是要去陪慕雪柔吃飯的。

這幾日慕雪柔身體不好,心情也不大美麗,林東的死似乎嚇到她了,想著身邊的下人被燒死,她實在是自責,食不下咽眼淚不斷,把夏侯銜哭的別提有多煩。

可夏侯銜顧著她的身體又不能表現出來,所以今日處理完公務他繞到來到湖邊想散散心。

沒想到容離帶著婢女也來了,他看容離餵魚喂的開心,他嘴角不自覺帶了笑,腳步不受控制的慢慢走到涼亭旁,沒想到就聽見容離這一番歪理。

許是知道自己不太招人待見,夏侯銜尷尬的咳了一聲,「怎麼不吃飯?」

現在正是準備吃晌午飯的時間,他看容離剛來,似乎不準備吃飯。

「吃過了,有事嗎?」容離淡淡的道,她不是很想和夏侯銜交流,沒有共同語言。

夏侯銜被噎了一下,沒事就不能說話了嗎,她名義上還是自己的王妃,怎麼連句話都不能說了?

再一想容離拒絕自己的送下人的好意,夏侯銜登時沉下臉,「本王找你必須有事?你是本王的王妃,理應隨時聽候召喚。」

容離翻了個白眼,還召喚,當她是神獸不成。

夏侯銜被容離的動作氣的冒煙,這個女人現在太氣人了,之前到底是誰一直粘著他?

他都懷疑之前那個容離是不是他臆想出來的了。

「既然你沒事,那我就說說我的事了,」容離直接將夏侯銜的話劃過去,「給個時間,休書什麼時候簽,怎麼才能簽,要是爺們兒痛快點兒行嗎?」

「容離!你過分了!」夏侯銜火氣騰騰往上冒,「本王給你留了臉面,你就是這麼報答本王的?」

「報答?我為什麼要報答你?」容離懵了,留個臉面自己就得上趕著謝他嗎?別逗了!

「我不要你臉面,那不成二皮臉了嗎,自己留著吧,我就要個休書,拿了我麻溜兒的收拾東西走,絕不耽誤你時間,這買賣多劃算,不比你在這跟我相看兩相厭來的好嗎?」容離也動氣了,這男的怎麼回事?一個休書磨磨唧唧拖到現在,等著下小的呢?

當初說要寫休書的是他,現在不簽字的也是他,要不是看這裡是古代女人沒人權,容離早就告他了,什麼人啊這是。

「本王愛什麼時候給就什麼時候給,輪不到你來插嘴,哼!晦氣!」夏侯銜一甩袖子就要走。

「給我站住!」容離怒了,「夏侯銜,誰之前急著要把我休了,現在我自請下堂你這麼端著幾個意思?當初不願意娶我,有本事逆了皇上的旨意別娶我啊!娶了又不好好待我,擺出一副不情不願的樣子給誰看?」

「若不是你算計本王,本王怎麼會娶你?」夏侯銜也急了,他一提這事就憋屈,當初若不是父皇下旨,他怎會娶她回府?

「被人算計成了,說明你腦子不行,怪誰?」容離動手推了夏侯銜一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章 你腦子不行,怪誰?

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