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方石屹

第384章 方石屹

第384章方石屹

夏侯襄確實知曉糧草之事不是吳瓊所為,不是他託大,往日他領兵沒有一次糧草出現問題。

如今夏侯贊突然下聖旨,催他去往撫州,一來是戰事吃緊,二來也是打著讓他有去無回的主意。

糧草檢查完備后,會在庫中繼續存放一晚,待到天明之時出發去前線。

這出問題的糧草,應該是在庫房中被人調換了。

調換糧草不是小事,所以若要神不知鬼不覺,只能是領了明面上的身份,明晃晃進入庫房的人才行。

除了夏侯贊派去的人,他還想不出其他可能。

夏侯襄嗤笑出聲,夏侯贊現在越活越回去,動作頻頻,讓他都不忍直視。

之前的兩個監軍在路上就被他控制住了,每七日往回寄出的密信,一直是他的人在操作。

夏侯贊也太小看他了,兩個監軍不能成事,調換的糧草他依舊有法子讓夏侯贊給他吐出來。

待這邊的事情處理完畢,他正好去一趟盈澤,到時希望往日大哥的事情,能水落石出。

——————

西南邊界,駐軍主帳。

容離在外面實在待不住了,抬頭看著都快滴出墨來了的夜空,她琢磨著往回走。

給兩人留得時間已經夠長了,有什麼話應該也已經說的差不多了,她這個時候回去,應該不算過分吧。

嚴邈等人早就回了各自的營帳,任務分配好,這幾天的訓練項目也敲定了,那她也就沒什麼理由不散會了。

只是,散會後,看著還在校場溜達的她,嚴邈不禁好奇,「大哥,你怎麼不回營帳。」

容離淡定的看著他來了一句,「今兒夜色不錯,我遛遛彎兒。」

嚴邈抬頭看了看烏漆嘛黑的天空,就這天兒也算好?

大哥眼神沒毛病吧?

容離尷尬的摸了摸鼻尖,大概也覺得剛剛說的太過隨意了,又開口找補了一句,「晚上吃多了。」

這下總能遛了吧?

「哦,」嚴邈點了點頭,接著猶豫的看了看遠處的主帳,「大哥,你哥還在裡面呢,你不去陪陪啊。」

他有點兒奇怪,剛剛老大的二哥不是說看老大來的嗎?

怎麼會開完了,也不見老大去接待自個兒的哥哥。

難不成,關係不好?

看那樣子不像啊。

「哦,有方校尉替我接待,我很放心,再說我這身體不適,也不便見我二哥,到時萬一跟我爹娘說我病了,二老再不遠萬里來看我,多不好,你說是不是?」容離說的要多正經就有多正經,把嚴邈唬的一愣一愣的。

嚴邈獃獃的點了點頭,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

容離拍了拍他的肩膀,繼續淡定遛彎。

主帳里,容喆與溫婉低聲蜜語,兩個人似有說不完的話,間或相視而笑。

幸虧帳子里沒有旁人,不然這顧甜蜜勁兒非得讓人羨慕死不可。

「對了婉兒,小妹怎麼叫你方校尉呢?」說著話,容喆突然想起來稱呼的問題。

之前在外面不讓他進,說是姓都叫錯了,現在看來,兩個人應該都改了名字。

所以,他很好奇,溫婉改的是什麼。

溫婉倏地低下頭,臉龐明顯又紅了幾分,她心裡不禁懊惱,怎麼起名字的時候就沒想到阿喆要來。

容喆看她的反應一時有些吃不準,他猶豫著又問了一句,「婉兒,你把名字改成什麼了?」

溫婉聽了這話想死的心都有了,有心閉嘴不開口吧,又覺得自己那般太矯情了。

想了想,她決定小點兒聲說,聽得見就聽,聽不見拉倒,這樣多好。

「方…」

溫婉光想著小點兒聲說,可聲音也未免太小了些,容喆沒聽清,往前湊了湊,「方什麼?」

「方…」

又輕又快的話一出口,容喆又沒聽清。

「那個,方…」容喆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了,可他著實沒聽見。

「方石屹!方石屹!」溫婉索性豁出去了,小聲說聽不見,那她就大聲些,再說清楚些,這樣總可以了吧。

哼哼!

這回容喆聽清了,可嘴角不由自主的一抽。

方石屹…

婉兒起名…這麼硬嗎?

看著容喆的表情,溫婉再次害羞了,幹嘛這樣啊,她很不好意思的呀。

惱羞成怒的輕推了他一把,嗔道,「怎麼,名字不好聽?」

「沒有沒有,」容喆趕緊搖頭,「太好聽了。」

溫婉投以不信任的目光,容喆伸手保證,「真的很好聽。」

臨了還怕溫婉質疑,他又補了一句,「很適合你。」

這下溫婉徹底石化了,什麼叫很適合她?

她想起個男性化些的名字,在官道上便開始琢磨,一路上看到的不是樹就是石頭。

樹不大好起名字,所以她就挑了個石頭。

起完之後,她還很滿意來著。

容喆話音一落看到溫婉的表情,便知道自己可能說錯話了。

「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容喆急的抓耳撓腮,只怕溫婉生他的氣。

溫婉沒忍住笑出聲來,看著容喆著急的樣子,她心裡別提多甜了。

她這一笑,容喆便看的呆了。

他的婉兒笑起來真好看,讓人忍不住想要將這樣的笑容保留下來。

容喆心裡暗下決心,往後不論何時何地,他都不會讓婉兒傷心難過,他要婉兒每日開開心心的,只要看到她這樣的笑容,他的心裡便無比安慰。

少女笑彎了眉眼,少年溫暖了心田。

時間不知不覺過得飛快,容離遛彎遛的腰疼,她捶了捶后腰,心裡不住的感嘆,怎麼她體力就這麼差,明明沒幹啥,卻渾身酸痛,阿襄那個辛勤勞作的人,半點兒事都沒有,簡直不公平。

容離算算時間,應該差不多了,現在她的任務就是把她哥和婉兒攆出去,然後睡覺。

倆人之後愛去哪兒去哪兒,她管不了了。

容離進去之前特意在在門外咳了一聲,為的是告訴裡面的人:我進來了啊。

容喆、溫婉心領神會的坐開了些,畢竟沒有成親,沒人的時候拉拉小手、親親臉蛋,這些都可以,有人時還是要守規矩的。

少頃,容離這才推門進來,看著屋裡坐的端正的兩人,心裡不禁有些想笑。

看樣子兩人談的應該不錯,瞅瞅這眉目含情的模樣,算是彌補了這麼些日子沒見的思念了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4章 方石屹

4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