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糧草?沙子?

第383章 糧草?沙子?

第383章糧草?沙子?

燭珃愣了半天沒反應過來,皇上是不是瘋了?

再抽一萬人從撫州出去,那東南這邊還有人嗎?

戰役本來就是他們挑起來的,若這個時候他們將兵都撤出去,給人什麼印象。

東黎打不過要跑?!

那以後誰還跟著他們混?

現在扶州已有十五個國家的兵力,再小的地方也出了將近一萬的兵,若不是知道他們東黎遭災,恐怕出兵四萬旁人都覺的少。

現在正是戰事吃緊的時候,萬萬不能給人留下想要退兵的印象。

「皇上三思啊!」燭珃連忙規勸,就算動也不能動扶州的兵,不然可能功虧一簣。

一國的皇上,哪個都不是傻子,你都將人撤出來了,人家還跟著你打,那不是瘋了嗎?

黎皇何嘗不知其中道理,可是他沒有辦法啊。

西南已經砸進去三萬,就聽了個水聲,什麼好處都沒得著便算完了。

若是不想法子將西南佔了,那他之前的損失,不就白填進去了?

所以,黎皇憋著一股勁兒要將西南的城池佔了,這樣國土得以擴充,就算損失三萬,也可以說是值得了。

黎皇咬了咬牙,「就這麼定了,抽人的事情你不用管,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兩天之內恢復好,然後帶兵給朕把西南拿下。」

燭珃本還想勸,可是看著黎皇毅然決然的神情,他輕輕嘆了口氣,行了叩拜禮,「微臣,遵旨。」

西南之行再一次被定了下來,燭珃抓緊時間恢復,湯藥更是流水一般的進了肚。

他若是不趁這兩天將身子養個七七八八,等上了戰場,他再有能耐也發揮不出來。

燭珃做了個決定,上次偷襲費心費力最後也沒成,這次索性大家當面鑼對面鼓,大大方方的來一次較量。

之前的損失就當作是個慘痛的教訓,他得從中吸取經驗才是,沒事別跟著人家瞎跑,誰知道等待他們的是什麼?

黎皇行動迅速,他現在是各國頭領中的最高領導者,在各國皇帝之中頗具威嚴。

所以,他想了一個法子出來。

目前他們屬於防守狀態,輕易不會和天祁有正面衝突,對面不動他們盡量也不動,直到商量出一個切實有效,能打勝仗的法子后,他們才敢出擊。

這樣,便給了黎皇一個空子。

他可以趁這時候先將自個兒的兵偷偷派出去,趁著夜色出發,待到西南打個幾天後再回來。

這幾日,若是打起仗來,他盡量少安排自己帳下的軍隊,反正之前做的貢獻也夠多了,修整修整也合乎情理。

黎皇心下有所決斷後,面上絲毫不露,還是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平日該如何現下還是如何。

對於黎皇帳下前幾日跑進去一個血人的事情,各國皇帝也是有所耳聞,不過,他們卻整齊劃一的認為是之前打仗所致。

戰王所率軍隊英勇無比,別說是個血人,就是剩半拉身子往回跑,他們都可以表示理解。

打仗嘛,誰還沒個受傷的時候?

能回來就算幸運。

之前兩場戰役下來,打得聯軍萎靡不振,他們實在不敢再去挑釁,那些哪裡是人?

簡直就是牲口,一點兒也不知道累的牲口!

打了半天人員損傷微乎其微不說,關鍵是揪著他們打啊!

大家都是鄰邦,多少給點面子好不好?!

顯然他們心中的祈禱,夏侯襄聽不見,他現在正在清點糧草。

俗話說的好:兵馬未動,糧草先行。

在他率領大軍出來之時,糧草便先一步被運送了出來,加上之前營地里原本存著的,供應軍需應該夠了。

所以,糧草之事為重中之重,這是誰都明白的道理。

只是,在清點之時,前面幾車都是乾乾淨淨的白米白面,依次檢查過去后,中間的部分稱不上好,但也不算太次。

像是準備糧草這些事情,兵部或多或少都會有所保留,不會都是精細的谷面,但入口絕對不成問題。

可關鍵是,無論兵部侍郎是誰,在得知是戰王帶兵打仗的時候,全都本本分分的不敢作妖,對於糧草的剋扣基本可以說是沒有。

所以,夏侯襄在看到這些以次充好的糧食后不禁挑了挑眉,看來多年未曾行軍,這幫人的膽子變大了不少。

可是,越往後看,夏侯襄越覺得自己小看了他們。

若說中間那批便是以次充好,實在有些冤枉那些糧草了,看看後面的幾車糧食。

那米、那面,往日可以說稻穀裡面摻了點沙子,可瞅瞅這些,完全就是沙子裡面摻了點米面。

就那一把把成堆的沙子,是怎麼經過檢查裝上送往邊疆的糧車之上的?

夏侯襄將手中的沙子一把扔回袋子里,一旁押運糧食的頭領被嚇得直哆嗦。

他們出發前明明仔細檢查過的,雖然有一小批不盡如人意,可大部分都是可以食用,並且相當不錯的。

像是一袋袋沙子的情況,檢查時當真是沒有的。

押運官吳瓊擦了擦腦門上的冷汗,在看到戰王捧起一把沙子之時『噗通』便跪在了地上。

「戰王饒命!戰王饒命!」

他連連叩首,腦門都快磕出血來了。

「本王,如何饒你?」

夏侯襄淡淡的看著他,行軍打仗不比平日,將士都餓著肚子,那不是送死去了嗎?

「戰王明鑒,」吳瓊趕忙解釋,「之前屬下隨兵部侍郎劉大人一同檢查糧草,並未發現有任何問題,這點劉大人可以作證,在糧草押運的過程中,屬下也是處處小心,一路行來也無任何強人,所以…所以這好端端的糧食為何會變成沙子,屬下真的不知啊!」吳瓊說的是聲淚俱下。

他著實冤枉啊,到底是那個挨千刀的給他把糧食換了沙子?

他面對的可是戰王,就算借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如此做啊!

「領三十軍棍。」夏侯襄沉聲說道,之後便轉身走了。

吳瓊不可置信的看著夏侯襄的背影,接著滿心感激,「謝戰王。」

糧草出了問題,沒有要他的命,已然是戰王仁慈。

三十軍棍是小事,看來戰王也知曉他是無辜的,不然不會如此輕輕放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3章 糧草?沙子?

4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