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頭疼

第38章 頭疼

第38章頭疼

所以起火的原因被認定為疏忽意外,廚房倒沒什麼損失,柴房除了柴被燒光,就是林東三人葬身火海。

因為夏侯銜的命令,林東三人別提鎖得多結實了,柴房外又沒人看管。

三人中,林東是最先醒過來的。

看著不遠處神神叨叨的順才,他頭有些疼,緩了緩后發現自己不止頭疼,全身上下沒有不疼的地方。

昨晚上他給容離餵了葯便回報給主子,待王爺準備歇下,他又想辦法引了王爺去沐芙院,誰想到這次竟然栽了。

他想破腦袋都沒有想出來,為什麼他爬牆爬到半截就蒙了,之後發生了什麼他模模糊糊的,只記得一個胖子在他身上……

林東突然瞪大了眼睛,胖子?!

僵硬的轉過頭,發現隔自己兩米遠的地方,之前順才背回來的胖子就被拴在那。

而且他迷糊之間,和胖子幹了些什麼,他現在都回憶起來了!

這個死胖子!

竟然敢!

林東怒火中燒,一想起昨晚的事情便噁心至極。

菊花殘,滿地傷。

林東砍人的心都有了!

可有件事他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明明應該在王妃床上的胖子,怎麼會和他一起出現在柴房。

而且昨晚的感覺他清清楚楚,他明顯是被餵了葯,那葯就是他之前餵給王妃吃的,醉紅樓特有的催情葯!

他一共就要來兩顆。

林東感覺自己被算計了,明明他只是跑跑腿,怎麼這種事情竟會出現在自己身上,他現在已經被沖昏了頭腦,不止恨煞了胖子,連帶著慕雪柔和容離,他都記恨上了。

若不是慕雪柔,他怎麼會攪進這件事情里,而且自己還被……

簡直是奇恥大辱!

而那枚藥丸,除了他餵給容離的那顆,再沒別的人有,所以這事的主使一定是容離!

林東陰狠的笑了,他得好好想想,怎麼把這兩個人都咬下一層肉來。

沒一會便有小廝看他醒了沒有,看樣子是要稟告給王爺,林東已經做好準備如何應對王爺的審問。

沒想到一等便等到了晚上,隔壁廚房動靜不小,人來人往好不熱鬧,可就是沒人來提審他。

林東等啊等啊,等到花都謝了還沒人來傳他。

慢慢的便睡著了,也不知道王爺做了什麼,把順才嚇成那個樣子。

林東暗罵了他一句沒用,漸漸地也睡了過去。

越睡越熱,熱醒后林東驚呆了!

大火!

衝天大火!

怎麼會這樣?

林東腦子都蒙了,事情怎麼會這樣?

他努力掙脫手鐐,奈何銬的太緊,他根本掙脫不開,眼看大火越燒越旺,林東不停地大叫,可今晚上大伙兒都累壞了,廚房附近又沒有人,所以林東的喊叫並沒有人響應。

林東腦子裡越來越亂,他沒想到自己竟然落到這般處境,和一個傻子並一個胖子死在一起,他怎麼甘心。

可不甘心又能怎麼樣,他武功還沒有高到可以徒手開手鐐的地步,眼睜睜看著大火慢慢燒到他的附近,卻無能為力。

一把大火灼燒殆盡,在生命將要結束的時刻,林東突然平靜了,他在想是不是如果昨晚沒有去陷害容離,那如今他就不會落得這樣的結局。

下人來回稟的時候,夏侯銜睡得正沉。

慕雪柔一直沒有睡著,她在等迴音,直到有人來向夏侯銜稟報柴房走水之時,她才真正鬆了一口氣。

林東,終於被解決了。

柴房離沐芙院並不遠,夜裡吵吵鬧鬧的聲音,自然影響到了容離,小桃顛兒顛兒的跑去看外面出了什麼事情。

待打聽清楚后,小丫頭心有餘悸的跑回來,告訴容離廚房失火蔓延到了柴房,火勢很大,柴房已經被燒的精光。

容離聽了小桃的話心思轉了幾圈,慕雪柔不希望夏侯銜審林東,可為了這個而殺人是容離沒有想到的。

她本來做好被林東亂咬的準備,沒想到慕雪柔會做的怎麼徹底,林東再怎麼說也是幫慕雪柔做事的。

說除掉就除掉,不得不說,慕雪柔一直只是外表柔弱而已,內心的狠辣一點不輸男子。

看來她要重新對慕雪柔定位,以前總把她看成後院的女人,玩點小心思和小手段是常態,這次是她小看了慕雪柔。

林東的下場,容離並不同情,害過自己的人她怎麼會覺得他悲慘,這是沒有落在她的手上,否則自己絕對不會讓他死的這麼痛快。

用這種下三濫的法子去陷害一個女人,哪怕他只是幫凶,容離也沒有辦法原諒。

看來,想要通過林東咬出慕雪柔是不能了,夏侯銜估計也不會深挖,這種事情太隨機。

最後的定性只能是廚房的過失,不小心失火牽連到柴房,林東的事情被當做意外。

人吶,果然是不能做壞事的。

容離打了個哈欠,安慰了小桃幾句,這小丫頭到現在還有點怕,最後容離沒有辦法,怕小桃自己睡而胡思亂想,拉著她回了自己房間睡下了。

夏侯銜聽了林東被燒死的消息,愣了一瞬,沒想到事情趕的這麼寸。

吩咐下人清點王府有何損失后,便揮退下人進了內室。

裡間的慕雪柔自然是聽到了,看著她滿眼淚花潸然欲泣的樣子,夏侯銜第一次感覺有些頭疼。

最近這段時日事情接二連三的出,慕雪柔哭的次數越來越頻繁,以前夏侯銜覺得這是女人特質,柔柔弱弱的哭一哭讓人心生憐惜。

可架不住慕雪柔老哭啊,夏侯銜無端端感覺有些煩躁,安撫了她幾句,終於止了她的淚水,抱著慕雪柔躺在床上,夏侯銜腦海中浮現出容離的身影。

——————

第二日,容離破天荒的起晚了,原因無他,就是身邊的小桃。

小丫頭昨兒知道柴房燒死人後,嚇得說什麼也不敢睡,容離怎麼哄都沒用,最後拿出殺手鐧——講故事。

天知道,容離從小就很自立,聽著童話故事入睡什麼的,根本就沒經歷過。

她唯一會的幾個,還是長大后無意中從書上看到的片段,就這麼東一榔頭西一棒槌的給小桃攢了一個小故事。

好在小桃昨兒沒睡夠,聽著聽著就困的睡著了,容離心累啊,再講下去她的儲備就都用完了,只能瞎說。

到天都蒙蒙亮,容離才睡著,第二天理所當然的起晚了。

主僕倆一睜眼,看看窗外的日頭,差不多晌午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章 頭疼

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