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誒呦,難受啊

第374章 誒呦,難受啊

第374章誒呦,難受啊

看著容喆吃驚又欣喜的模樣,夏侯襄滿意了,大家都一樣,誰也別笑話誰。

容喆激動的手都不知道該往哪兒放了,他扎著雙手原地團團轉,「婉兒來了,婉兒來了,她胖了瘦了?京城離這兒這麼遠,她怎麼過來的?小妹也太胡鬧了,怎麼把婉兒也帶過來了?」

夏侯襄一聽這話,頓時不樂意了,說話就說話,埋怨他媳婦兒幹嘛?

「不行,我得去看看。」說著,容喆就要往外走。

「回來!」夏侯襄命令一出口,容喆往外走的腳步堪堪停住。

他回過頭來,一臉奇怪的看著夏侯襄道,「妹夫,有事?」

「現在是兩軍交戰,隨隨便便離營,成何體統?」夏侯襄輕飄飄的看了他一眼,煞有其事的說道。

容喆有些無語,這人怎麼好意思說他,他自個兒剛從西南回來好嗎?

「我說妹夫,不帶你這樣的,你見了小妹一解相思之苦,到了我這兒就不讓去了,是什麼道理啊。」容喆急的跳腳,他要去看媳婦!

「你跟我能一樣嗎?」夏侯襄抱著肩膀,好以整瑕的看著容喆。

容喆苦著臉,夏侯襄是主帥,是跟他不一樣,不過倆人這不還有一層親戚關係在裡面嗎?

那麼嚴苛做什麼?

「妹夫,」容喆立馬舔著臉走到夏侯襄身邊,「打個商量,我請會兒假成不成?就一會兒,日落之前我肯定回來。」

容喆舉雙手保證,生怕夏侯襄不同意。

然而,夏侯襄真的搖了搖頭,「不成。」

「那就下午,申時便回,怎麼樣?」容喆決定縮短一下時間,去看看婉兒,說會兒話就回。

「不成。」夏侯襄依舊搖頭。

容喆看著夏侯襄,咬了咬牙,「午時,午時怎麼樣?」

他讓步讓的夠多了吧,現在總該同意了是不是?

結果,夏侯襄還是搖頭。

容喆怒了,怎麼好說不聽啊?

一拍桌子,沖夏侯襄吼道,「巳時總行了吧!」

他騎馬過去看一眼就回來,成不成?!

夏侯襄好笑的看了他一眼,「你以為你是小黑?」

一個時辰打個來回,他都不能保證這速度好不好?

容喆被他一噎,接著尷尬的嚷嚷了一句,「還不是被你逼的!行不行給個痛快話!」

夏侯襄看了他一眼,低頭從一堆書卷中抽出幾張紙來,往前一推,「這是你三天內的工作,提前完成提前走,完成不了,就別怪我不給你時間去看未婚妻。」

容喆一聽這話,剛剛積攢起來的衝天怒意瞬間變為欣喜,看著夏侯襄給他的戰略圖紙,腦袋不住的點,「放心放心,我一定儘快完成。」

說完抱起來桌上的東西,便往外跑。

「弄好了我檢查,通過不了你得返工。」夏侯襄頗為『善意』的提醒了一句。

容喆頭都沒回的擺了擺手,「放心放心,我辦事,你放心。」

他做事向來妥帖好嗎?

就算想去見朝思暮想的姑娘,他也會把本職工作做好的。

容喆一頭扎進軍帳中,開始了廢寢忘食般的工作。

——————

京城,相府。

上房寢房之內,謝菡躺無精打採的躺在床上,頭上束了抹額,嘴裡時不時『誒呦誒呦』叫著難受。

房裡丫頭忙的團團轉,在床邊站著一個面露焦急之色的男子。

正是容敬。

「誒呦,難受啊。」

這是幾個字,是謝菡這些天來重複最多的。

「母親,您先把葯吃了吧。」容敬端過葯來,想要喂她吃下。

可謝菡說什麼也不吃,連連搖頭,「不行,沒人陪我說話分散我的注意力,我喝不了那個苦湯子。」

容敬嘆了口氣,「母親,瑾萱郡主一會兒就來,您…」

「伯母的葯吃了嗎?」

容敬勸到一半,門外一道清脆的女聲傳來,只聽聲音便能覺出裡面的關心之意,床上正『誒喲』的謝菡,呼痛聲都小了些。

容敬偷偷鬆了口氣。

一挑簾,瑾萱打外面進來了,進來顧不得坐,看到容敬手裡端著的葯碗后,連忙輕聲對謝菡說道,「伯母,咱們先把葯吃了,好不好?」

說完,接過葯碗,瑾萱左手端著葯,右手拿著勺,哄孩子般哄著謝菡吃藥。

謝菡看到瑾萱后,便眉開眼笑了起來,雖然眉宇間還是能看出不適,但比之前好了不少,「萱兒來了,老是麻煩你往我這兒跑,伯母都不好意思了。」

「伯母這麼說便是與我生分了,您生病我理應探望的,來,咱們先吃藥再敘話,好不好?」說著,瑾萱舀起一勺來,吹了吹,才餵給謝菡吃。

謝菡再勺子伸過來的一瞬間,眉頭狠狠一皺,接著一咬后槽牙,張嘴將葯喝了進去。

瑾萱邊和謝菡說話邊喂葯,不出片刻,一碗葯便進了她的肚子。

葯湯子苦,謝菡其實希望端過來一口氣直接喝下去的,可是這樣便浪費了這麼好的機會,她愣是忍著不說,邊笑邊一口口的將葯喝下去。

喝完,伸手抓了一把蜜餞放到嘴裡。

啊,她這才感覺自己活過來了。

說來蹊蹺,謝菡的病來的特別突然。

好好地一個人說倒就倒,叫了太醫來,愣是查不出什麼毛病。

容源一開始急的團團轉,後來應該是覺得急也沒用,倒是淡定了不少。

容離、容喆出門在外,家裡的孩子就剩容敬一個。

所以,侍疾這種事情,理所應當的落在了容敬的頭上。

若說單單侍疾也就罷了,偏偏謝菡怎麼都不舒服,連帶著看容敬不順眼,每天嘴裡念叨著若是離兒沒出去就好了,好歹有個女兒陪她說說話。

在謝菡病的頭兩天,容敬聽到他母親抱怨最多的就是:他不主動陪她嘮嗑。

容敬著實有些無奈,他雖善言辭,不過善的是與人辯駁,講道理的言辭。

對於家長里短這些磕,他著實不知道怎麼嘮啊。

容敬無奈的只能連連認錯,可他母親就是不樂意,這麼念叨幾天,嘴裡的話突然變成:就算閨女沒在身邊,有個姑娘能陪著說說話,也是好的呀。

一聽這話,容敬當下將屋裡屋外一群丫鬟送到謝菡床邊陪聊,可謝菡閉著眼睛連連搖頭,這些都聊膩了,她需要新的姑娘陪聊,最好還是投脾性,稍微熟悉些的。

容敬將謝菡的話一總結:姑娘、熟悉、投脾性。

三個詞語一組合,一個人影瞬間浮現在他的腦海里,這個人便是瑾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4章 誒呦,難受啊

4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