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誰還沒個膽小的時候

第373章 誰還沒個膽小的時候

第373章誰還沒個膽小的時候

一盞茶后,校場上站滿了人

之所以說滿,是因為嚴邈帶來的人站的相當分散,整個校場都快給鋪滿了。

然而十九營房的五十來人,只佔了一個小豆腐塊。

容離來時,看到的就是站的歪七扭八土匪大軍,和彷彿受氣小媳婦似的十九營房眾人。

容離面帶微笑,背著手來到場地中央。

嚴邈屁顛兒顛兒的跑過來,「大哥,你來了,兄弟們都集合好了。」

容離淡定的點了點頭,這樣子就算集合好了,那十九營房的可以說是白站那麼規整了。

不過這些都不是事,在軍營里她什麼樣的兵沒見過?

只要經過她的手,還沒見著誰訓練完后不脫層皮的。

不,應該是脫胎換骨。

辰逸與暮楠也來了,二人站在十九營房的隊列之後,打今兒起,也算是十九營房的一員了。

容離滿場掃了一眼,接著揚聲說到,「從今天起,咱們不光要分出精力來應付東黎的報復,另外最重要的一點,是要提高你們的作戰水平,往後,你們都是要跟著王爺打仗的。」

此話一出,就連原本站的七扭八歪的土匪兵們都不自覺的站直了身體。

聽聽,他們將來的任務多麼重大,跟隨王爺打仗,那就相當於旁人眼裡的精兵強將。

那是多麼大的榮耀!

容離見校場上一個個都興奮了,她挑了挑嘴角,「所以,最近我要讓你們做最嚴苛的訓練,能做到嗎?」

「能!」

山呼海嘯的應聲響遍全校場,容離變戲法似的從身背後拿出一張紙來,在眾人眼前晃了晃,「口說無憑,若要參加訓練,先把保證書給我簽了,到時候若是反悔,我也好有個憑證。」

「大哥,寫那勞保證書有什麼用,不就一張紙嘛。」土匪堆里的老四,是個大咧咧不拘小節的,有什麼說什麼,一點兒也不在乎說出來的話有什麼後果。

現在,土匪堆里都跟著嚴邈叫容離大哥,對於容離也是服氣,但是他們都不耐這些繁文瑣事,所以覺得沒必要。

容離搖了搖頭,「這張紙作用可大了,你想想,我費盡心力的訓練你們,再把我多年所學的精華傳授與你們,你們若是一個不高興,半截不學了,那我不是白費那麼些個力氣。」

「反正,要跟著我練,你們就老老實實的簽字,不願意練的我也不強求,畢竟我是個很仁慈的長官,只是有一節,若是不練往後再沒進來的機會,也就相當於以後不能成為王爺手下的兵,所以,要不要簽,你們自己拿主意。」

容離將裡面或有利或不利的東西做了個簡單的說明,剩下的由他們自己決定。

她不會真的放任他們不管,所以臨了又加了一句,「王爺可是對你們抱了很大希望的,當然,如果你們覺得怕了,或是認為自己不行,沒關係,大可不必往上面簽名,誰還沒個膽小的時候了,是不是?」

激將法,不是對誰都有用,但對於不服輸的人來說向來都是最強勁的催化劑。

瞅瞅她面前的大部分是一群什麼人?

土匪!

土匪若是被人說怕,甭管是不是真的,都得撲上去跟人打一架。

膽子小?

膽子小他們會當土匪嗎?

不就簽個字,誰怕誰?

本來只覺得麻煩不願簽字的一群土匪們,立刻叫嚷著找筆,他們還不信了,多大的事能讓他們怕?

十九營房的本來就是一群乖乖聽話的戰士,容離這個辦法主要對付的對象就是嚴邈帶過來的一群土匪們,要把他們變成正經的士兵,甚至說是戰士,沒有條條框框約束著是不行的。

他們來去自由慣了,若是猛一下被束縛緊了,他們的反彈會相當大,一聲不吭的跑了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容離得想辦法將他們拴住。

怎麼栓?

他們雖然是一幫隨心隨性的土匪,可最看重的便是兄弟情誼,一旦有人當了逃兵,全隊受罰。

那在有什麼魯莽的決定時,他們便要思索一二,自己的行為會不會給自己的兄弟們帶來不好的後果。

容離並不是要真的懲罰誰,而要的是這份感情間的牽絆。

兄弟情,那是相當牢固的存在。

容離滿意的看著紙上籤下的一個個名字,翻手摺了兩折放入衣襟中,她可以開始了。

容離對一旁的墨陽、墨白、小桃、溫婉四人點了點頭,四人將早就準備好的負重之物拿了出去。

集合之時,容離特地讓他們每人準備一個空包袱,之後的喊話和簽字,墨陽四人按容離的要求將準備好的石頭放入空包袱內。

西南最不缺的就是石頭樹木,那石頭一個個分量足足的,墨陽拎了拎,還別說,相當壓手。

此時,容離便讓校場中所有人員背好包袱,負重越野。

整個西南邊境正好有長長的山道,筆直且長,容離就這麼帶領著一群剛剛組建好的新兵來了一場別開生面的負重越野賽。

依舊老規矩,勝有獎、敗有罰。

所有人做好了準備,由容離帶領,一行一千多人,緩緩朝著朝陽前行。

——————

夏侯襄在天光將要大亮之時回到軍營。

聯軍前一天才因為偷襲受到重創,又聽說他來了,自然不敢再輕舉妄動,一個個龜縮在撫州城內商量對策。

是以,夏侯襄出去的這一個晚上,並無任何異動。

他一回來,榮喆接了信兒跑來,待夏侯襄進軍帳后,他急急忙忙的開口,「怎麼樣?見到小妹了嗎?」

夏侯襄先給自己倒了杯茶,一飲而盡。

昨晚到現在一口水都沒喝,在離兒那裡不覺得什麼,可一回來后,之前顧不上的,現在便反映出來了,這不一句話沒說就覺得渴了。

容喆這個急啊,雖說夏侯襄喝水的動作不算慢,可他愣是想將他手裡的茶杯搶過來,先說了再喝。

夏侯襄很快將茶杯放下,這才點了點頭,「見著了,離兒很好。」

「那怎麼沒跟你一起回來?」容喆放下心來,小妹沒事便好,一個女孩子大老遠從京城追過來,還真挺英勇。

只是,小妹不是來找妹夫的嗎?

怎麼妹夫去了一趟,自己回來了?

「她再那有些事情要處理,便不跟我回來了,半個月後我再去接她。」夏侯襄將原委說清。

「原來是這樣,」容喆點了點頭,隨後有些挪揶的看著夏侯襄笑道,「怎麼樣,我小妹千里追夫,美的鼻涕泡都出來了吧?」

夏侯襄淡淡的瞟了他一眼,隨後漫不經心的說道,「你未婚妻也來了。」

「什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3章 誰還沒個膽小的時候

4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