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斥候小黑

第369章 斥候小黑

第369章斥候小黑

小太監退下,祁裕王一天沒過踏實,第二天早早醒了吩咐小太監,孟丞相一到就趕緊讓他過來,二人好出發去找娘娘。

不一會兒,孟丞相到,兩人帶著五百御林軍出京趕往青松嶺。

路上祁裕王不放心,一再加快速度,在馬上還問孟合。

祁裕王:「准證找著?」

孟合:「准能。」

祁裕王:「漂亮著呢?」

孟合:「天下無雙!」

君臣二人騎著馬,來到青松嶺,清晨薄霧未散,遠遠望去若有似無仿若仙境,走近后看的清楚了些,山上一片片樹林,枝葉茂密,綠樹成蔭,一條小路彎彎曲曲通向深處。

祁裕王勒住了韁繩,坐在馬上先往裡頭左右瞄了瞄,隨後扭頭看著孟合孥了孥嘴,那意思:是這兒嗎?

孟合點了點頭。

祁裕王清了清嗓子,「娘娘啊,朕的娘娘,你在哪兒呢?出來吧,娘娘啊,娘娘啊,娘啊!」

「等會,等會,大王,您這樣喊容易喊錯了,是娘娘不是娘。」孟合在一邊聽著祁裕王都喊差輩了,趕緊攔下。

「怎麼沒有啊?寡人都喊這麼多聲了。」祁裕王不開心了,說好的娘娘呢?

「大王千歲,您別著急,看著這條小路了嗎?」孟合拿手一指,「您吶,順著這條小路往裡走,走到頭,把您幹什麼來的說一遍,娘娘就能從天而降了。我和御林軍在林外等您,有事您叫我們。」

「哦,行,你們等著吧。」說完祁裕王順著那條小路就進去了,小路兩旁鬱鬱蔥蔥全是樹,這看著也不像有人的樣兒啊,抬頭看了看樹上面,也看不清有沒有人,樹林倒是安靜,只能聽著鳥叫聲,祁裕王邊走邊瞧,不一會就到了小路盡頭。

一棵參天大樹長在小路盡頭,祁裕王一看沒路了,勒住韁繩四周圍看了看,沒人啊?孟丞相不會騙人呢吧?

「咳,樹林兒里的人都聽著啊,寡人是祁裕王,盈澤國的大王,啊,今兒來著選娘娘來了,這個誰聽著了就趕緊出來,出來你就是我盈澤國的國母,寡人的王後娘娘,啊,愛妃你在哪兒呢?趕緊出來吧,愛妃呀。」

「大王千歲,妾身有禮了!」

祁裕王話一喊完,就感覺頭頂上不知道哪兒回了一句,抬頭一看,腦袋上一團黑影快速下落,祁裕王連躲都沒來得及就被砸下馬,給人當肉墊了。

「誒?人呢?」

剛剛不是有人找娘娘呢嗎?她下來怎麼人沒了?

「你…你先…下來。」

微弱的聲音從屁股下面傳來,她趕緊往旁邊挪了挪。

「呼。」祁裕王終於感覺又活過來了。

「哎,你沒事吧?」

「寡…」祁裕王循著話音看了一眼,當即張大嘴一個字兒也說不出來了。

眼前這人,骨架不小,皮膚微黑,眉眼倒是不錯,就是左側臉頰上半部分被一塊青色胎記覆蓋,這胎記生的張牙舞爪甚是駭人,頭髮亂糟糟的披在腦後,說話瓮聲瓮氣,祁裕王一開始還以為自己個兒看差了,揉了揉眼再看,還是一樣!

「嘿,你是祁裕王啊?」那女子看祁裕王沒吭聲,便問道。

「啊,是啊…你誰啊?」祁裕王哆嗦著嘴,顫顫巍巍的問。

「我是你的王后啊,哈哈哈!」女子確認后,一巴掌拍在祁裕王肩膀上,開懷大笑,她是娘娘啦!

「我滴親娘啊!救命啊!」祁裕王扒著地就往外爬,他要找孟合算賬,給他找的這是什麼玩意兒?!

「哎,跑什麼。」祁裕王還沒爬幾下呢,就被那女子給拖回來了,「剛才不是你說的嗎?這林子里誰出來誰就是你的王後娘娘,怎麼還想說話不算話啊?」

「那啥,你能當我沒說過不?」祁裕王連自稱都變了。

「不行,你一國的大王,金口玉言,還想不算?沒門!」女子擰眉瞪目,她很生氣啊,怎麼能說話不算話那?

「哎哎,你小點兒聲,震的我耳朵疼,我是來找娘娘的,可我沒想到能找著你這樣的啊,給個機會怎麼樣,要不…我認你當乾娘?您直接來太后怎麼樣?」祁裕王都開始胡說八道了,反正只要不讓他娶眼前這個女子,無論讓他幹什麼都成。

「欸?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姑娘急了,直接提著祁裕王后脖領子給他提溜起來讓他站好了,「你好好看看,我那點兒像你娘了,反正甭管咋著,這事兒都變不了,我就是你的王後娘娘,走,咱倆回宮去吧。」

「你先把我放下!」祁裕王也急了,說提溜就提溜,這個女人比他高一頭,他腳沾不了地她知不知道!一個男人被女人提著很沒有尊嚴的,更何況他還是一國之君!

「說話就說話,急什麼。」女子將他放下,嘟囔了一句。

祁裕王整好衣冠開始想對策,終於想出了個冠冕堂皇的,「咳咳,姑娘你看,這荒郊野嶺的,咱倆談婚論嫁多不合適,再說咱倆也沒個媒人,自古成親講究媒妁之言你說對不對?」

姑娘一聽沉默了,說的好像挺有道理的,「那這樣,你喊一嗓子,要是有人出來保媒咱倆這事就算定了,要沒人出來,咱倆就拉倒。」

「好好,這話可是你說的,不能反悔啊。」祁裕王樂了,這荒山野嶺哪來的媒人。

「你們都聽好了,寡人是祁裕王,今兒上這兒找娘娘來了,沒想到找著個這麼特別的,現在她賴上寡人了,有沒有人出來保媒啊要是沒有就算啦。」祁裕王開始喊,心裡美的冒泡,不用娶了!

話音剛落,打林子外面傳來一聲:「微臣願意保媒!」

孟合打馬前來,到了祁裕王面前,下馬露出標準的八顆牙微笑:「大王您叫我?」

祁裕王現在吃了他的心都有了,磨著牙,「寡人什麼時候叫你了?」

「剛剛您不是找人保媒嗎?微臣聽見這不就來了。」孟合繼續微笑。

「你怎麼這麼不懂事呢?氣死我了氣死我了,」祁裕王氣的原地打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9章 斥候小黑

4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