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大人,您別走!

第362章 大人,您別走!

第362章大人,您別走!

商議結束后,大家各回各帳,各上各床。

第二日天一亮,墨陽、墨白二人便出發了,容離梳洗完畢后,直接到了戚華的帳子。

戚華著實被嚇一跳,不為別的,只因他還沒起呢。

手忙腳亂的將衣服穿好了,邊往外走邊整理髮型,心裡不禁窩火,這麼大早不睡覺跑他這幹什麼?

埋怨歸埋怨,見到容離的時候,他臉上連一點兒不情願的表情都沒有,滿臉掛著諂媚的笑意,看著容離笑嘻嘻的說道,「軍師早啊,您還沒吃飯呢吧?小的已經讓人準備去了,你吃了再走?」

戚華搓著手,哈著腰看著容離,等待她的回答。

「吃飯就不必了,我這次前來,是有件要緊事要告訴戚大人的。」容離眉頭一皺,一臉的為難。

「什麼事?」戚華一愣,「木頭不夠使?」

昨兒不是要木頭搭練功場嗎,戚華自然而然的便想到這上面去了。

「你那還有?」容離一聽木頭,眼睛一亮。

「那沒有了,昨兒都給您了。」戚華連連搖頭,他就問問,看容離的表情,以為他私藏了不是。

他要一堆破木頭做什麼?

容離眼睛不亮了,沒木頭那就說正事吧。

「戚大人,」容離眉頭一皺,雙手交叉擱在下巴之下,表情頗為嚴肅,一副談判的架勢,「我昨夜接到王爺密信。」

話音一頓,戚華的好奇心立馬被點燃。

信,什麼信?

「東黎,打過來了!」

一石激起千層浪。

戚華直接被嚇的坐在地上,全身哆哆嗦嗦的看著容離,汗如雨下。

什麼…什麼叫東黎打過來了?

東黎不是在東南戰場打仗呢嗎,怎麼跑西南了?!

「戚大人別激動,」容離心裡憋笑,面上越發嚴肅,「第一次上戰場都是這樣,心裡非常興奮,我們跟著王爺都是這麼過來的,等真正上了陣就好了。」

容離擺出一副善解人意、為人著想的模樣,她是軍師嘛,自然要有個軍師樣子。

「打…打…打…」戚華嚇的連話都說不利索了,他覺得手腳冰涼,胸悶發慌,就跟得了帕金森似得,抖個不停。

「對,咱們得打,」容離故意曲解了他的意思,繼續嚴肅的說道,「戚大人真乃鐵血錚錚的真漢子,聽到東黎打過來就要領兵打回去,在下佩服佩服。」

容離朝戚華拱了拱手,「戚大人有什麼需要,只管差遣,在下一定聽憑吩咐。」

「不…不…不…」戚華連連擺手,他不是要打過去啊!

他哪兒會打仗啊!

有人打過來了,跑就好了嘛!

打什麼啊!

「不用在下?」容離裝作瞭然的點了點頭,「戚大人果然大才,心中一定已經有了作戰方案,那在下就告辭了。」

容離站起身佯裝要走,結果還沒邁步,褲腳便被一隻手抓住。

接著顫抖的小聲音從腳邊傳出,「大人,您別走!」

終於說出了一句完整話,戚華的心抖啊抖。

馬上要打仗了啊!

他可不會啊!

他需要幫助啊!

啊!

容離嘴角翹了翹,她假裝不解的回過頭來,看著地上的戚華說道,「戚大人,何故行此大禮啊?」

揣著明白裝糊塗,說的是誰?

說的就是容離!

「大人,你可得救救小的,小的就算當牛做馬也會報答您的大恩大德的。」戚華頭磕的『咣咣』響,沒兩下腦門就變紅了。

容離看的那個吃驚喲,戚華對自個兒夠狠的呀。

「戚大人這是做什麼,快快請起。」容離虛扶一下,將戚華從地上弄起來。

戚華屁股都不敢坐實凳子,微微前傾著身子,將鼻涕眼淚抹了一把,腿依舊微微顫抖,「大人,不瞞您說,小的這官是捐來的,不圖什麼大富大貴,就圖安安穩穩。」

他估計已經嚇過勁兒了,這會兒說話都不結巴了。

「西南邊疆您也看見了,常年都不帶有個戰亂的,邊城偶有外族進入,那無非也就都是些做做生意、通通婚這種無傷大雅的小事。」

「別國攻打我們這兒,甭說十年,就是二十、三十年來都是沒有的事,您想想,我們這兒的兵能好好訓練嗎?」

說著鼻涕眼淚又下來了,戚華顧不上形象,拿袖子抹乾凈抽噎著繼續說。

「到了小的這兒為官任期就更是如此了,小的沒有別的本事,也不大喜歡有本事的,所以…所以身邊,凈是些溜須拍馬之徒。」

「您說說,就我們這些人駐守邊疆,能有什麼好?」

戚華倒是什麼都抖摟出來了,容離不禁咂舌,看來戚華並不是沒有可取之處,最起碼自我認知沒有偏差,知道自己是個什麼人。

「大人,您追隨王爺多時,肯定是有大才之人,領兵打仗一定不在話下,小的不求別的,更不奢求大人的庇佑,」見容離沒吭聲,戚華越發著急,「小的只想有一方容身之地,在敵軍前來之時能躲上一躲,還望大人成全。」

說完,戚華『撲通』一聲,又跪在地上,連連叩頭。

容離沒吭聲,就這麼看著他磕。

既然要唬人,做戲就要做全套,戚華一求她便同意,那不是顯得她很沒有原則?

容離『啪』的一聲,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戚華,你可知你說的是什麼?!」

「小的知罪,小的知罪。」戚華連連叩頭,現在保命比什麼都重要。

「你身為軍人,竟說出這種話,朝廷撥發軍餉不是養廢人的,你!你!你!氣煞我也!」容離擰眉瞪目,直將一個衛國著想的將領,演繹的淋漓盡致。

「小的知罪,小的知罪。」戚華繼續叩頭,別的什麼都不說。

容離重重的嘆了口氣,搖頭說道,「罷了罷了,現在說什麼都亦無用,你且告訴我,西南駐軍,是否無一人能參加戰役?」

戚華心下一喜,既然鬆口就有希望,他想了想說道,「若說有些用處的,恐怕就只有十九營房的兄弟們了。」

容離再次重重的嘆了口氣,以手指點,「你呀你呀。」

戚華脖子一縮,不敢吭聲。

容離站起身來,居高臨下的看著他說道,「給你一天時間,除了十九營房,其他駐軍全部遣散,待到戰爭結束再行迴轉。」

「明日清晨,我不想再看到你們任何一個人,」容離背著手向外走,「包括你。」

看著容離遠走的背影,戚華的頭重重的磕在地上,嘴角帶著重獲新生的喜悅笑意。

「小的,多謝大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2章 大人,您別走!

4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