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臣惶恐

第347章 臣惶恐

第347章臣惶恐

皖月本來正在府里遛彎,她最近沒什麼食慾,所以沒事總愛運動運動。

正巧走到書房附近,沒想到就被屋內傳來的聲響嚇到了,皖月沒好氣的等了書房的方向一眼,肯定又是夏侯銜在裡面發神經,這人天天陰陽怪氣,根本不正常。

撇了撇嘴,皖月表情一瞬間又轉變成了哀愁,夏侯襄已經走了半月有餘,她還是沒有頭緒。

現在身處王府內院,身邊的人對天祁也不熟悉,她就是想派人出去打探都找不到地方。

皖月懊惱的跺了跺腳,心裡又將夏侯銜鞭笞了百八十遍。

都是他!

若不是他,她堂堂一個公主怎麼會連自己喜歡的人的消息都打探不到?

如果要是她在南楚,哪兒用的著這麼費勁,隨便撒出去點人就知道夏侯襄身處何方,又怎麼會像現在這樣,做什麼都礙手礙腳的。

不過有一點她還是很欣慰的,至少夏侯襄去了邊疆,容離也見不到他,這個認知讓皖月心裡稍稍好受一些。

扶著丫鬟的手繼續往前走,她得想法子知道夏侯襄在哪兒,哪怕到時候讓父皇助一助他也是好的。

或者……

至於容離,皖月陰陰的笑了起來,正好夏侯襄不在京城,她的想法子去把容離除了才好!

夏侯贊這邊正生著氣,那邊皇上因為尋不到容離也在窩火。

什麼情況?!

他錦衣衛、御林軍都用上了,愣是連容離個影子都找不到,這要是傳出去,還不笑掉人的大牙?

他堂堂一國皇帝啊可是,連名小小的女子都找不到,丟不丟人?!

夏侯贊將最後一批向他彙報的御林軍揮退,頗為鬱悶的嘆了口氣。

到底去哪兒了呢?

京城都翻遍了了,難不成…她出京了?

可京外容府以及戰王府的府邸,錦衣衛已經去搜尋過了,沒有啊?

難道……

夏侯贊突然一個激靈,容離不會…跑了吧?!

皺著眉頭回想容源上朝時的情形,好像沒有什麼特別,若是女兒憑空不見了,不是應該著急的嗎?

越琢磨越不對,夏侯贊喚了陳進忠進來,讓他傳容源入宮。

他倒要問問,容離到底去哪兒了!

沒過多久,容源奉旨入宮,來的路上他暗暗揣測,皇上叫他前來所謂何事?

朝堂之上最為重要的就是東南邊的戰亂,現在戰王前去平亂,自然出不了什麼岔子,就算出了,也不是他一屆文官能應付的了的。

朝政一切平穩,也沒什麼特別的事情。

那讓他入宮,應該就是跟他有關的事情了。

容源自認一直以來克己奉公,沒什麼錯能挑出來的,想來想去,還是不大明白夏侯贊的意思到底是什麼。

進得宮內,容源也就收了心思,到底是什麼事情,還是聽夏侯贊如何問吧。

「參見皇上。」容源跪地行禮,現在是朝堂之下,不必行全禮。

「愛卿免禮,」夏侯贊虛抬了抬手,吩咐一旁伺候的宮娥,「給容丞相看座。」

一把太師椅搬了上來,容源再次謝過,這才坐下。

「近日辛苦容丞相了,朕深受戰亂所累,對於朝政之事多有疏忽,多虧丞相幫朕把控,才不至於出了亂子。」夏侯贊嘴裡說著沒什麼用的客套話,心裡盤算著如何講話題引到容離身上。

「萬歲謬讚,微臣只不過做了自己分內之事罷了,皇上日理萬機,更要注意身體才是啊。」容源知道這些都是客套話,別說君王,就是他們當臣子的,底下見了面還得客套幾句呢,更何況是特意招他前來的。

容源可不相信,夏侯贊叫他進宮,就是為了表揚他的。

「呵呵呵,丞相謙虛了,若不是有你幫朕,朕這段時間怕是再多的精力也不夠用啊。」夏侯贊端起茶盞,樂呵呵的說道。

容源看著喝茶的夏侯贊,面上繼續恭敬非常的說,「微臣惶恐,皇上不嫌棄微臣年邁,還願意任用微臣,微臣已然感激不盡。」

邊說還邊拿袖子摸了摸眼睛,將臉掩藏在袖子下的他忍不住的撇了撇嘴,大家都是聰明人,有什麼事就直說,老這麼繞圈子有意思嗎?

他這麼大歲數了,本就腸胃不好,看著夏侯贊假惺惺的樣子,他真的有點兒消化不了。

「丞相說的哪裡話,你是國之棟樑,朕怎麼會嫌棄你老。」夏侯贊一瞅好端端的怎麼哭了,趕緊好言相勸。

「臣惶恐。」容源不接這茬,繼續哭。

「容丞相,莫哭了,你看咱們君臣好好說會兒話,你哭什麼?」夏侯贊覺得有點兒頭大。

「臣惶恐。」容源繼續哭。

夏侯贊:「……」

容源那哭著,夏侯贊覺得若是再繼續這個話題,容源可能會一直哭下去。

「好了好了,咱們不提朝政,聊聊家事。」夏侯贊投降了,他覺得還是趕緊說正題的好。

容源一聽這話,抹了兩把不存在的眼淚,將袖子放下了。

夏侯贊鬆了口氣,開口道,「容小姐嫁入戰王府半月有餘,朕那個皇弟一向是個不知冷熱的人,不知容小姐…咳,在王府住的可還習慣?」

容源那是誰,這麼大歲數可不是白活的,夏侯贊一提自家閨女,他腦海中的一根神經就繃緊了。

夏侯贊無端端問他閨女幹嘛?

指定有事!

「戰王爺乃人中龍鳳,戰王府又是先皇賜下來的,微臣的女兒在家一向皮實,哪有什麼住不慣之說。」

容源這話,說了跟沒說,沒有什麼區別。

「哦,」夏侯贊點了點頭,「誒。」

深深嘆了口氣,搖著頭不說話,餘光直瞟容源,想讓他提問,這樣自己才能順著容源的話繼續說下去。

誰知容源壓根不給他這機會,端起手邊的茶喝了一口大讚,「皇上,這茶可是新進貢的?清香無比,當真是茶中極品!」

說完,還一挑大拇哥。

夏侯贊尷尬的點了點頭,「丞相喜歡,待會兒帶回去一些。」

「微臣多謝皇上賞賜。」容源裝作很驚喜的樣子,連忙道謝。

「丞相不必客氣,誒…」

夏侯贊又擱那嘆氣,餘光依舊瞟像容源,心想這次總能問了吧?

誰知容源依舊品著茶,還把眼睛閉上了,像是回味一般,臉上儘是享受之色。

「誒…」夏侯贊加大嘆氣力度,奈何容源依舊巋然不動。

夏侯贊心裡都要冒火了,這老東西,耳背嗎?

「誒…」夏侯贊氣嘆了一半,突然聽見停住,他竟然聽見容源打呼嚕的聲音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7章 臣惶恐

4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