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我們不是軍人嗎?

第338章 我們不是軍人嗎?

第338章我們不是軍人嗎?

出了軍帳,容離對戰戰兢兢跟出來的戚華說道,「戚大人,組織組織吧。」

戚華冷汗直流,明明是艷陽高照的正午,他偏偏絕對自己處在寒冬之際,從頭髮絲到腳趾甲尖都泛著冷意。

「哎…哎…是,」戚華哆哆嗦嗦的用袖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對身後那些個小頭目說道,「去…去組織一下,讓大…大人看看。」

「是。」

「哎。」

「好。」

……

明明就幾個人,但應的都是不同的字,容離暗暗咂舌,就這領導班子,她預感等會兒的演練會很慘烈。

戚華害怕,他身後那幾個人也沒好多少。

顫顫巍巍的組織起自己隊伍的人,行動拖沓散漫,半天連個列隊都站不好。

容離輕嘆一聲,看著滿校場散亂的軍人…不,應該只能稱為人。

軍人這兩個字,可不是誰都能稱的上的。

容離失望的看著校場的人,一個個連隊都站不整齊還能幹點什麼?

可當目光看到西北邊一個角落時,容離的眼睛一亮,那裡早就整整齊齊的站了個隊列,無論是軍姿、還是軍容、軍貌都與校場上其他人不一樣。

最最值得一提的是,他們這對是沒有人管轄的,像是被放逐一般,卻依舊堅挺。

容離眸光從失望轉而變為平靜,總算有一隊能拿得出手的,但到底能不能經過考驗,她得試試才知道。

抬腳向西北角走去,容離根本沒理會戚華的呼喊。

戚華簡直要瘋了,這是要去哪兒,那塊兵丁是他基本放棄的呀。

他們中間也曾有人擔任過都伯、百人將、牙門將等等官職,但都因戚華上位后不會溜須拍馬而貶職。

有志不得申放到誰身上都不會痛快,他們剛開始也心灰意冷,覺得軍隊就這麼完了。

落到這麼一個人的手裡,能有什麼好?

他們累死累活的當兵,好不容易在戰場上積累的軍功,戚華一句話就給免了,他們怎麼甘心。

也曾遂大流兒混吃等死,溜須拍馬他們學不會,放棄希望還是會的。

可當有一日,一個孩子的到來徹底改變了他們的頹廢的狀態。

這個孩子就是秦勇。

他不知為何被分至西南邊疆,一個人背了個小包袱住進了他們的營房。

每日天不亮便出去訓練,直到深夜才會迴轉,他彷彿不知疲累的陀螺般,日復一日的如此。

有時回來早了便幫著他們忙東忙西,無論何時見他都是笑盈盈的,根本沒有脾氣。

他們也嘲笑過秦勇,說他何必呢,既然被分到他們這個帳子,說明已經被放棄了。

營房的分配也是有講究的,從距離主營遠近來分辨,最近的為最受重視的一批人,最遠自然是被無視的那一批。

他們已經混到這個地步,做任何努力都白搭。

倒不如跟著他們混,雖然不至於吃香的喝辣的,但總不會像訓練那麼無趣。

面對他們連番打擊,秦勇睜著黑溜溜的眼睛,看著他們問了一句話,「我們不是軍人嗎?」

『軍人』二字,直將他們震在當場。

是啊…

他們是軍人。

可有多久了?

多久…

他們沒再想起過,這個曾經讓他們驕傲的稱謂。

秦勇根本不知道,他一句話帶給了這些長他十幾歲的小夥子們怎樣的觸動,他撓了撓頭,繼續問道,「保家衛國不是我們的職責嗎?若是不將打仗的技能練習紮實,往後上了戰場,咱們能打勝仗嗎?」

屋裡寂靜一片,明明五十來人的營房,愣是一聲都沒有發出。

落針可聞的安靜,他們曾經的夢想被喚醒。

那些,他們曾經堅信,現在又刻意遺忘的…

…夢想。

秦勇瞅了瞅一個個仿若石化的人,面色微哂,他自小便不怎麼會說話,現在看來他可能又說錯話了。

「那個,各位哥哥,我若是說的不對…」秦勇不想因為自己的話而壞了氣氛,再說他還小,那樣的話說出來總覺得像教育人似的。

「不!你說的很對!」紀明輝激動的看著秦勇,他是十九號營房裡曾經官職最高,年紀最大的,這裡所有人都叫他一聲大哥,所以他也理所應當的成了十九號的領頭人。

他此時激動不已,滿臉通紅的說道,「別看我們年紀大,都長到狗肚子里去了,你小小年紀就有這樣的覺悟,我們還有什麼資格頹廢下去!」

紀明輝一席話說的慷慨激昂,直將眾人的熱情點燃。

他們骨子裡還是有軍人的熱血,其中也不乏有幾個是跟隨戰王打過仗的。

這樣的人,怎麼會一直放任自己隨波逐流下去?

失望只是暫時的,一但有人能將他們點醒,他們最不缺少的便是熱情。

紀明輝話音一落,十九號營房裡的士兵們,全部點頭,大聲回應,「大哥說的對!」

他們不能再這麼下去了!

紀明輝看著秦勇,說道,「小兄弟,你叫什麼名字?怎麼會隻身一人來到這裡。」

之前受情緒影響,他們對任何人、事都不上心,更不會關心新來的小兵是誰。

可現在不一樣,紀明輝想通了,旁人不重視,他便自己放逐活成一灘爛泥,那隻能證明人家的眼光是對的,除此之外對自己毫無益處。

放棄自己,根本起不到懲罰別人的作用,能懲罰的只有自身。

偏生這麼愚蠢的事情,他還做了那麼久。

當真是可笑。

紀明輝重燃鬥志,他是十九營房的大哥,就要有大哥的擔當,對於這個新來的小傢伙自然想了解一番,往後大家同吃同住,就是兄弟。

「我叫秦勇,是從陽戟城過來的。」

「哦,」紀明輝點了點頭,那裡他也曾待過,問了秦勇一句,「在哪也是當兵?」

「算是吧。」秦勇點了點頭,他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兵,反正一直待在軍營。

「你們那有個老班長,名叫秦政,你可識得?」紀明輝覺得他和秦勇還挺有緣,雖然年歲相差的挺多,但竟在一處當過兵。

秦勇一瞬間瞪大了眼睛,「您認識家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8章 我們不是軍人嗎?

4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