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您可是墨陽大人?

第336章 您可是墨陽大人?

第336章您可是墨陽大人?

報信的小兵被一陣風颳得滴溜溜轉了好幾圈,再看屋裡,除了戚華哪兒還有旁人。

帳子里之前的小頭目,有一個算一個,全都跑去整理自己的衣冠去了。

開玩笑,戰王是誰?

若是衣冠不整出現在他面前,不挨打就算他們輸。

戰王是最注重軍中紀律的,軍容軍紀是一套的,衣著更是不能有半點不整潔。

既然當了兵,端了這碗飯,就得按要求來。

否則趁早滾蛋,軍中不需要不遵守規則的人。

「杵這兒幹啥?讓所有人列隊集合!」

戚華看著一臉呆萌的小兵,心裡的火氣不禁更加旺盛,怎麼一個兩個都不讓他省心,怎麼什麼事都得他親自操心,養這些蠢蛋有什麼用?!

「哦。」小兵應了一聲,轉身向外走去。

戚華努力深呼吸,為的是不讓自己把他拎過來打一頓。

懂不懂規矩?!

他是最大的頭頭!

竟然連基本禮數都不懂,待戰王走了他再收拾這幫人!

戚華整理好后趕忙出帳子迎接,邊走心裡還邊納悶,戰王來他們這兒幹什麼?

要去也應該去東南呀。

他往外一走,之前跑去換衣服的小頭目們也整理好衣服出來了,他們先將自己管轄的一小塊列隊弄整齊,完了跟在戚華的身後走出軍營。

他們臉上都帶著無比燦爛的微笑,同時雙目又有一絲的虔誠。

其中戚華表情最為到位,他可是演技派,那小表情任誰看了都會覺得心裡舒坦。

人家把你當偶像,你能不高興嘛?

邁著小碎步來到軍營外,打眼一瞧,一共五個人。

心裡琢磨開來,這五個人到底哪個是戰王?

旁邊倆黑衣服的一看就是侍衛,他雖沒見過戰王,卻也知道戰王身旁一直跟了四個得力戰將。

這倆要是,那旁邊的倆肯定也是,只不過衣著身形不同,高點兒矮點兒無礙,這點兒小事還是瞞不過他這雙亮晶晶的眼睛的。

別看五人站在一條線上,實則也是有前有后、有主有次的,沒看那四個都圍在中間那位的身旁。

仔細一看,可不就是嘛。

就這張相、這氣度、這打扮,不是戰王就有鬼了!

戚華本來的小碎步瞬間變成小跑,一溜煙兒的跑到容離面前,『咕咚』就給她跪下了。

接著『砰砰砰』三個響頭磕在地上,再抬起頭來時,那雙目滿是崇拜與不可思議,哆嗦著雙唇來了句,「微臣,參見戰王!」

容離被戚華這一套行雲流水的動作給整蒙了,再一看他的表情差點沒吐了。

這人,怎麼這麼膩歪人呢?

做作的還敢再明顯一點兒不?

他這兒剛表演完,身後跟隨的一串兒也有樣學樣的複製了一遍。

容離覺得自己需要有人來將這幫人打一頓,明明一個個都是五大三粗的大老爺們,偏偏擺出這麼一副矯揉造作的姿態。

他們都經歷了些什麼呀!

戚華對自己的表現猶自不大滿意,他再接再厲的讓自己眼中的崇拜再多一些,再開口時連嗓子都抖了,「戰王爺,微臣…微臣,等候您多時了。」

容離閉了閉眼,身側的雙手握了又松、鬆了又握,她實在怕忍不住上去揍他!

「王…」

「你閉嘴!」

這次沒等戚華再說什麼,容離直接指著他大喝一聲,她實在怕把隔夜飯吐出來,還是不要讓她說話的好。

「哦。」戚華可憐巴巴的看著容離,一臉委屈的應了一聲。

容離覺得自己的耐心將要告罄,她開口道,「我不是戰王。」

再不說,估計戚華還得給她整這套。

「啊?」戚華大驚,直接叫出來了聲,「你不是戰王?」

戚華噌的從地上蹦起來,「來呀,給我把這個冒充戰王的賊人拿下!」

「誰敢?!?」

兵丁還未動作,墨陽、墨白護在容離面前,鷹目中寒芒乍現,直將準備動手的兵丁嚇得釘在原地,不敢動作。

戚華也不例外,他抖了一抖,隨後覺得可能有點兒丟人,強作鎮定的開口,「大膽!你當這是什麼地界容得你撒野?我告訴你,冒充王爺可是掉腦袋的重罪,你們還在這跟我橫,待會兒讓你們腦袋搬家!」

「讓誰腦袋搬家?我們什麼時候冒充王爺了?」墨陽直接開口懟回去,「你自己巴巴的跑過來一口一個王爺的叫,到最後還怪在我們頭上?」

「你…」

「你什麼你!」墨陽火力全開,根本不給戚華張嘴的機會,「我們是王爺的親信,你的兵怎麼跟你報告的?你是不是眼瞎?伏虎令你不認識啊!」

「嘿,你這小兒太猖狂,來人給我綁了!」戚華現在很膨脹啊,他都當頭一年多了,還沒哪個人敢這麼跟他說話。

現在突然出現個來路不明的人,跟他說話這麼橫,他哪兒忍的了?

突然在他身後一道不可思議的聲音傳出,「您可是戰王麾下的墨陽大人?」

墨陽『嘿』了一聲,沒想到還真有識貨的,尋著聲音望過去,見到一個年輕的少年,墨陽點點頭,「你認識我?」

少年顯然有些激動,小雞啄米般的連連點頭,「五年前我曾與爹爹一起參加過玉陽之戰。」

說著他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那時我還小,沒上去戰場,不過我一直在城樓上看著,你們真的很厲害。」

小少年名叫秦勇,自小便跟著父親在軍營里混,他小時候的願望就是當個像戰王一樣的大英雄。

雖然那時候戰王也才十幾歲,可在秦勇眼中,戰王就是頂天立地大丈夫的代名詞。

所以,他跟著父親在軍營里摸爬滾打,小時的他什麼都想學,尤其是打仗的功夫。

馬上馬下無論哪種,只要能在戰場上用的到,他就要學。

秦勇也是個學武的苗子,不出三年便學的有模有樣,在同齡人中已經算是相當不錯的。

可是他年紀小,誰也不敢相信他真的能做什麼。

雖然戰王也不大,可人家是天生的戰士,那天賦可不是一般人能比擬的。

因為年紀的關係,秦勇只能當後勤一類的兵丁,每每當父親上陣殺敵時他便想要跟去,但是父親總以他的年齡為由不讓跟著。

直到五年前,秦勇到了舞勺之年,父親才勉為其難的讓他偷偷跟著去看看。

親眼看到戰爭,讓秦勇心中的熱血騰騰翻湧,他握著小小的拳頭心裡想著,有朝一日,他也要和父親和戰王一般上陣殺敵。

那一戰秦勇的父親因拖轄制軍首領受了重傷,夏侯襄親自帶人來給他父親醫治,墨陽四人自然跟在夏侯襄身側。

秦勇替父親感恩夏侯襄的心意,同時也記住了墨陽四人的樣貌。

戰場上除了戰王,他們各自獨擋一面,替戰王分擔了不少壓力,秦勇自然看在眼裡,只不過當時離的太遠沒看清。

墨陽性子跳脫,可誰都能聊到一塊去,往後的幾日他也總來,秦勇自然就記住了這個有意思的大哥哥。

如今再見墨陽,秦勇依舊記得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6章 您可是墨陽大人?

3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