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少年,從軍去吧!

第327章 少年,從軍去吧!

第327章少年,從軍去吧!

追殺的人將管家翻起時,自是看到了他懷中的嚴邈,不過那個時候嚴邈已經沒了鼻息,處於昏迷和死亡的狀態之間,俗稱假死。

嚴邈的鼻息全無,加之天色又暗,他滿身滿臉的血跡,那群人自然以為打鬥中,將嚴邈順手殺了,他們得到的命令是將嚴家滅門。

嚴家其他人已經死完了,就差管家帶著嚴家的繼承人逃走,現在兩人已死,他們的任務也就完成了。

嚴邈昏迷了兩天兩夜,幸虧他命大能自己緩過來,又沒被野獸所食。

他看著身邊慘死的管家,又想到自己的父親母親,兄弟姐妹,嚴家大大小小二十幾口人,現如今只剩他一人。

嚴邈悲痛欲絕,他跪在地上抱頭痛哭,心裡復仇的火焰衝天而起,可他除了武功其他什麼也不會,既沒什麼朋友,也不大懂人情世故,憑著一膀子力氣要找仇家報仇,那也得先找出仇家。

可悲哀的是,他連仇家是誰都不知道。

報仇無門,嚴邈無法,就沿著荒涼的山路走走停停,最後在一處山上住了下來。

那山,就是緊鄰官道旁的這座,他獨身一人,周圍有些流寇見他每天獨來獨往的,便覺得他好欺負,有吃飽了撐得沒事幹的,便上門來挑釁,結果挑釁不成,還讓嚴邈給收拾了。

自知打不過嚴邈,那些被打的便添油加醋的將嚴邈描述成一個狂妄自大、目中無人的存在,還說他出言挑釁各個山頭大當家的。

那話說的喲,他們都不好意思重複、

老一輩的土匪頭頭們當下就不幹了,率領自己手下前來找嚴邈要個說法,結果正好碰到嚴邈心情不大美麗,本著能動手就別嗶嗶的原則,嚴邈一言不發的將人給打趴下了。

自此,嚴邈的傳說便在各個土匪窩裡傳開了。

山上一些落單的年輕人,以前也沒少受欺負,這時看見一個和自己年歲差不多,又這麼厲害的人,自然就找上嚴邈的門,想要歸順於他。

嚴邈一開始沒當回事,人家願意跟他交朋友,他也就答應了,可沒想到慢慢成了勢,之前挑釁過他們的匪寇被打的抱頭鼠竄,最後遷至別處,再也不敢出現在他面前。

後來山頭人越來越多,嚴邈想著這麼多人跟著他過日子,叫他大哥,他總得養著啊,老是上山采野果果腹,都快成猴子了,所以他一合計,就劫道吧。

官道兇險,卻也有生機,所以有時候劫一票夠山頭兄弟吃半年的,嚴邈定了規矩,只劫有錢的,窮人不許劫。

但有錢人家也分善惡,嚴邈一行人並不知道自己截的是個什麼品種。

所以思忖再三,嚴邈定了一個規矩,每次劫了道從中拿出一部分錢財來,到了夜晚進城,挨家挨戶地偷偷給窮苦百姓們塞錢,就當是做善事了。

老百姓可不知道是他塞的,第二天起來發現自家窗戶根放著幾錠銀子或者幾張銀票,歡天喜地的在家拜佛,直說財神爺顯靈,來接濟他們窮苦人了。

對此,嚴邈還是很有成就感的。

今日若不是山上斷糧有幾天時間了,他也不會這般莽撞帶人下來劫財,常言道:總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如今可不就栽了!

容離聽他一說,心裡點頭,這人按說本質不壞,只劫富人還知道接濟窮人,看來這也是沒轍了才落草為寇的。

「邊關戰亂你可知曉?」容離看著嚴邈,將劍收了起來,並問了個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

「戰亂?」嚴邈頗為詫異,隨後恍然大悟道,「我說前些日子那麼多將士路過,敢情打起來了啊!」

「你見著了?」容離激動的看著他,「往那邊走了?」

正愁沒準確方向可尋,就有人看見了,容離感覺自己的運氣也是沒誰了。

「往西南走了,」嚴邈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接著拿手一指,「我們這兒道路崎嶇艱險,是官道上最難走的一段兒了。」

「如何難走?」容離奇怪的問道,莫不是沒人帶還出不去了?

這就問到點上了,嚴邈坐在地上也沒起身開始講解,這可比地圖上描畫的詳細多了,畢竟是嚴邈親自走過的,容離邊聽便記了下來,既然要往前走,不知道道兒是不成的。

原來這條路難就難在岔道多,若不是常在這一帶出沒的人,還真不能知道的如此詳盡。

容離將道兒打聽清楚了,對嚴邈說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你剛剛說過的話可記著呢?」

嚴邈點點頭,既然輸了他就認,他可不是玩兒陰的人。

「我看你武功不錯,男子漢空有一身武藝,竟幹些偷雞摸狗的事情,覺得愧疚不?」容離嚴肅的問道。

嚴邈目光不自在的飄向別處,緩緩點了點頭,其實要是有輒,他怎麼會幹這種事情?

「既如此,便從軍去吧!現下邊關正是需要你這樣的人才,拼軍功進官爵,憑自己實力正正噹噹的干出一番事業來,也不枉你自小學的這一番武藝。」

容離邊說邊看嚴邈的表情,見他有些心動,便再接再厲,「至於仇家,總要有實力了才能報,這世道誰拳頭大誰便是真理,你若不憑自己本事往上走,總窩在這個山頭,你自己想想,什麼時候才能找到你的仇家?」

嚴邈一震,他抬頭看著容離喃喃的道,「這…我能行嗎?」

不是他懷疑自己,實在是他從沒相信過憑自己一人之力,能找到仇家。

「有何不可?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容離挑唇一笑,「見鬼了呢?」

墨陽墨白將臉偏向一旁,雙肩直抖,王妃這是勸人家努力,還是勸人家放棄啊!

果然,嚴邈一噎,隨後有些想笑,又覺得撥開雲霧見了天明,「我知道了,待我將兄弟們安頓好,多謝…那個,你比我大比我小?」

嚴邈想喊大哥來著,可見容離這年紀輕輕的歲數,實在張不開嘴。

「誒,不要在意這些有的沒的,」容離擺了擺手,毫不在意的說道,「叫大哥就成。」

身後的溫婉幾人嘴角齊齊一抽,阿離(主子)果然不愛吃虧。

嚴邈心道,成吧成吧,誰拳頭大誰說了算嘛!

「多謝大哥。」

「回去準備準備吧,我是等不了你了,回見!」容離對嚴邈一抱拳,鞭子一揚,繼續疾奔向前。

身後的溫婉幾人跟在她身後,馬蹄揚起滾滾沙塵,他們的行程才剛剛開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7章 少年,從軍去吧!

3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