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不習慣

第324章 不習慣

第324章不習慣

夏侯銜撒出的人手許久未有迴音兒,不說別的,就是調查容家與戰王名下的山莊別院就是一個大工程。

本以為簡單的事,著手去做時,並沒有想象中那般簡單。

容家本就是大戶人家,所建或所購的宅子怎能輕易打探出來?

問題的關鍵是不止打探出容家有哪些宅子便算完事了,還要知道贈與容離的有幾處才行。

容府一家就這般困難,更何況戰王府了。

夏侯銜等了兩天,愣是一點兒回信兒都沒有,這可急壞了他。

每日做什麼都沒精神,總是時不時的看看窗外,不知在想些什麼。

因為要等信兒的緣故,夏侯銜便不再出府,除了每天必去的早朝,其他時間,連公務都搬到嘯雲院里處理,就為了等信兒。

皖月對於他在府內的行徑表示很厭煩,本來漸漸放平的心態再一次變得有些扭曲。

看著手邊的資料,皖月目光微斂,看來得早作打算。

她看中的兩個皇子,一個為寧王夏侯禹,一個為睿王夏侯杞。

寧王夏侯禹排行老大,乃賢妃所出,在皇子中是出了名的忠厚老實之輩。

不過在皖月看來那只是表面,但凡生在皇家,哪有什麼忠厚善良之輩,一切的偽裝不過是為了掩蓋自己那顆蠢蠢欲動的野心。

正是因為他老實,所以眾皇子中無人將他當做敵手,反而有什麼事情都愛找他出主意。

在資料中記載,幾場皇子間的矛盾,都有這位大皇子的身影。

這就很有意思了,皖月暗自分析,賢妃能在夏侯贊還是王爺並迎娶王妃后,先一步懷上身孕並成功誕下孩兒,足以說明這個女人的心計手段。

這樣的女子,教養出來的孩子,怎麼會是忠厚的模樣?

夏侯銜之所以排名老三,是因為皇后在他之前還生過一名男嬰,只不過還未滿月便夭折了,聽說是患了不足之證。

所以到夏侯銜出生之時,皇后這才百般小心呵護,將所有希望都放在了他的身上。

皖月又將目光轉向睿王夏侯杞,乃貴妃所出,身份算是相當高貴了,只在皇后之下。

在眾皇子中排行最末,是個極為乖張的性子,做事隨心所欲,人聰明嘴也甜,頗得皇上喜愛。

貴妃顧盼瑤的娘家顯赫,甚至比皇后還要高出一截去,只不過晚一步進府而已,便成了低人一等的存在。

不過自小在閨閣嬌養慣了,嫁出門子后做事也是各憑心意,屢屢與皇后對立,皇后礙於她身後的娘家,不得不做出讓步。

對於夏侯贊在朝堂上的地位,起了一定的推動作用,甚至她認為夏侯贊最後能繼承大統,於她有功不可沒的關係。

所以貴妃對於皇后是相當不服氣的,但她之前身子虛,眼看著府里一個個老人相繼有了孩子,無論男女總算有個寄託,不像她膝下一子也無。

為這事,貴妃的脾氣越發壞了,偏生夏侯贊寵著,旁人也無法。

本著她不痛快,別人也別想好的原則,顧盼瑤沒少在府里生事,弄得一眾女人敢怒不敢言,心裡甭提多窩火了。

這種情況,一直到顧盼瑤懷身孕后,才有緩解。

夏侯贊的女人們也算鬆了口氣,她要是再不懷孕,她們都要想辦法讓她懷上了,不然那日子真不是人過的。

夏侯杞是顧盼瑤盼星星盼月亮盼來的,出生后自然集各路榮寵於一身,性子可想而知。

皖月考慮他,自然是因為他身後的支持力量,若不然,她才不要將這個看似成年,實則沒長大的孩子作為考慮對象。

心中細細盤算,別看夏侯杞處事驕縱性乖張,實則只是前期攻略比較困難,這人實質上來說還是個孩子,有什麼都顯在臉上

若是得到他的信任,往後如何行事,他絕對不會有任何意見。

反觀夏侯禹看似溫潤,實則沒人能夠得到他的信任,從他處事便可看出,看似與誰都交好,實則沒人能夠真真正正的接近他。

與這般性子的人共事才是最最難的,稍有不慎不止目的達不到,說不準什麼時候就將自己擱里了。

到底選誰,還真是難以抉擇。

皖月兩天沒出屋,將精力都放在決定人選上,她反正也不想見到夏侯銜,現在奈何不了他,倒不如少給自己找氣生的好。

兩口子同處在一個王府中,卻因厭惡對方而互不相見。

若是讓世人知曉,他們一定會嘖嘖稱嘆,怎麼世間奇事都處在了端王爺家。

前一個娶的王妃他就百般嫌棄,現在換了一個依舊如此。

這端王府啊,看來真的是風水不好。

無論夏侯銜母子倆心裡掀起如何的驚濤駭浪,可在夏侯贊的面前,什麼都沒有表現出來。

直到現在,夏侯贊還不知京里兩個重臣家的姑娘都不見了。

容源、溫言每日上朝並無異樣,只不過內心裡還是擔心自家女兒的安危,已經幾日沒消息了,不知她們有沒有遇到什麼麻煩,可還平安?

容源與溫言兩人現在倒是時常一起喝酒,沒辦法,誰讓他們同命相連呢。

本來之前兩家定親還不算親近的兩個親家,經過這件事逐漸變得親近起來。

謝菡與呂燕更是如此,兩個做娘的心裡更不是滋味,兩個人坐在一處說說話還能緩解緩解心裡的苦悶,現在家裡不是夫君就是兒子,一個能說體己話的人都沒有,女人的心思哪裡是那些大老爺們能猜的透的?

瑾萱還是常常來容府報道,畢竟容離和溫婉已經離京,她這個未來兒媳婦不來安慰安慰婆母怎麼能行?

這一變動,直接導致她堵容敬的時間變少。

容敬一開始到沒覺出什麼來,只是感覺生活中少了些什麼,可沒幾日他便知道哪裡不對了。

往日恨不得黏在他身旁的姑娘不見了。

她去了哪裡?

平日不是等在宮門口便是等在家門口,變著花樣的提議層出不窮。

這突然沒人在半路截他,容敬還覺得有些不習慣。

這也不能怪他,現在容敬的工作量有些大,每日不是在所屬機關處理公務,就是在去往機關的路上,每每回到家便已很晚了。

基本處於一日三餐無法在府中進食的狀態,邊關戰起,朝廷各處都很忙,容敬當然也不例外。

所以,理所應當的,容敬並不知道白日里瑾萱到府的消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4章 不習慣

3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