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母後跟你說個事

第322章 母後跟你說個事

第322章母後跟你說個事

翌日,夏侯銜下了早朝,連朝服都沒換便直奔正陽宮。

昨日的話沒有說完,他還不知母后什麼時候接離兒進宮,等了一日又一日,他實在等不下去了。

皇后正坐在大殿中頭疼,容離的事,實在大大超出了她的預料,害的她昨夜都沒睡好。

兩個大大的黑眼圈掛在眼底,皇后的精神有些萎靡。

夏侯銜到時,皇后正在貴妃榻上衝盹兒。

「參見王爺,」秋雁連忙過來請安。

「母后怎麼了?」夏侯銜見皇后如此,有些奇怪。

「娘娘昨夜睡的不大好。」秋雁小聲說道,昨日她值夜。

「那…」夏侯銜剛想說,過會兒再來,可正迷糊的皇后突然開口道,「誰來了?」

嗓音有些沙啞,是剛睡醒的緣故。

「回娘娘,端王爺來看您了。」秋雁忙走到軟榻邊,將皇后扶起來。

「兒臣參見母后。」夏侯銜行禮。

「銜兒?」皇后忙招了招手,「來多久了?快坐。」

皇后一邊招呼夏侯銜坐,一邊吩咐秋雁上茶。

「母后不必忙,兒臣就是來看看您,坐會兒便走。」夏侯銜忙開口,他現在一點兒也不想吃東西,只想將自己的心事說完。

皇后笑了笑,剛剛睡了會兒,精神恢復了些,此時一想夏侯銜為何來,她心裡大概有了數,「好,銜兒知道來看母后,母后甚感欣慰。」

說完便慈愛的看著他笑。

夏侯銜面上一哂,其實若不是有所求,他平日里很少進出正陽宮的。

皇后一直是一個強勢的人,自小便嚴格要求夏侯銜,雖然沒什麼效果,不過這也看和誰比,夏侯銜跟其他王爺比起來,還算出類拔萃。

夏侯銜自小到大的生活都是被皇后安排好了的,在他一路成長的過程中,基本都有皇后的影子。

所以,在和皇后相處時,夏侯銜心裡有種無形的壓力與無聲的抗拒。

從長大自己建府後,夏侯銜便盡量減少與皇后見面的機會。

畢竟體會到了自由的滋味,誰還願意被束縛?

此時聽皇后這麼說,夏侯銜面上多少有些不自在,他執起茶盞,借喝茶來掩蓋自己的尷尬。

放下茶盞后,夏侯銜調整過來面部表情,「來看母后,是兒臣的本分,母后今日怎的精神不好?可是遇到了什麼事情?」

夏侯銜想著趕緊將話題岔過去,結果正好給了皇后一個很好的話頭。

「哎,」皇后現實無奈的嘆了口氣,接著有些為難的看了夏侯銜一眼,「母後跟你說個事,你可千萬別著急。」

夏侯銜緩緩點了點頭,心裡『咯噔』一下,沒由來的,他感覺皇后要說的事情與離兒有關。

事實證明,他猜對了。

「容離…不見了。」皇后說完便緊緊看著夏侯銜,生怕他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

皇后直接將事情說出來,是有自己的打算。

她之前是想要容離的命,為的是能讓夏侯銜對容離死心,好將心思放在爭皇位上。

現在容離不見了,雖然過程不一樣,但結果一樣,人不見了,她就不信夏侯銜還能有念想,所以便將容離消失的事情說了。

「什麼?!」夏侯銜『噌』地站了起來,不可置信的說道,「怎麼可能?」

「你先別急,」皇后拉著他坐下,放緩了語調娓娓道來,「昨兒你不是讓母後去接容離進宮嗎?後來你父皇來了,雖然你沒再說什麼,可母後知道你心裡著急,這不你和你父皇一走,母后便派人去容府傳旨去了。」

「後來母后就在宮中等著,可左等也不來右等也不來,母后實在不放心,便派秋雁過去看了看,可誰知戰王府的管家說,容離一大早便出門去了,到現在還沒回來。」

皇后頓了頓,看著夏侯銜越皺越緊的眉頭,繼續說道,「秋雁便讓人守在戰王府,自己回來稟報,母后想著,沒準容離一個人在家裡悶了,出門逛逛也是有的,總不至於逛到晚飯時分吧?」

「於是就沒召回傳旨的人,結果不止晚飯前人沒回來,直到宮門將閉,容離還是不見人影,傳旨的小太監無法,只能先回宮中再做它法,母后這才知曉,容離一天未歸,誰都不知道她到底去了哪裡?」

皇后將該說的都說完了,剩下就看夏侯銜怎麼想。

夏侯銜聽完整個人都仿若置身於冰窖,離兒不見了…

一日未歸,她能去哪?

夏侯銜隱隱有個猜測,卻又強行將它從腦海中抹去,一定不是那樣的!

離兒,一定是玩心大,跑到別處去了。

是了!

夏侯銜眼睛一亮,「母后可有派人去尋?容家和戰王府都有不少產業,想必離兒陪嫁時,容府便給了她不少莊子,她會不會去莊子里住了?」

越想,這種可能性越大,夏侯銜唇邊的笑容漸漸變大,「兒臣這就派人去找。」

說罷,不等皇后再說什麼,離開了正陽宮。

皇後下意識的伸出手去,想將他留住,可夏侯銜根本沒給她這個機會。

嘆了口氣,真是作孽,怎麼還是糾纏不清?

心裡想著:容離消失便讓她消失好了,銜兒怎的這般死心眼?!

不過夏侯銜說的話倒是提醒她了,皇后對秋雁招了招手,耳語了幾句,便讓秋雁去辦。

她一定得搶在銜兒之前將容離找到,不然後患無窮!

夏侯銜回府後,直接調動自己府內曾招募的能人異士,這種特殊時刻,必須要動用這些人才行,哪怕是露了底,他也在所不惜。

皖月正在後院吃著燕窩,她近日來皮膚有些差,又總是勞累,不補補怎麼成。

就在這時,聽到下人來報,夏侯銜回府了。

她無端端一陣噁心,倒胃口的將手裡的瓷碗重重擱在桌子上,用帕子輕拭唇角。

揮了揮手,讓稟報之人退下。

現在端王府後院的女子幾乎被陳姨娘處理乾淨,陳漣的作用也所剩無幾了。

皖月想著,這幾日,待最後兩三個女人被弄出付,她便直接將陳漣打發出去,能不出手整治,已經是她能做到最仁慈的地步了。

另外,皖月拿起手邊書卷,裡面書寫的不是普通的內容,而是關於天祁各個王爺的資料。

既是盟友,總要是個有野心有手段的,不然找個軟蛋,她還不如自己上!

人選縮小到了兩個,但到底要挑誰,她還要再想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2章 母後跟你說個事

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