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出征

第312章 出征

第312章出征

夏侯襄這才安心的笑了,目光凝視著容離的雙眸,似是要將未來許久不能見她的時間,先看夠了。

輕輕撫了撫容離的臉頰,倏爾低下頭去,一手置於她的腦後,一手攬著她的腰,將她緊緊抱在懷中,吻住她的唇瓣。

南風漸起,擁吻在一起的二人髮絲微揚,像嬉戲的情人般追逐纏繞,亦如此時流淌在二人間的綿綿情意。

『嘶』短暫的吸氣聲,自響起至停住並沒用多久,文武百官大部分都是一個動作,瞪眼捂嘴神色驚詫。

這般舉動放在任何人身上,他們都不覺得稀奇,頂多覺得有些孟浪罷了。

可放在這位身上,他們一時有些接受無能。

綿長一吻終了,夏侯襄抵著容離額頭,眸中一片深情,他輕聲說道,「我走了。」

「平安回來。」容離眼中依戀與堅強之色交織,矛盾卻又無比和諧。

夏侯襄握著容離的手微微用力,深深吸了一口氣,他放開容離翻身躍上身後的戰馬。

而後與夏侯贊告了別,接著帶領大軍離去,前往宿州。

黃沙漫漫,等待他們的,將是最殘酷的戰爭。

容離不由自主的腳步向前,似是要跟隨他離去,卻又不得不留下,站在原地的她,目光繾綣看著他遠去的身影,挺直的脊樑,讓她本來高挑的身形,顯得更加挺拔。

夏侯銜站在人群中,目光鎖住她的背影,然而她的眼裡並沒有他。

心下一痛,夏侯銜抬手抑制住自己疼痛的心臟,他還有機會。

整個隊伍由夏侯襄與雲啟先領頭,後面是雲耀、容喆等小將。

容喆在看到小妹送夏侯襄出征時,說不羨慕是假的,他其實也希望婉兒來送送他,可一來二人還未成婚、二來從未有女子如此干過。

也就他家小妹天不怕地不怕又攤上個霸氣的夫君,她要如何做,根本沒人敢管。

容喆心裡微微嘆氣,他得努力殺敵,早些結束這場戰爭,到時迴轉京城,不就能見到婉兒了?

心裡不斷給自己建設,容喆目光越發堅定。

雲耀被虐的就更慘了,他可連個念想都沒有,自個兒從小長到大的好兄弟有了好歸宿,他自是高興,可瞅瞅人家有人關心有人送,他啥時候才能混個媳婦兒出來?

很顯然,打頭的雲啟先老將軍也是這麼想的,回過頭來瞪了雲耀一眼,那意思:臭小子,還不給老子爭點氣。

他還等著抱小孫子呢!

三軍已離京,皇上看了眼容離,接著吩咐身旁的太監,「回宮。」

「是,」尖細的嗓音衝擊著眾人的鼓膜,「起駕回宮!」

眾臣依舊跪地行禮,容離偏身福了一福,心道麻煩。

龍攆返回,眾臣這才起身。

墨陽將來時的馬牽來,將韁繩遞給容離,「王妃,咱們回府吧。」

容離點了點頭,接過韁繩,翻身上馬。

阿襄已經出發,她得準備準備。

打馬前行,誰知馬前突然出現一人,容離趕忙將馬頭偏轉,這才沒撞到人。

勒住韁繩,滴溜溜轉了兩圈,馬才停住。

她回身一看,立在馬前的不是別人,正是夏侯銜。

心中的怒火『騰』地升起,容離沒好氣的說道,「想死煩請去別處!」

阿襄才剛走,沒想到狗皮膏藥夏侯銜就貼了上來,當真是癩蛤蟆趴腳面——不咬人,膈應人!

夏侯銜剛要開口,被容離這麼一懟,有點兒蒙,一時間忘了自己要說什麼。

容離見他只獃獃的站在馬前看著她,也不說話,當下翻了個大大的白眼,這個神經病。

調轉馬頭,輕夾馬腹部,從另一個方向走了。

馬兒也不知是否通人性,像是讀懂了自家主人對身後之人的反感,一尥蹶子揚起滾滾塵土,聽著身後陣陣嗆咳,頗為歡快的馱著容離向自家府邸跑去。

夏侯銜這一口塵土吸的毫無防備,他萬沒想到準備上前搭個話都沒成功,容離身後墨陽、墨白二人警告般的看了夏侯銜一樣,一左一右保護在容離身後。

主子才剛剛離京,端王就迫不及待的貼上來,還要不要點兒臉?

怪不得主子讓他們倆留下,他倆可得保護好了王妃。

墨陽、墨白頓時覺得自己責任深重,一點兒也不比上戰場小呢。

吃了一嘴土的夏侯銜抬起袖子擦了擦臉,對於兩個小小侍衛竟敢瞪視他,夏侯銜表示自己很不爽。

反正夏侯襄已經離京,他還怕收拾不了這些人嗎?

想了想,轉身回了皇宮,去往正陽宮。

之前與母后商量好的事情,可以提上日程了。

端王府中,皖月已經知曉夏侯襄上了戰場,她心下一突,那麼危險的地方,他怎麼能去?

戰場上局勢瞬息萬變,若是他有個萬一,自己該怎麼辦?

手裡的帕子被她絞得變了形,皖月身旁時候的丫鬟被嚇得一句話都不敢說,最近公主的脾氣實在太古怪,稍有不慎就撞槍口上了,那被轟的體無完膚的滋味著實不好受。

皖月心裡急的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她該怎麼辦?

——————

戰王率軍出征,雖走官道百姓無法相送,不過每次知曉戰王出征,百姓們便會自發的在門外擺上一盞長信燈,以示祈福之意。

戰王為了他們生活安寧,常年出入戰場,他們能做的只有這些。

剛將九牧巷鋪子收拾出來的鳳九玄還不大了解情況,看到街坊鄰里門前的放著的燈頗為奇怪。

大白天的,為啥要點燈?

還放大門口?

若一家如此也就罷了,怎麼家家如此?

鳳九玄背著手在街上走了一遭,這般奇怪的情況,實在讓他摸不著頭腦。

回到店裡,正巧沐蓉語剛收拾完,摘了圍裙放在一旁,撣著身上的塵土。

鳳九玄拉著她坐下,又給她倒了杯水,「語兒,辛苦了。」

「我哪裡有你辛苦,不過給你打下手罷了。」鳳九玄的貼心,與她來說就跟吃了蜜一般的甜。

兩人說著話,鳳九玄將小巷中關於奇怪的燈一事問了出來,沐蓉語想了想,嘟囔道,「看來,有地方起了戰事,戰王領兵出征了。」

「每每戰王出征,所有百姓家門外便會放置一盞長信燈,意思是為戰王祈福,希望奔赴邊疆的將士們平安歸來,算是百姓們美好的願望。」沐蓉語回憶到,想當初她父親還在時,家門外也曾擺過長信燈。

只是自從父親去世,她已經好久沒好好生活了過,更別提知曉這些消息。

「九玄,咱們也在門外擺一盞吧。」沐蓉語看著鳳九玄說道。

「好,你說擺咱們就擺,」鳳九玄笑的溫柔,抬手捏了捏她的臉頰,「咱們家你說了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2章 出征

3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