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攤上事了

第31章 攤上事了

第31章攤上事了

一盞茶之後,如果問容離,她長這麼大,最丟人的時刻是什麼時候,她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回答就是這一盞茶的時間。

鬆了心神的容離,眼睛迅速蒙上了一層水霧,雙眼失了焦距,她的腦子有些懵,雙唇似乎有些乾澀,小巧的舌尖劃過唇瓣倏爾又藏起。

容離的大腦此時無法正常思考,她像是喝醉的人被酒精支配著一般,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她也不清楚。

一團燃燒的火焰在她胸中騰起,容離口渴不已,乾燥的喉嚨告訴她要儘快找到清涼的水源,來澆滅這股騰騰熱氣。

男人的問話沒有得到回應,他心下一緊,該不會是受了重傷,無法言語吧?

他掏出火摺子想要將房內的燭火點亮,之前他在房內等容離,特意將蠟燭熄了,以防被別人發現。

此時也顧不得自己的影子會不會映在窗上被人發現,房內的血腥味讓他不得不重視起來,以她在王府的處境,怕是真出了事情,也沒有人會管的吧。

他剛一動,對面的容離也動了。

男人感覺一隻手抓住了他的胳膊,用力向前一拉帶著他踉蹌半步,接著另一隻炙熱的手掌搭在他的後頸,手心溫度高的驚人,手掌的主人稍一用力便讓他低下頭去。

在他還沒來的及反應之時,嘴唇便被一雙滾燙的唇瓣附上。

唇上柔軟的觸感讓他身體瞬間僵硬,雙唇的溫度燙的他心間不停地顫抖,平日里波瀾無驚的他,此時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之後便開始『咚咚咚』地在胸腔中劇烈的跳動。

面前的女人似乎不滿意淺嘗輒止的試探,想要加深這個吻,卻因為生澀和笨拙而毫無章法。

從來不喜女人靠近的他,本以為之前兩人在窗前的距離,便已經是他的極限,誰又能想到,沒過多久這個女人又一次成功的突破他的極限。

曾經只要有女人靠近,就會自動將其扔出去的下意識彷彿失靈了,任由這個沒見過幾面的女人靠近他,更意外的是,他竟然不反感,相反還會感到一種熨帖。

男人眸色幽暗,眼中閃動著不明的光彩,他的心漸漸柔軟了下來,眼前的女子臉頰像剝了殼的雞蛋般光滑,臉上細小的絨毛在月光的照射下柔和的不可思議,專註的。

以往睿智的雙眸被眼帘遮蔽,相擁的二人像一對璧人般站在一起,柔和的月光照進屋內,給破舊的屋子平添幾分浪漫。

之前聞到的血腥味有了解釋,淡淡的味道散落在口中,本想加深這個吻的男人頓了頓,盡量放輕放慢,生怕碰到她的傷口。

現在他終於知道,之前容離進門時帶著的血腥味出自何處,傷口位於唇內明顯是她自己咬傷的。

真不知她為何要弄傷自己,不過現在也沒有閑工夫去想這些,他只能小心再小心,不要再傷了她。

可是天不遂人願,即使他再小心,還是碰到了她的傷。

「嘶」容離倒吸了一口涼氣,神智漸漸回籠,唇上的傷拉回了她的理智。

猛地睜大眼睛,看著眼前放大的男人的臉,他閉著雙眸小心翼翼的在她的唇上親吻,容離腦子中『啪』的一根弦斷了,呆愣愣的不知作何反應。

三行字無間斷滾動出現在她的腦海:我是誰?我在哪?我在幹什麼?

許是這些哲學問題太過深奧,以至於讓容離感覺自己的腦子實在不夠用,她…她都幹了些什麼呀!

之前神智喪失時,自己所做的事一幕幕回放,容離想要抬手捂住自己的臉——她強吻良家婦男了啊!!!

她一愣神,親吻她的男人得不到回應便有些不滿,雙臂將她圈的的更緊。

容離本就有些喘不過氣,他再收緊雙臂,她覺得自己都快要窒息了,之前為了方便『耍流氓』容離是踮著腳尖的,現在更是直接掛在了人家身上。

她那隻放在人家頸后充當始作俑者的手,鬆了力道,繞到前面來用力推了推男人的胸膛,嘴裡含糊不清的說道,「唔快竄唔過戲呢。」

男人從她不清楚的發音里聽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放鬆雙臂輕擁她在懷中,不捨得在她的唇上又啄了幾下,這才離了她的唇,抵著容離的頭深深看著她的眼睛。

容離感覺自己呼吸終於順暢了,新鮮的空氣進入胸腔讓她覺得自己又活過來了,意識到二人的姿勢些微有點兒尷尬,雖然這事是她挑起來的,但她那個時候不太清醒哇。

該死的慕雪柔,容離在心裡已經開始扎小人兒了。

可她容離是什麼人,那是泰山崩於前而不形於色的主兒,這點小場面能難的住她嘛,安慰安慰受害者,再給點兒補償,這事兒妥妥的平了。

只是先從哪裡開頭,這可是有大學問的,跟人聊天,由其還是受害者,得先讓他感覺到自己由內而外散發出的善意,從而讓他放鬆警惕,從心底里認為她是個好人,做了錯事完全是不得已。

按道理來說,這事確實是她不得已,她哪兒知道之前喂她的葯融的那麼快,這還是她反應快,沒真吞了藥丸。

要是真吞了,估計今兒還真如了慕雪柔的意,自己渾身是嘴也說不清了。

又在慕雪柔頭上記了一筆,她微微抬眸,正巧對上男人的雙眼,此時一對視,容離覺得還有點兒小尷尬呢。

清了清嗓子,容離準備做安撫工作。

容離:「那個,今兒天氣不錯。」

受害者:「嗯,月明星稀。」

容離一噎,這人會不會聊天,她怎麼感覺他是故意的?

容離:「那個,謝謝你能幫我。」

受害者:「嗯,以身相許?」

容離:「我已經成親了!」

受害者:「正在和離,不是嗎?」

容離:「……」

阿西吧,這是什麼人,她的事知道的挺清啊,她就知道這人很八卦啊,之前躲樹後面聽牆角,現在又知道她要鬧離婚,簡直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啊。

容離深吸幾口氣,誰讓她先耍流氓,現在也不好太硬氣,今兒她是攤上事了。

雖然容離不知道那個男人住在哪裡,但夜晚無聲無息的來到端王府的後院,還能趕在她遇險之前,可見兩個人的速度之快,功夫之高。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章 攤上事了

3.68%